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关关雎鸠13 双关abo年下

这个车,这段肉,简直是世界的瑰宝啊,满满的画面感,心动了,全程带入潘老师剧里的脸,太带感,以前是没有腹肌和长腿就看不下去肉的,现在简直中了潘老师双关的毒,谁能来救救我啊啊啊啊啊

应叁:

这里            上车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个案子结束这篇文就完结了  


今朝有粮今朝啃哟

关关雎鸠6。双关abo年下

第六章,这段肉,可以说是相当美味了,这绝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应叁:

走,去秋名山 


https://shimo.im/f0Dg3K5pqhoqhrWb



———————————————


其实是未完待续的


老实人就当如此

关关雎鸠5。 双关abo年下

第五章,弟弟英雄就美,还好及时赶到,不然哥哥就被xxoo了

应叁:

关宏峰睁眼的时候,发现身处一间潮湿老旧的地下室,头顶上是昏黄黯淡的灯光。 


头部还在隐隐发痛,他习惯性想伸手扶一下额头,才发现自己的手被铐在了椅子上。


“哟,醒了呀。”昨天那个年轻的酒保从旁边简陋的床上起身走了过来,“我以为当刑警的,身体素质都会比别人好一些,没想到关队长竟比了我前几天绑的那几个醒的还慢。”


关宏峰冷漠的瞥了他一眼,既没有出言回复,也没有出言发问。


“这样可不好,”那人眯着眼笑道,“我好不容易绑你来,可不想那么快把你玩死,你体力这么差,看来是

关关雎鸠 4。双关ABO年下。

第四章

应叁:

“验尸报告显示,死者体内同时有催情剂和抑制剂。凶手这样做极有可能是为了自己某种特殊癖好。可以推测出来,凶手应该是腺体收到过创伤,是感觉不到信息素的,所以第一次才把beta认成了omega,他只是通过身高体型以及行为举止来判断对方的性征。”关宏峰缓缓的对着队内人员分析。

“关队,我们查了一年内这些人里有去医院进行治疗记录的alpha,但是没有人符合性腺受损等病症啊。”小汪抢白到,然后直接收到了周巡的白眼警示。

他连忙陪笑到:“呃,不过这类隐私疾病找个保证隐私隐瞒的医生也是很有可能......关队您继续。”

关宏峰看了他一眼说:“你刚才说的是对的,这类疾病非常隐私,凶...

关关雎鸠3。 双关abo年下。

第三章

应叁:

关宏峰第二天早早就收拾了出门,直接避开了和关宏宇尴尬的早餐时间,顺便饿关宏宇两顿,以示警告。

不过被戳穿也好,起码估计以后这小子能有点分寸,顾及信息素的相互影响,不会在家时像个大型挂件一样粘了自己身上了。

而且,本来关宏峰还在想到时候发情期时该找什么借口将关宏宇扫地出门,这样连理由都省了,到时候直接一句话让他滚去崔虎那里待着就好。

津港警局。

“哟,老关,来啧么早,早饭呲了吗”周巡顶着鸡窝头,嘴里叼着包子口齿不清道。

关宏峰微微点了一下头道:“吃过了,调查有什么进展吗?”

周巡迅速的咽下口里的包子,说:“有,这几个是筛选出来的最近在附近酒吧等娱乐场所有过消费记录的和...

关关雎鸠 2。 双关abo年下。

双关abo—第二章

应叁:

“哥,你换沐浴露了吗?闻着很香。”关宏宇坐的离关宏峰站的位置更近了一些,试探的问。

“没....别嘴贫了,快去洗刷,我先去睡了。”关宏峰的脸色更冷了几分。

“我不要睡沙发,半夜滚下来摔了怎么办……那样哥你岂不是也要在身上多个伤口...”关宏宇像平时一样乱扯,但是语气却心不在焉,目光被哥哥偏白的脖颈吸引,忍不住再次伸手轻握上对方的手。

关宏峰抵触的想把手抽回来,却在抽走前被突然用了劲的关宏宇握的更紧。

“你干什么……”

“冲凉水澡,你不冷吗哥...”关宏宇喃喃道,顺势从手腕缓缓摸上关宏峰的小臂,“为什么今天不让我睡床了?”

对于身上冰凉的关宏峰来说关宏宇...

关关雎鸠。 双关文。弟弟攻。abo设定。

双关abo—第一章

应叁:


   决定了要和弟弟共用身份开始,关宏峰早就有了时刻提防周巡的心理准备,只是真正实施起来偶尔的变数还是会超乎自己想象,尤其是周巡此人,比狗还灵敏,整天装做一副憨直样,实际上直觉准确的可怕。还好自己和弟弟虽然分化成了不同的性征,信息素倒是很像,喷点掩盖剂就几乎闻不出差别。


    自己每天和周巡的谈话中明里暗里的几番试探,关宏峰也总是在回家的第一时间就告诉弟弟,同时耐心的跟他讲述以后面对周巡时的应对方案。


    只是他没想到,关宏宇平时听自己...

【双关\年下】凉味

何惜一行书:

*年轻双关的形象请依旧自行脑补小白&邰林


------------------------------------------------------------------------


关宏宇觉得脸上有点冰凉的湿意。


冷风扑在他的额头上,从他的鼻梁拂过,让凉寒落进被衾中,激起了层鸡皮疙瘩。关宏宇翻了个身,觉得他哥这床薄被盖在身上越发的没有存在感,只好将脖颈处松垮搭着的被子给裹紧了。


一阵烟草的气味被风送到关宏宇的鼻间。这股薄荷烟味从燃烧的烟丝而来,经过了谁的唇齿,缠绵过谁的鼻咽,最后被呼出送到他这里,褪去了从那人身上携来的...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