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骑士的反攻 2

宁寡。:




昨天突然砸下来的糖…让我写文的心情都变了😂😂

——————————————————

不知道别人分手是怎么样的,陈立农有点懊丧,因为他预想中的很快恢复正常的生活出了差错,他虽然能做到表面平静如水,可内心里总是泛起汪洋大海,他引以为傲的冷静总是破功。

夜半惊醒,陈立农总是习惯性的摸塞在枕头下的手机,微信置顶取消又重置,好像还在期盼着在顶端的对话框能冒出来一个小红点以慰相思。

蔡徐坤难得的清闲下来,前一阵子通告堆得密集,上升期的艺人总是这样,何况他还是被太多人寄予厚望的超级偶像。

只不过,闲下来却没有人陪的滋味却不好受,团队里和他关系比较亲近的是乐华的几个,可他们三个忙的像陀螺一样,见面会之后第二天就走了,除了陈立农,剩下能选择的只有王子异了。

打定主意之后蔡徐坤就开始经常在寝室里面待着,而不是常去摇椅上躺着,毕竟他和王子异还一个寝室,而王子异就只愿意蜗居在寝室里。

陈立农每每出屋,举目所见都是紧闭的门,期望被关进樊笼里冲撞着,然后头破血流。

王子异人是真的温柔体贴,所以当蔡徐坤表现的稍微有一点暧昧的时候,王子异就顺从的把自己放在了角色里,妥帖细致的照顾着蔡徐坤的起居。

能够拥有这样完美的伴侣还不需要什么回报,蔡徐坤却觉得有点乏善可陈,两个人日夜相对,少了的是心心念念寻空都要发一个微信问候的小期待。何况,蔡徐坤有些话也和王子异说不出口。

“农农,我想吃火锅了。”尤长靖敲开陈立农的房门,探头甜笑。

陈立农带着耳机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巨大的声响使得他没能第一时间听到尤长靖的话。

“你在做什么。”等陈立农发现尤长靖的到来,尤长靖已经站在了陈立农的身边。

“啊,没什么。”陈立农甩笔,仰着头看尤长靖“怎么了长靖。”

“我想吃火锅了农农。”尤长靖目露期待的光芒,可怜兮兮的看着陈立农。

“林彦俊不去哦。”陈立农了然的问,不然尤长靖也不会来找自己。

“没有啦,我没有问他呢,我想着吃还是要我们一起吃啊。”甜心的语气让人不忍心拒绝,陈立农无奈的起身“好了啦,走吧?”

“我们要不要去告诉队长一声?”尤长靖问

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被打了个转吞下去,陈立农点点头,跟着尤长靖。

已经很多天没见到蔡徐坤了。

敲门敲了一阵子里面却没人回应“你说他们是不是也像你一样听歌听太大声啊”尤长靖转头问陈立农

“或许吧。”

尤长靖犹豫了一下推开门,有一块地板被铺上了一层衣服,蔡徐坤和王子异并排趴着,一人带一只耳机还热烈的讨论着什么。

陈立农立在尤长靖身后像一个背景板,也不出声,尤长靖只能打断两个人和谐的氛围“坤坤,我想和农农出去吃火锅可以吗,会注意穿好衣服不被发现的。”

“啊?”听到了有声音,蔡徐坤摘下耳机回头问了一句,他选的音乐声音太大了。

一回头,蔡徐坤没留意一脸期待的尤长靖,反而一眼就叨住了现在门框旁边的陈立农,蓦的一种心虚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几乎下意识的偏离了王子异一些。

随后又觉得没面子,凭什么这么在乎陈立农的感受,何况陈立农也没什么异样的表情,这让蔡徐坤更加不愤,所以又挪了回去,挨着王子异,还故意更近一些把身子都靠在了王子异身上。

陈立农感受到蔡徐坤略有不愤的目光,他平静的开口“队长,长靖已经说三遍了你都没听见,那我们到底可不可以去?”

方才蔡徐坤只顾着看陈立农的反应,尤长靖又说了一次他都没听到。

“他们想去吃火锅。”王子异温柔的嗓音在蔡徐坤耳边响起,熨帖着他愈发恼火的心。

蔡徐坤漂亮的眉蹙了起来“不可以,现在外边盯着我们的太多了,如果有私生会很危险。”

他不假思索的拒绝,然后觉得突兀,顿了顿在脑海中翻找出一个看上去合理的解释。

如果他没看错,当他拒绝以后陈立农的眼里飞快闪过了一丝不屑。

“啊~我们会很小心的队长。”尤长靖可怜的看蔡徐坤。

不等蔡徐坤再一次开口,陈立农拉着尤长靖的手腕“走啦,没关系,让队长知道就好了,我会照顾好你的。”

蔡徐坤眸子里又一股怒火窜了上来,很好,现在开始反抗他的权威并且对他表示不屑了。

他想他需要让陈立农知道,即使骑士离开,也只能是被国王抛弃而不是自己选择了新的道路。

在蔡徐坤身上陈立农还真是认识到,没有最失望只有更失望这句话了。

当门被打开那一刻,他只觉得自己的精神已经被抽离,在车流如织的马路,然后一辆巨型卡车毫不留情的碾压过来,是他分崩离析。

力量瞬间被抽空的感觉让他的身体做不出反应,哪里是没什么异样,而是已经没办法去故意表现什么了,陈立农觉得自己好像过于自信了点。

尤长靖有点忐忑的跟着陈立农好在他们两个人还是安安全全没有被发现的回了宿舍。

算算日子,离下一场FM已经很近了。




评论
热度 ( 134 )
  1. 晚睡强迫症2.0宁寡。 转载了此文字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