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不知何起10(根本不算车,顶多有个轮)

10

白的反面不是黑:

送走记者之后,刚刚还是亲密爱人的两个人,算是五年来的第一次正式见面。


记者一走,N就放开了K,但已经造成的疼痛却不会这么快的退去。


可能这就是克星吧,K想,上次分开的时候,比现在还要再疼几百倍。


 


那是五年前,解散日,是npc成团的最后一天。


那天,大家都聚在了一起,虽然九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也曾经都有各自的队友,但是好歹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起起落落,就算不说感情,心里稍稍的牵绊也还是有的。


他们在一起唱跳,从EIEI开始,一起玩游戏,开彼此玩笑。仙子站起来说要喝酒,福西西拦住了他,说富贵还太小。富贵气得跳脚,说你才小,你哪哪都小。


他们在一起玩到了凌晨,本来熬夜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家常便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K有些格外的困。于是在他的提议下,大家终于还是决定回去睡觉。


K是和大家一起回酒店的,他脑子实在有些犯困,但是当其他人都进了房间的时候,他接到了一通电话。他感谢这通电话。


正是这通电话,让他没有直接回房间,让他发现,自己的困倦感着实有些不同寻常,他甚至有些站不住了。


这不对!


他被人下药了。他悄悄的路过自己的房间看了一眼,房门没有锁紧。


果然,私生饭。


K实在是个自控能力很强的人,这个时候,他甚至还有时间,去回忆了一下刚刚的情形。他记得刚刚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都是活蹦乱跳的,挨个进了房间也没什么特殊的动静。看来,其他人都没什么事,这是他自己一个人的私生饭。


K想叫人来,但是手机拿到手里,突然又放下了。


今天是解散日,他想,他不希望他们团的最后一个新闻,是center被私生饭下了药。


算了吧,为大家画一个完美的句号。


只要不进去就好了。反正明天,也是要离开这里的,酒店的位置暴露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于是,K强撑着自己,敲开了一个队友的房门。


   


K觉得,人生真的很奇妙,尤其是他的人生,格外奇妙。


上帝为他开了七扇门,他却一头扎进了魔鬼的怀里。


K至今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鬼使神差的敲开了CLN的门。


“我是个危险人物。”他还记得曾经CLN和他说的这句话。


那天,他突然在练习室里强吻了他。他说:“我告诉过你我喜欢你,所以,你要么离我远一点,要么后果自负。”


那样一种不可反驳的压迫感,让K忘了,那明明才是一个刚刚成年的男孩子。


那是K见过最霸道和漫长的吻,他完全沦陷在对方的气息里,毫无还手之力,他被亲的甚至有些喘不过气。说来也怪,一个rap的肺活量凭什么会远低于一个vocal,真是气人!于是,那天下午,他只能带着口罩去训练,他对别人说,他过敏了。实际上,是嘴唇肿了。


所以,当他看见开门的是CLN的时候,他只有一个感觉:“完了。”


 


疼,太疼了。


身体被贯穿的那一瞬间,他的眼泪就流了下来。疼的。


那一瞬间,他甚至在想,是不是去私生饭那里反而比较好。至少,他不是下面的那个。


他真恨自己怎么不像女人一样,留长一些的指甲,这样就能在这个人的背上挖几个血窟窿,也让他不要那么嚣张,也让他尝尝疼痛的滋味。


“别挠了,省点力气。”他俯下身轻声在他耳边说,“夜还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可能睡着过,也可能没有。本来药效就让他有些神志不清,现在他几乎有些恍惚了。


“疼吗? 我知道你疼。只有疼,才能让你记住我。”


“其实你也是喜欢我的吧,我能感觉到,你看我和看其他人不一样。”


“决赛那天我抱你,你没有拒绝我。”


“你会把你不喜欢吃的东西扔给我。”


“你也不是对我完全没感觉的吧。”


“那天我吻你的时候,你明明可以推开我的,但是你没有。”


“还有今天,那么多人,你为什么来找了我。我的房间离你并不近。”


“你还是喜欢我的,对吗?”


……


K并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只是迷迷糊糊的点头或摇头。


似乎有一个人,捧着他的脸对他说:“不要忘记我,K。”


那个人吻了他的额头,还流下了一滴泪,凉凉的。


 


第二天,是职业精神让K起来的。


还好他是一个合格的爱豆,哪怕是如今这样的状况,他的潜意识也会提醒他:不能在这里睡,被发现就麻烦了。


“你醒了?”N问。


“几点了?”这是K最关心的一件事。


“八点。”


八点!K立马就要起身,却被身体强烈的痛感拉回了床上。全身都在疼,仿佛昨晚死过一次。


“你不用急,他们都还没起。”N靠近一点说,“我帮你穿衣服吧。”


“不用!”K立刻说,“你离我远一点。”


N坐在床边道:“对不起。”


K强忍着疼穿衣服道:“不用说对不起,我恨你!”


没有什么疼是忍不了的,咬咬牙就过去了。K用这句话安慰着自己,用了二十分钟穿上了三件衣服。


“对不起,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在K出门之前,N说。


“好啊。我要你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如果是你需要我呢。”


“做梦。”


那天,nineprecent里,N是第一个离开的。在其他人还没醒的时候,他就走了。


从那天起,五年,他都没有再来过大陆。


 


回想当时放下的狠话,没想到五年后的今天,居然真的是自己先找了他。


K心想,还真是造化弄人啊。


看着对面那个愈加高大成熟的男人,K心里有些没底,从今天的采访来看,K发现,这个人的变了很多,甚至让他一时有些难以招架。


“你不要妄想我会领情。”K说。


呵,你倒是一点也没变。爱装狮子的小猫。


“我也没想让你领情。”N悠悠靠着墙,一只腿曲起说道,“不过是黄鼠狼给鸡上坟,图个心安罢了。”


“你!”


“我可以和你结婚。也不会管你做什么事,和谁在一起,只要不要被记者拍到,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在适当的时机,你也可以离婚。就当是我曾经对不起你的补偿。”N说,“有问题吗?”


这套说辞流利到让K足反应了十秒,然后确实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于是他摇摇头。


突然,K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你最好不要骚扰我。”


“你放心。”N摇头笑笑说,“我以前确实喜欢你,但是五年了,我变了。”


N走到K身边,低下头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现在,我喜欢女人。”


 


不给K反应的时间,N转身便要离开。


“你干什么去?”K在身后问道。


N转身指着自己的右脸说,“打疫苗。”然后转身出了门。


 


我以前确实喜欢你,但是五年了,我变了。


现在,我爱你。


只不过,我不再像以前那么横冲直撞。


我要慢慢的走进你的心里。

评论
热度 ( 334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