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刚刚好(6)

未成年不得了啊

煎饼人和火烈鸟裤衩子:

履行承诺
评论到达一定数量就更新
每天上限三篇哈哈哈哈哈
大家记得超话活跃





第二天早上罕见的是蔡徐坤率先醒来。
又是一夜好眠,没有噩梦的打扰,蔡徐坤只觉得所有的疲惫都被一赶而空。就好像身后的人举起了锋利的宝剑,挥舞着为他赶走所有的恶意。
就连深埋在身体里的那只恶鬼,也畏惧身后人熊熊燃烧的热量,退避三舍,潜藏进暗处。
蔡徐坤不由自主地挪动身体想要舒展一下,却感觉到与身后人皮肤相贴的触感。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没有浴袍,昨天这个人是接近裸睡的。
来自少年人的高体温在瞬间就烘得蔡徐坤红了脸。他不自在地动了动身体,却发现身后有什么东西慢慢地支起来,隔着浴袍抵在他臀缝里。
然而好奇心极强的蔡小葵第一反应不是逃离,出于青春期少年难以言说的攀比欲,细微地挪动腰肢感受了一下那个器物的尺寸,然后在内心里惊叹了一下。
!!!
这个人还是未成年吧?这个尺寸合理吗?成年了还了得?全部进去了是不是会死?
随即他就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蔡徐坤,你在yy弟弟吗?还进去?进不进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他脸色爆红地挣扎,企图从牢牢桎梏自己的那双手臂中逃离,同时逃离在这个早上莫名其妙向他袭来的暧昧遐思。
身后的人却不允许他撩了人就跑,蓦地收紧手臂把人锁在怀里,还没睁开眼的脸埋进蔡徐坤后颈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沙哑着嗓子警告,“坤坤,你再乱动事情就要不好了。”
蔡徐坤举起双手捂住热得快要炸开的脸,脑袋深深地埋进枕头,静止了良久,才闷闷地开口,“陈立农,你干嘛要这么跟我讲话啊。”
其实问题的答案两个人都颇有预感。两个躁动的少年,日日夜夜地身体接触紧紧相拥,那点暧昧的萌芽又在两个人刻意的放纵下得到滋润。
这很正常。
所以蔡徐坤鼓起勇气来,想要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把那颗已经在蜜海中浮沉良久的心安定下来,生根抽枝,在肥沃的土壤开出花来。
其实他早就有预感的。弟弟望着他时的崇拜里夹杂着的独占欲和宠溺,两个人相处时他根本就没有保留什么所谓的“安全距离”,从一开始,他就在放任。
放任那种不受控的可能性发生,放任让人抓心挠肝的暧昧滋长。
他红透了脸等一个回答,等一个确定。
然而陈立农却沉默了很久。
蔡徐坤感觉自己羞愧得难以自处,他用力想要掰开搂着自己的手臂,拼命挣扎想要逃离。
那双手却没有松开一分,陈立农把他揽得更紧,用自己全部的耐心哄着生气的小猫咪。
“嘘,嘘,坤坤别哭。”
听了这话蔡徐坤才惊觉自己的脸上一片冰凉,竟然软弱地哭了出来。
“坤坤,你听我说。”
“我喜欢你,我很确定我喜欢你。可是未来的路真的很长,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能力跟你一起走完这一生。”
“我真的不确定我能不能把你保护好,就连我能不能在节目里出道我都不确定。”
“坤坤,我不能在这么多不确定的时候给你答案。”
蔡徐坤看不见他的脸,却能听出他声音里的郑重。他心情平复下来,内心又盈着甜丝丝的情绪。
陈立农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尽管经历了家庭的剧变早早扛起生活的重担有些早熟,他终归是个还在青春期的孩子。
而这样的一个人,却愿意静下心来思考两个人的未来,拒绝鲁莽地给出承诺,甚至还要保护他。
啊,蔡徐坤感觉自己被恋爱的酸臭气息包围了。
他红着脸掰开陈立农揽着他的右手,拿在双手里把玩起来,口中还喃喃念着,“我又不是女孩子……谁要你保护呀……”
“你知道吗,有一句话是这么讲的。”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不问是劫是缘。”
说着他伸出左手,移动手指和那只右手十指相扣,用极低极低的声音一锤定音。
“我们……就先这样好了。如果真的遇到了迈不过去的阻碍……”
“那个时候……我们就和平道别……然后带着对对方的祝福……各自安好。”
陈立农盯着那朵毛茸茸的脑袋,无可奈何地收紧了手臂。
“好。”
“不过坤坤,我得走了,不然怕是要被别人发现了。”陈立农掀开被子,捡起床边的衣服套了起来。
蔡徐坤缩在被子里看他,突然觉得他们两个就像偷情结束的秘密情人,一个躲着所有人的目光偷偷摸摸地回到房间,一个装作若无其事地和其他人相处。
啊,好羞耻。
陈立农似乎是知道了蔡徐坤在想些什么,穿戴完整后俯下身为他掖好被子,又在那张通红的脸旁边落下一吻。
“不要被发现了啊。”
“男朋友。”
看着陈立农放轻脚步走出去的背影,蔡徐坤又把自己跟受了惊的动物一样缩进被子。
啊,谈恋爱也太好了吧。
正式开始鄙视单身狗!










评论
热度 ( 510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