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农坤】相交2

第二章,卧槽,农农大写的A

°清风不还家:

写在文前的几句话,今早的点梗《相交》以我也不知道几票的优势获胜,所以会先写相交!但是宿命我也会写哦!坚决不写BE,哥哥弟弟是要甜一辈子的,BE不存在的。最后再次感谢大家的喜欢(kuangkuang磕头)。还有!频繁开车不存在的!我最近在恶补有关知识!


2.
陈立农刚打完一轮篮球,接过队友扔过来的毛巾擦头发,五指撩开刘海往后顺,露出饱满的额头。


蔡徐坤在旁边的树荫底下倚着树干喝水。看他低着头耐心地听队友说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即大笑出声。


蔡徐坤啧了一声,他清楚地听见了两个月前拒绝他的那个大二中文系系花的那句“天呐,他好可爱”。


呵,蔡家小公子差点没忍住把手机怼她脸上让她看看这个可爱的学弟的真面目。


他活动了下脖子,看到不远处的奶茶店,眼珠子转了转,双手插着兜走了过去。


在陈立农礼貌地拒绝了第四瓶学姐们递过来的运动饮料之后,从人群后方递过来了一杯焦糖奶茶。


众人刚想回头骂,怎么回事啊,谁打完球喝焦糖奶茶,甚至还有眼尖的小姐妹看到了杯身上写的全糖热饮。


蔡徐坤的声音就从后方传来:


“学弟,给个面子?”


陈立农身旁的队友在他耳边轻声问:


“我天,农农你得罪校霸了?”


陈立农安抚似地拍拍他的肩,不动声色地接过奶茶,甜甜地冲着蔡徐坤笑,说谢谢学长。然后把吸管插进杯子里,一口气喝了有半杯。因为是热饮,他好不容易降下去的体温又回了上来,脸上冒出细密的汗。


要不是昨晚有幸见识到了陈立农秒变脸的技能,蔡徐坤几乎都要相信陈立农有打完篮球就喝奶茶的怪癖了。而现在他只是盯着眼底有愠色的陈立农,眯着眼睛挑衅地笑了笑,然后又问:


“学弟吃饭了吗,中午一起吃饭啊。”


众人默,篮球赛九点开始,现在十点多五分,到底是谁有空去吃饭。别人可能没看到陈立农的眉毛挑了一下,蔡徐坤可是看在眼里,于是他装作无意地抬手挥了挥手机。


神他妈二世祖,垃圾玩意儿。


陈立农舌尖顶了顶下颚,差点破功。


“那学长可能要稍微等一下下哦,我还有一场呢。”快点滚,我一拳490分分钟打死你。


“好哦,学弟慢慢打,我在那里等你哦。”谅你也不敢在学校里打我。


下半场比赛陈立农打得异常干净利落,三分球出手必进,赢来了周围姐姐们的一阵阵欢呼喝彩。陈立农笑着和她们挥手,心里快烦死了。蔡徐坤坐在观众席第一排玩手机,生怕自己看不到他。


“立农,今天打得很好哎,”队长兴奋地和他击掌,“中午聚餐啊。”


陈立农眼尾下垂,可怜巴巴地指了指蔡徐坤:


“蔡徐坤学长要约我吃饭哎。”


惹谁都不能惹蔡徐坤,篮球队队长想想,立农诚可贵,性命大于天啊,于是他只得一脸遗憾地说了句,那下次再聚。


(清风:不!在我心里立农大于天!)


陈立农敛去眼底的嘲讽,十几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关键时候一个有用的都没有。正当他出神的时候,蔡徐坤的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肩膀,流里流气地说:


“哟,我们农农终于打好了,快饿死学长我了。”


陈立农觉得自己一定笑的很狰狞,转身和众人告别,任由蔡徐坤勾着他的肩出了体育馆。


A大临山,学校后门有条小道直通山上避暑的凉亭。也因此成功位居各大高校情侣票投最佳约会地点的榜首。正值盛夏,蝉鸣伴上溪水潺潺,无疑是互诉衷肠的绝妙之处。


而陈立农把蔡徐坤压在后山的某处树干上,咬着牙问他到底要干吗,蔡徐坤毫不畏惧地说要你啊。


陈立农去扯他的裤子,蔡徐坤是真的傻了,急急忙忙去挡说我日,白日宣淫啊。


陈立农笑的轻佻:


“学长不想白天和我宣淫,是想晚上和我共赴云雨?”


评论
热度 ( 707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