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借』01

维C乌龙奶:

- 农x坤 千fo点梗福利短篇(中篇?)


- 脑洞+灵魂互换梗+四舍五入算半现实向


- 开心就好 别上升真人 假如有bug不要跟我计较




(一)


  “我叫陈立农,你们以后可以叫我农农。”


  无人回应。


  蔡徐坤头也不抬,自顾自拨弄着手机,在一室沉默中忽地哦了一声,浓密的眼睫划出漠然的弧线,眼神不带重量地落在那人身上——极美的眸间冰冰冷冷,丝毫没有温度。


  


  “林总监不是替你介绍过了吗?”


  蔡徐坤半点讥诮也不屑隐藏。


  


  练习室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了,静得怕是连羽毛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陈立农面前的八个少年或坐或立,不发一言,其中七人尴尬得气都不敢喘。


  整个团的人都品得出来,蔡徐坤看陈立农不顺眼。


  非常不顺眼。


  


  蔡徐坤鲜少发这样的脾气。这种不顺眼的来由也不是不讲道理的。


  他们八人都辛辛苦苦通过了公司的练习生考核,正儿八经地将要成团出道。谁成想临出道发布会没两天,公司召了个内部会议,冠冕堂皇地硬塞了个空降兵进来——还一塞就塞到了仅次于C位的站位上。


  是个面容清新俊秀的男孩,被点名后规规矩矩地起身打招呼,笑起来亲和十足毫无攻击性,却也是完完全全的生面孔。至于能力几何?经历几何?公司负责人草草敷衍,只字未提。


  都是血气方刚的追梦少年,这样的不简单的空降显然无法服众。但再怎么不满,公司就是公司,握着的一纸合同足以让翅膀都还没展开的他们乖乖闭嘴。


  


  蔡徐坤却不。


  


  平日里如此温和好说话的一个人,在会议上瞬间爆发,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站得笔直。


  “我不同意。”


      他言之凿凿,态度固执而强硬,竖起了身上所有的刺,活生生成了炸毛的狮子,目光在宣布完消息的林总监和他们的经纪人之间重重扫过,像是要把他们盯出洞来。


      “你们不能这么拿我们开玩笑。”


  林总监眉头一皱,手中的资料卷成筒,表情不善,明显碍于蔡徐坤还未出道微博已有不少粉丝基础而酝酿了一番,不想把话说绝。经纪人自是察言观色一流的人精,见状迅速开口打了个圆场:“坤坤是队长,责任感很强,对我们这个团队非常上心嘛,才有点激动。”转头又对蔡徐坤语重心长道。“公司的决定自有公司的道理,肯定都是为了你们好,对吧?好了小坤,我们会处理好的,你坐下。”


  其他团员们担心蔡徐坤真的跟公司高层杠崩了,纷纷低声劝他。蔡徐坤反驳的话到了嘴边,终究被经纪人疯狂暗示的眼神压了下去。


  他执着且有野心,一直把梦想当作最值得拼搏和尊重的事情,一路见证了哥哥弟弟们为了争取今年这仅有的八个出道位付出了怎样的努力。没料到资本的笔轻轻一挥,就这样轻易地更改了游戏规则,一时冲动下自是愤懑难平。


  会议结束后,经纪人把他们九个丢到练习室,安排舞蹈老师加班加点重排出道曲队形。早就将舞蹈烂熟于心的八人只需对新的走位略作熟悉,很快消化完成,唯独这个插进来的陈立农,连舞蹈动作都没记全,更别提精益求精了。


  蔡徐坤的脸色难看极了。


  舞蹈老师看了一眼练习室的钟,似是有什么急事赶着离开,没有耐心一点点再教一次,便嘱托成员们内部教习。等老师走后,练习室里的气氛就这般低到了谷底。


  


  气氛尴尬得难以扭转,被蔡徐坤毫不留情地甩了面子的陈立农局促了几秒,稍微观察了一下团员们的神情,灿烂的招牌笑容配合着氛围收了收,仍是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


  “那…大家去休息,我可以自己练。”


  软糯的台湾腔配合着低沉优美的声线,态度真诚,竟是出奇地让人讨厌不起来。


  “…我来教你吧。”朱正廷动了恻隐之心,犹豫再三后,轻轻柔柔地出声说道。“这样理解起来也快一点。”


  陈立农感激地看向他,点了点头。


  “喂,你腰伤还在呢,能少动就少动。还是我来吧。”


  有人开了第一个口,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得多。黄明昊见状挺身而出,拍拍胸脯揽下了这个差事。


  脾气归脾气,蔡徐坤并不是因为个人情感把舞台当儿戏的人。皱着眉头看了他们半天,终究还是道了一句:


  “行了。我来。”


  


  这个陈立农学起东西来还不算慢。


  脑海中冒出这个想法后,蔡徐坤的怒气莫名削减了一大截。


  只是慢速领了两遍舞,陈立农竟记了个七七八八。在前面有人示范的情况下,已经能照葫芦画瓢勉强顺下来了。


  “你学了多久舞蹈?”


  练习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沉默教学半天,蔡徐坤主动说了第一句话。


  “啊?”反应过来是在问他后,陈立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呃,六个月。”


  蔡徐坤张了张嘴,结结实实吃了一惊。他自己都不知是该吃惊练习时长这么短就被安排出道,还是该吃惊仅仅六个月就达到目前的水平。


  蔡徐坤终于正眼看了他。


  


  眼前的少年干净清爽,身正条顺,比他还要高上一点,五官线条流畅利落,微微下垂的眼角传递着单纯无害的信息,眸子澄澈得一眼可以看到底。


  这个人笑起来的时候有种独特的魅力。


  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魅力连蔡徐坤见了都不由得心软。平心而论,是能让大众眼前一亮的类型。


  这样的人加入他们的团队,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你还要多练。”可能是嫌弃自己语气转变得过于温和,蔡徐坤沉了声音,补上一句。“别给我拖后腿。”


  陈立农暗中打量队长大人的神情,乖乖应是。


  


(二) 


  业界都没料到,一个新的男团在出道发布会之后,直接爆了。


  火爆的爆。


  


  经纪公司酝酿多时,在宣发这一块砸了不少钱,造势和话题足够到位。各大门户网站同步直播的发布会开始后,主持人极力将气氛渲染了个够,九人才穿着量身定制的演出服登场。不过齐刷刷往那一站,便有尖叫声从台下跑出来。


       九个少年各有特色,任是脸盲症也难以发作,满足了粉丝市场多样化的挑剔胃口。基本上个个身高腿长颜值能打,镁光灯下的生图也经得起考验。唱跳时台风炸裂,撩起观众尖叫后一派狂拽酷炫,坐下采访时又能叽叽喳喳聊个不停,综艺感十足——毫无架子的反差萌让观众们格外新鲜。


  当晚,#NINE PERCENT 少年感# 牢牢霸占了热搜榜第一位,九位新人的微博粉丝数以不可思议的态势猛涨,圈粉无数。


      值得一提的是队长兼C位蔡徐坤,微博粉丝数在二十四小时内从九十八万飙升至将近三百万。听说负责他们团的高层都笑歪了嘴。


  其次就要数……陈立农。


  


  蔡徐坤坐在宿舍里,看着公司微信群里发上来的数据分析,眉头又一次皱了起来。


  他打开桌面的电脑,熟练地在浏览器中输入关键字,屏幕中三两下就出现了他们发布会的回放视频。忽然觉得有些口渴,蔡徐坤调大音量,点下播放,起身去给自己倒了杯水。


  “女孩,不想看你受一样的伤害,所以学会溺爱……”


  气息沉稳,音准到位,独特的声线莫名抓耳。


  蔡徐坤拿着水杯踱回桌前坐下。


  视频里的少年妆容素净,跳着简简单单的舞步,游刃有余的模样极具表现力和感染力。


  蔡徐坤像是被什么蛊惑了一样,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来,给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现场和直播那边的观众们大家好,我是NINE PERCENT的陈立农,你们可以叫我农农。”


  配上一个阳光灿烂的露齿兔子笑。


  视频上方密集的弹幕不停地在蔡徐坤面前飘过,几乎都是一些疯狂赞美的语句。


  


  ——“农农?农农农农!!”


  ——“哇他好可爱啊~~”


  ——“陈立农加油喔!走花路吧。”


  ——“小哥哥终于出道啦!!练习辛苦了,比心~~”


  ……


  


  “练习辛苦了”这几个字不知怎么狠狠扎了蔡徐坤的眼。他的表情再次绷紧,两种不同的想法在他的脑中天人交战,盘根错节。


  


  碰碰——


  隐隐约约有敲门声。


  


  因为特殊的过敏体质,蔡徐坤凭借公司的重视破例获准住了个人单间。平日白天,几个闹起来可以皮上天的弟弟如果有事找他,绝对早就大大咧咧扯着嗓子破门而入了。而公司的工作人员们也很少不打招呼就到宿舍找人。


  


  大概是子异吧。


  蔡徐坤调小了音量,懒得起身开门,直接喊了一声进。


  门外的人似乎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拧开门把,慢慢把门推开,却也没有走进来的意思。


      “子异,你怎么......”


  蔡徐坤说着,奇怪地朝门口看去——


  


  居然是……陈立农?!  




  蔡徐坤连忙放下手里的水杯,极力咽下喉咙里差点喷出来的水,心虚又手忙脚乱地盖上电脑,视频里陈立农接受采访的声音戛然而止。


  处理好这些后,他再次回身时已换了脸色,整个人懒懒地靠着椅背,面无表情地看着门口那个稍显拘谨的修长少年,视线刺得陈立农瞳孔微缩。


       呵,这是要来套什么近乎?


  蔡徐坤惜字如金,语调淡漠到近乎冷酷的地步:


  “有事吗?”


  他问。




  


  TBC



评论
热度 ( 683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