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妙不可言 1

最近爱上破镜重圆的故事!你一章

宁寡。:



福利第二发来了,我要做一枚言而有信的纽扣,虽说我对现实向的梗已经弹尽粮绝了,还是尽力写一写~
有思路不严谨的地方希望包涵。
还有,我希望大家在看文的时候不要带入以前文的影响,毕竟现实向有一点梗会重叠到一起。
————————————————————————
【互相吸引的东西,就算刻意躲开也免不了再一次相遇。】


机场被围堵的人山人海,但陈立农知道不是因为他,他这一次从台湾回大陆的行程极隐秘。

一个个蔡徐坤的手幅把答案明晃晃的摆在陈立农眼前,蔡徐坤应该就是在时间差距不大的航班上吧。

他压低了头上的帽子,蔡徐坤的粉丝大多从土偶时期就开始追随,所以对陈立农自然也不陌生,这让他被人群认出来的几率大大提升。

这一次他回大陆是要好好读书的,nine percent 解散以后他回台湾处理了一些事情,又把无关紧要的行程空了空,准备回北影好好读读书,沉淀一下自己,他其实并不想走idol 的路,反而更趋近于真正的歌手或演员。好在公司很佛系,虽然想借他打开大陆市场,也没逼迫他趁热度去捞钱。

蔡徐坤解散之后毫无意外的红火起来,不用奶队员们的c队凭借超高人气拿下了一个又一个的个人资源。

正在陈立农疾步行走的时候,人群躁动起来。他认命的停下脚步,完蛋了走不出去了,也不知道要耗多久。他可以说对粉丝接机的热情了解极了,此刻他卡在中间的位置想要挪出去不知道要费多久的力气。

何况,他个子高挑,身材出众,即使全副武装也在人群里吸引了一大波目光,想要挤出去势必更惹人注目。凑热闹是天性嘛。那有人背道而驰的。

索性陈立农想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男粉好了,过后跟着人群混出去。

陈立农对天发誓,如果有更好的打算他绝对不想留在这。

过了大概七八分钟,蔡徐坤在七八个保镖的保护下快步走了出来。陈立农眉头跳了跳,凭借身高的优势他很轻易的看到了蔡徐坤的身影。

人群开始涌动,陈立农随人流挪动着,漫不经心的。

蔡徐坤难得的穿了浅黄色的衣服,左耳带着耳机,整个人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连墨镜口罩都没有带,纯粹极了。

只不过,这风格和他不太搭啊,如果陈立农没记错,这个人在机场最喜欢穿大佬风格的暗黑系衣服了。这个样子,有点像别人,不过陈立农还懒得去想像谁。

蔡徐坤目光偶尔会向周围转动回应粉丝de热情,当他又一次偏头的时候,一个人群众极为挺拔的身影锁住了他的视线,那道身影太过让人熟悉,他几欲脱口而出。

陈立农没有盯着蔡徐坤,他说了他此刻并不怎么想见到他,所以正拿着手机和抱怨他的助理发微信,他这也算偷跑出来的,他就是太久没一个人坐飞机了,所以本定好了第二天和助理保镖一起出行,他却提前一个晚上独自跑了出来。

他本来一点都没有后悔的,可是现在还真是有点后悔了。

或许是蔡徐坤投过来的视线太久了,人群随着他的视线也把视线投过来,一瞬间陈立农身边的气氛就压抑了起来。他抬头,迷茫的看着周围的目光,然后不疾不徐的佝偻了一下身子,气质一下子颓了下去。粉丝们没有多想,毕竟蔡徐坤男粉数量也是不可小觑,而且大多好看的人都有点相似吧,这个男生给人带来的熟悉感很快被这样解释,然后大家热情的目光就又落回到蔡徐坤的身上。

蔡徐坤为自己莽撞的行为小小自责了一下,他只是一时激动。忘记了机场人这么多的事情,可陈立农处理问题有条不紊的甚至连一个目光都没有落在自己的方向让蔡徐坤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他一个人回来干什么了?

显然现实情况不能容他深思,他只能按照惯例一点一点向外挪动着,偶尔瞥一眼陈立农所在的位置,轻飘飘的不留痕迹。

大概有一个多小时陈立农才顺利呼吸到机场外的空气,这时候已经凌晨了,车也不好打即使打到车估计学校也进不去,他只能老老实实给经纪人打一个电话被训斥一顿后寻了一个安静的角落等着公司de派车。

蔡徐坤以往回到酒店困倦的倒头就睡今日出奇的清醒,坐在床上思索着陈立农为什么一个人回大陆了,他解散以后半年左右都没出过台湾可如今却突然一个人回来到底为什么呢。

陈立农与蔡徐坤的念念不忘比起来则显得洒脱许多,他上了保姆车倒头就睡,然后踏着清晨第一缕阳光步入北影的大门,虽然只睡了几个小时他还是精神抖擞,还是校园生活能让人愉悦啊。

即使时间还早,校园里已经有不少身影开始练习,陈立农寻着路标找到了自己的宿舍,发现门上落了锁,这一大早竟然一个人都不在了,看来室友都是很勤奋的人啊。

他掏出备用钥匙进去就急忙洗了个澡,他这习惯延续很久了,早晨一定要洗完之后再出去。

等他出来其实也没过几分钟,时间离上课的时候还早,而且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有等着助理发给他教室课程安排之类的,所以他栽到床上又睡了一会儿。

他是被微信的声音吵醒的,当他醒了的时候手机里多出了好多未读消息。

可能是解散的时间不算太长,几个少年也是重感情的人,所以几个人一有空就在群里叽叽喳喳,陈立农觉得他没关静音真的是非常不明智,大概扫了一圈都是日常斗嘴, 他一边看着一点有笑意爬上嘴角。

陈立农的到来并没有在这个出过太多明星的学院引起太大轰动,这座学府有着很深的底蕴,同样的这里的学生都非常有分寸,陈立农的私人生活也并没有流露出去,只是小范围的传播着,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又圈了一票粉,这些人又通过自己的社交圈子夸赞着陈立农,所以出现了一个很惊异的事情,在陈立农许久没出现在人们视线里的时候,他的粉丝奇迹般又涨了好多。

就在他顺顺利利进入大二的时候,他的粉丝群体终于按捺不住了,集体diss公司不作为,弄得经纪人焦头烂额,和陈立农商量着要不然接几个活动?

恰逢学校布置了大二实践任务,可以给学生几个月的假期去剧组找机会实践,如此一来传奇星开始在业内宣布接剧本,一时间各色剧本纷至沓来。

说实话传奇星在大陆的资源人脉并不广泛,可陈立农的粉丝即使在陈立农近乎一年没有在公众场合露面的情况下硬生生憋着一股气的把数据做的一片飘红,几个后起之秀只能对这个几乎不出现在娱乐圈的人望其项背,这份热度自然能吸引许多金主。

而且,随之而来又有一件事,公司收到了爱奇艺的邀约,前nine percent 解散一周年聚会问陈立农去不去参加,算算时间也就这几天了。

陈立农此刻靠在转椅上闭着眼看不出情绪来。

Andy已经飞来北京,坐在他对面表情严肃“立农,你应该知道这次活动可以给你带来多大的热度,这样挑选剧本的时候才更有话语权。”他这一年没逼迫陈立农不代表什么都能让陈立农任性妄为。

好在,陈立农张开眼,笑眯眯的“好啊哥,我去参加。”

他早几天之前就听到这个消息了,这对每一位队员来说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爆点,毕竟他们那个限定团当年可以说是爆红,已经打出了国民度。何况,一年没见了,大家互相也有点想念,特别是小鬼那个重感情的人已经在群里兴奋了好久了,毕竟应该没有人会不去参加。

他们都不知道,陈立农是真的有过不去的打算。这一年中有许多人问陈立农到底去哪儿了,一面都不露,都被他打太极一样推了回去还落了不少埋怨,说连他们都信不过。

其实陈立农只是不想让蔡徐坤知道他在哪儿而已,虽然蔡徐坤也不一定会在意,但是陈立农就是不想让蔡徐坤知道。幸好,这段时间的校园生活让陈立农的心境清澈纯质了许多,过去的很多事情他都不在意了。

当陈立农现身会场外的时候,场外爆发出了一阵痛哭的声音,ntjj的声音少见的battle 过了ikun,她们压抑了太久,心里的思念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只能呐喊。

陈立农郑重的对各个方向鞠躬,然后向她们致敬,他追寻梦想或者说逃避现实的这段时间,最委屈的可能就是一直支持他的这群人了吧。

他在外面逗留了很久,尽量倾听着粉丝的声音,然后才进了场馆,去休息室等待。

陈立农推开休息室的大门,还不等看清人就被一个拥抱包围了,尤长靖甜甜的笑,“总算见到你了农农。”

“你是想我还是想我包里的零食啊。”以前陈立农常背着一个书包,容量很大,所有总有一些小零食会带给尤长靖。

这会儿功夫范丞丞和Justin 也跑了过来,在不同的角度给了他一个熊抱,Justin 跨着陈立农的脖子就不放手,作为团里的忙内line Justin 很喜欢和陈立农待在一起。

范丞丞也毫不吝惜自己的热情松开陈立农后就霸占了他一条胳膊。

林彦俊装作高冷在原地站着,小鬼蹦蹦跳跳表示欢迎,他这个酷boy还是放不开来肉麻的粘着陈立农。

而王子异和朱正廷坐在那里,和陈立农的对视有点尴尬,但陈立农很坦然,目光清澈气氛很快就融洽起来。

蔡徐坤往往都是压轴出场,所以即使陈立农在外边磨蹭了那么久蔡徐坤还是没有比他先到。

Justin 这个弟弟真的很粘人,他以前最喜欢就是粘着蔡徐坤,后来就变成了陈立农,因为后来蔡徐坤总是和朱正廷待在一起,而Justin 不像被朱正廷教训所以就常粘着陈立农。

蔡徐坤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Justin 和尤长靖一左一右坐在陈立农身边,明明屋里很热还粘的紧,笑嘻嘻的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而陈立农安静又纵容的注视着Justin ,他觉得这一幕有点刺眼。

说来,他有一年没好好看过陈立农了,就连在电视上都没有办法看到,他最多只能看看以前的视频,寻找一点早已经消失掉的事情。

他瘦了,白了很多,个子也不知道长没长,但是以前那种不得不被迫长大所磨炼出来的气质好像温和了很多,初见的那种天真重新回到了陈立农的脸上。

蔡徐坤进来免不了又是一阵欢呼声,Justin 跳起来又蹦在蔡徐坤身上,蔡徐坤拍拍他的头,唉这些弟弟长得都比他高,真没面子。

陈立农站了起来,笑的纯粹“欢迎啊队长。”






评论
热度 ( 229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