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妙不可言 2

第二章

宁寡。:


复杂悲伤…



——————————————————————
【谁都以为热情永不会减。】

蔡徐坤被陈立农这样坦诚又大方的态度弄的不知道怎么表示自己的情绪,眼睛里浮上一些善意对陈立农点头。

朱正廷显然比看到陈立农热情的多,起身迎了上去,把Justin 从蔡徐坤身上扯下来,然后想靠近一点,蔡徐坤眼睛一直瞄着陈立农,看朱正廷凑过来下意识的退了一点。

他这个举动让朱正廷有点尴尬,但很快就掩饰下去,朱正廷拉着他去中间坐着,范丞丞眼睛十分有内容的在两个人身上转了转突然开口拦住朱正廷意图拉着蔡徐坤坐下的动作。

“哥,我们按着以前的排名坐吧,找找感觉。”

此话一出得到几个xxj的应和,陈立农没有出声,眸子黑黝黝的看不出是喜是悲。

蔡徐坤看了一圈,点点头。

等众人坐好,Justin 欢呼雀跃“这样我也可以挨着农农了,我可想死你了。”

陈立农偏头看着Justin 暖暖的笑,蔡徐坤在中间正襟危坐,觉得有一股不相容的气场在隔绝他的靠近。

“你还没成年呢Justin ,你现在是唯一没成年的了,哈哈哈。”陈立农一边捏着Justin 的脸一边笑。

蔡徐坤觉得这一点也不好笑,甚至很冷,但Justin 很配合的笑的很乖没吵也没闹。

很快就到了上台的时间,eiei的前奏刚刚响起来,九个人的眼睛就有点泛红了,这么快都一年了啊,一年前的一幕幕好像就在昨天,他们同吃同住,同笑同哭。可没想到这么快新的nine percent 也已经出道了,此刻就在后台准备见他们的前辈。

“集合,应到九人,实到九人。”蔡徐坤喊出这句话之后,场内的声音沸反盈天,每一位粉丝都尖声狂叫不顾形象,这是她们的少年们啊,一切好像都么自然,即使各家粉丝再不喜欢奶泡团,可当提起nine percent 时被想起的只有这九个少年。

美好的时光在人的感知中总流失的飞快,还不等抬手就已经捉不住了。

眨眼已经到了谢幕的时候,提词器上写着和以往结束时相同的一句话,回到舞台中央,站成一排,牵手。

蔡徐坤看到这句话心头动了动,他跑回舞台喊着“牵手,牵手。”好像很久以前也有这样一个少年带着特有的口音喊着“牵sou”然后就向他伸出了手。

九个人站成一排,蔡徐坤没有一次觉得情景这么尴尬,他犹豫着试探着想把手伸到陈立农的面前,可却迟迟不敢。

这个时候陈立农自然的把手伸过来,蔡徐坤下意识的把右手的麦克换到左手,然后牵住陈立农,掌心的温度依旧那么温暖好像一切都没有变。

可他们都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蔡徐坤宁可陈立农对他的态度恶劣一点,不要这么坦然,那样还能证明陈立农心里还很在意他蔡徐坤。

“你们晚上都有工作么?”林彦俊突然问起。

八个人齐齐摇头。

“那我们出去聚餐吧~就去以前总去的那家怎么样?”

“现在容易被发现的吧…”几个人有点犹豫,蔡徐坤心里明知道被发现的风险很大却有点雀跃的期盼。

“没关系啦,你们胆子这么小啊…”一番交涉以后他们九个人还是♥💡👣📢的选择了同意。

“农农和坤坤不要坐自己的车了,你们粉丝太激动了,容易被私生跟车。”朱正廷有条有理的分析。

“做子异的车吧,我们都是公司的车,子异的车他正好一个人能坐下你们两个。”

“好。”陈立农沉声应好,他说不上朱正廷这话是因公还是因私说的,但是这目前是最好的安排了。

蔡徐坤对这样的安排有点迟疑,但是咬咬牙还是同意了。

坐上车,车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蔡徐坤在两个人的气息中被挤压着,他只能想想那些陈年旧事来拯救自己此刻的尴尬境地。

一年半以前,奶泡团成立一年的时候,蔡徐坤在万般抵触之下还是承认了自己的内心,他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上陈立农了,不是兄弟的那种感情,并且他能感受到感情是相互的。

可是蔡徐坤并没有选择说出口,而是选择掩埋这次情感,他说过“梦想是伴随我睡觉的东西。”他当然不可能因为这样满打满算不过一年多的朦胧情感而放弃追逐十几年的梦想。

所以他没有说明原因的开始疏远陈立农,即使他们那样的默契。那段时间蔡徐坤刻意和旁人亲近,整天和朱正廷在一起,对陈立农一句解释都没有。

那段时间陈立农笨拙的试着讨好蔡徐坤,然后目光慢慢变得暗淡,整个人肉眼可见的瘦削下去。蔡徐坤看着陈立农这样其实也是每天强打着精神保持笑脸,内心经历着天人交战。

最后,当奶泡团要解散的那天,他在大屏幕上看到了一张张过去的照片,一段段一起经历的欢笑。

他意识到自己不能接受看不到陈立农并且从此再无交集的生活,所以他悄悄寻了个机会在台上和陈立农轻声说聚会的时候出来单独聊一聊。

命运总是让有情人充满磨折,蔡徐坤没曾想过的是王子异先一步的向他表白,等他委婉的表示拒绝以后,朱正廷又过来拽着他借着酒气说了倾吐内心的话,他对这段时间一直用朱正廷做挡箭牌是十分愧疚的,说不出坚决的话,只能揽着已经醉的歪歪的朱正廷试图组织好自己的言论。

朱正廷问了一句“是因为陈立农么?”瞧瞧,他们的关系在别人眼中是那么的昭然若揭。

蔡徐坤沉静的说“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当然不是因为陈立农,只是我喜欢的人不是你而是陈立农,而这些关陈立农什么事。

他不知道陈立农站在那个他被先后两次表白的门后有多久,也不知道陈立农都听到了些什么,他只记得那天月光特别冷,陈立农的目光比月色还冷。

陈立农说“蔡徐坤你这是在羞辱我吗?”

陈立农说“队长魅力真大,那就祝好不见了吧。”

陈立农说“你真当我的心是死的么?”

蔡徐坤不知道应该对陈立农说些什么,所以当他真诚的开口却只说出“我很喜欢你农农”的时候

陈立农冷笑着接了一句“你拒绝他们两个人的前缀也是这样说的吧。”然后就转身走了

这一转身便同他隔了一个海峡,他再也不知道陈立农的行踪了,他试图用微信和陈立农解释,却觉得什么语言都很苍白,陈立农最后半年所受的痛苦,最后一天所受的折磨本就不该轻易去原谅。

每当蔡徐坤想起往事的时候,他都替陈立农觉得难堪。

王子异率先打破了沉默“农农,你这段时间过的好吗?”陈立农不知道王子异是不是寻找失意者的共鸣,但他诚实回应。

“其实这段时间过的蛮好,学到了很多。”

蔡徐坤的发散思维被二人的对话拉扯进现实

“你呢坤坤?”王子异语调温柔,仿佛也忘记了那些前尘旧事。

“还好吧。”蔡徐坤模糊的应着,其实他过的并不好,可是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吧,这好像在卖惨。

车里的氛围刚有所回暖,因为这句模棱两可的话又Down 了下去。

陈立农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眼尾柔和了一些,接起电话对面是一个甜美的女声。

“学长,你能帮我要一些蔡徐坤的签名么?”对面的女声仿佛觉得自己的要求有点过分,中气不足的开口。

“你知不知道这是饭圈忌讳,要是被你的支持者知道了一定一起骂你。”陈立农笑着调侃她。

“哎呀…我知道嘛,你不说他们怎么会知道。”女孩声音更低。

“这种事情还用找我吗,对你来说很轻松啦。”

“还不是我妈答应出去太多人了,表哥留下的都不够了,拜托拜托了,别交代出我来。”

陈立农此刻心情难得的愉悦,面部线条都柔和下去“好吧,答应你了。”然后挂断了电话。

“队长,拜托一件事哦,可以给我一些签名吗?”陈立农眸子里还沾染着方才留下的笑容。

蔡徐坤被自己突然被cue搞得发懵,下意识点头,不然他也不会拒绝陈立农,不过这个请求有点怪异啊。

“是谁啊,笑的这么开心。”王子异好奇的问了一句

“一个学妹啦。”陈立农并不排斥的回应。

“哦呦,怪不得说话这么温柔,农农你才成年哎。”王子异夸张的打了一下陈立农的肩膀,陈立农笑笑没解释什么。

蔡徐坤坐在中间就像刚吃下去一个酸角,从里到外的反酸。

什么烂人啊,拿我的签名去讨女孩子欢心,现在可以倒回去拒绝那个要求吗?

评论
热度 ( 234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