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相对靠近 03

第三章

酒心巧克力c:

- 农x坤 完全现实向+脑洞+重生梗


- 不要上升真人/建议从头看起


- 不会写没必要的虐 糖总会有的 感情需要推进


- 写文是为了自己快乐 如果凑巧也让你们快乐 那我很荣幸


- 感情线涉及的lxs有可能ooc 剧情需要别骂了




Chapter 3.


/上帝的偏爱无法明目张胆,单独赠予的特殊优待,往往都有代价/




……


“…今天首A的人叫做蔡徐坤。之前就聽許凱皓專門提過他,實力果然很強,長得也好好看,希望有機會可以向他學習。路還很長,農農,壓力也是動力,努力一下,加油!”


……


“…在食堂碰見蔡徐坤了,跟他打了招呼,他跟練習室裡酷酷練舞的樣子真的差好大,沒想到私下裡是一個溫柔又害羞的人...”


……


“…對了,昨天半夜睡不著跑到練習室練舞,蔡徐坤居然也在。他有教我練舞,幾個掌握不好的動作一下就明白了!跟他聊了好久的天,最近網路上的言論對他不是很友好...原來他這麼完美的人也會沮喪和脆弱啊。希望網民們都可以善良一點吧...唉...不過如果我明天晚上再去,不清楚還可不可以見到他。希望可以吧,哈哈!我好像...有點喜歡他欸。”


……


“2018年4月6日。我要好好記住今天,正式出道的日子,哈哈!簡直像做夢一樣!爸爸,您看到了嗎,您的兒子做到了!還有,真的太感謝太感謝我的ntjj——我的粉絲們了。以後不論發生什麼一定要牢牢記住,好好對待這些愛我為我付出的人......坤坤也毫無懸念地C位出道了。但!沒想到他稀裡嘩啦哭得那麼兇,眼淚掉啊掉,委屈得像個小哭包,好可愛啊,讓人忍不住想把他抱起來哄一哄,哈哈哈。:)”


……


蔡徐坤捧着日记,翻回偶练开始的日期看起,抽抽嗒嗒地读到这里,眼泪被噎住了一秒,嘴一扁,年满三十的男人像个孩子一样气急败坏地哭出声来。


“陈立农,你说谁小哭包!”


可他知道不会有人回应他的。


房子里空空荡荡,他的心揪了又揪。


那个笑着写下想要把他抱起来哄一哄的人,任他再怎么哭断气,也不会出现了。


……


“2018年8月2日。今天是坤坤20歲的生日!生日會上準備吹蠟燭許願的時候,我及時搶在某人前面把蛋糕捧起來了,小私心希望他許願的時候對面是我,這樣說不定願望裡也能有我~哈哈哈,我又想多了,坤坤一直把我當弟弟看吧...沒關係,慢慢来,希望明年的生日還能陪他一起過。“


……


可你食言了啊。陈立农。


……


“2019年8月2日。兩三個月沒有寫日記了,最近真的好忙哦,差點就找不到這個秘密小本子了。今天是他的生日欸。我專門求了經紀人讓我放一天假,想要去他今天參加的那個真人秀探班。我以為他會很高興,但卻告訴我說節目組不讓探班,怕擾亂拍攝。好吧,我真的信了,可是為什麼,王子异在ins上po了和他今天的合照呢...坤坤是不是想,單獨和他過啊…哈哈,有一點點失戀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


蔡徐坤完全愣住了,一团迷雾慢慢扩大,心中的一个怀疑渐渐成型,尖锐地指向一个他一直当作好友尊重的人。


不是!不是!


事情分明不是这样的!


……


“2019年10月6日。解散的這一天還是到了。一年半以來,每個回憶都很難忘,我也成長了很多,成熟了很多。相信大家以後都會越來越好的。其實,我今天有鼓起勇氣,想抓住最後一次機會跟他告白,也算沒有遺憾了吧。我太糗了,當面還是沒有說出口,想在電話講會不會比較容易一些...是王子异接的,他說坤坤在洗澡...我也大概懂了吧,幸好沒有真的告訴他,不然只會給他帶來困擾。子异肯定看出來了,他猶豫了一下告訴我,不希望看我越陷越深,另外,拜託我替他們保守秘密。說不難過是假的,但我還是答應了。今後我會努力收拾自己的感情的,你要幸福啊,哥!”


……


“哈,哈哈哈!”


蔡徐坤拿着日记本笑了,手脚冰冷。他抬头看着高高的天花,目光涣散,笑得有些凄厉,有些悲凉,他今天哭太久了,泪水都有些干涸了。


他笑自己这么长时间都看不清自己的感情,笑自己的懦弱,笑自己的逃避,笑自己的迟钝,笑自己把自己包裹在厚厚的蚕壳中,因为害怕受到可能的伤害而不肯踏出任何尝试的一步。


哪怕他踏了一步,结局都不会是这样。


他都明白了。


二十一岁生日那天,在接到陈立农电话之后,他立刻亲自跟导演组沟通,用新增一个节目宣传微博的条件得到了破例允许。因为紧接着还有拍摄任务,他交代好助理转达,就欢欢喜喜地去工作了。


他也没想到为什么来的人是王子异。


王子异当时告诉蔡徐坤,陈立农把推迟的通告恢复了,没办法再次推掉,就拜托他来陪蔡徐坤过生日。


蔡徐坤完全能够理解陈立农选择了工作,但隐隐有些失落。


他实在太忙了,工作一个接着一个,这点失落也很快被他抛在了脑后,不曾深究。


解散日那天,粉丝见面会和散伙宴会结束之后,大家都回了酒店各自的房间休息。王子异来敲了他的门,说是房间的路由器出了问题,来他这蹭一会儿网,睡觉前再离开。蔡徐坤不疑有他,自顾自地卸妆洗澡去了。


剩下的他全不知情。王子异跟陈立农说的更是无稽之谈。


蔡徐坤不是没有原则的人,他从不喜别人在不允许的情况下太接近他的个人世界。但王子异总是把这个度把握得非常好,让蔡徐坤总说不清有什么错处。甚至第一次听王子异言辞委婉再委婉地表露心意,都是仅仅和现在相隔不到两个月的事情。


王子异曾经给过他的帮助是真实的,他一直都把王子异当做朋友,尽量给他应有的尊重。


没有想到,王子异才是让自己现在痛苦至此的最大刽子手。


哈哈哈,说到底,还不是怪他自己。


不,陈立农,你也有错。


……我们都有错。




蔡徐坤一手将日记本贴在胸口,一手勉力用手掌撑在地上,拖着麻木的双腿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他真的好累,身心透支到极点的那种累。


蔡徐坤一瘸一拐地来到卧室,对着床倒了下去。


睡一觉吧,陈立农说过,睡着的时候,烦恼会暂时通通跑掉。


睡吧。


可闭上眼,十一年来有关陈立农的记忆片段都在他脑海中走马灯一样不停地闪过,快乐的,酸涩的,难忘的,悲伤的,每一幕从无尽的漩涡中伸出绝望而枯槁的手死死地拉拽着他,底下是吞吐着冰冷鬼焰的无间地狱。


蔡徐坤长叹了一口浊气,艰难坐起,把最上一层床头柜打开,将他常用的那瓶安眠药拿了出来,拧开瓶盖,颤着手往掌心倒。


他恍恍惚惚的,手有点抖,视线也不够清晰,眼前的世界颠颠倒倒,真真幻幻。


似乎是倒多了那么一点点?


不知道,他只想快点入睡。


他快撑不住了。


蔡徐坤把药片尽数投入口中,一仰头,生生咽了下去。




…………


…………




“传奇星娱乐,A等级的有…”


舞台中央,那个穿着粉色衬衫的清爽少年屏住呼吸,瞪着一双微微下垂的狗狗眼盯着导师手中的结果卡片,薄唇因为紧张而微微抿起。


“陈立农。”导师张艺兴的严肃脸上霎时露出将关子卖够了的狡黠笑容,“恭喜!”


这个结果显然超出了少年的预期。


他惊讶得下意识张大了嘴,又迅速用手捂住,一屁股蹲在地上堪堪憋笑,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不得不说,这位粉衣少年的舞台表现力和感染力确实出众,风格在一众花枝招展的练习生中也格外清新喜人,但这个结果显然让他本人和在座的人都有一些惊讶。


惊讶是正常的。毕竟,在他前一个上台一举拿下首A的练习生实在是太优秀了,而陈立农的练习经历只有六个月不说,舞蹈这方面若要与之相较,实在差得不止一点半点,又何德何能拿到跟那个练习生一样的等级呢?


陈立农下意识抬头朝那个首A望去。台下密密麻麻百号人,但他的目光几乎瞬间成功就在六号位上锁定。


那人真的出众得不止一点半点。


那个练习生前倾着身子,胳膊肘分别撑在两侧的大腿上,闪着琉璃般细碎光泽的漂亮眼睛也在回望着他,目光沉沉,有一点陈立农揣摩不透的情绪。


对了,他叫......蔡...徐坤。


台下的窃窃私语将陈立农的思绪拉了回来,他顿时觉得肩上一沉,连忙鞠躬退场。




陈立农没有料到这么快就能有机会接触那个自带光环的蔡徐坤。


那天他和许凯皓正在食堂吃饭,有一个人端着餐盘走了过来,在他的对面落了座。


陈立农朝四周看了看,其他地方似乎...也还有位置吧?


“诶,农农你看,好像是那个蔡徐坤。”许凯皓极力压低了声音,悄悄用胳膊肘戳了戳他。


两人本来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见那个漂亮得有些过分的男孩子在他们对面坐下,低头沉默着小口小口吃饭,纷纷不约而同地住了嘴,暗中面面相觑。


不少练习生们好奇的视线也偷偷朝这边投来。


三人相对无言,规规矩矩扒了半天饭。陈立农心想,要不要还是打个招呼好一点?


“...你好!我叫陈立农,他叫许凯皓,你可以叫我农农喔。”


漂亮男孩慢慢扬起头来,陈立农看到了他摘掉美瞳后如小鹿一般湿润柔亮的眼睛。


他卸妆的样子好像比台上更好看。陈立农想。


“农农…”


他的声音也很好听,温温柔柔,只是似乎有一丝颤抖。


“嗯。”陈立农应了一声,直觉他的状态有点…不对劲?


“你怎么了吗?”


“没有。”漂亮男孩轻轻咧嘴笑了,避开他的视线,头低了一低。“我记得的啊。很好听的名字。”


“谢谢!对了,你今天的表演超惊艳的。”陈立农崇拜得竖起了大拇指。“很厉害喔!”


“谢谢…我吃完了,先,先走了…”


陈立农和许凯皓看着他迅速离去的背影,再一次大眼瞪小眼。


“诶,请问你们是认识蔡徐坤吗?”一个挂着“左叶”字牌的练习生大着胆子凑了上来。


“…就,刚刚认识。”陈立农挠了挠头。




然而,接下来的主题曲考核,让陈立农遇到了节目开始以来的最大难题。在人才济济的A班当中,他学习舞蹈的缓慢程度和笨拙程度显得尤为突出,两相对比下,舞蹈导师也常常对他皱眉头。


为什么别人就能学得又快又好呢?


当他连动作都没记到一半的时候,那个蔡徐坤已经把整套舞蹈完全吸收了。


陈立农羡慕地看着他练习的背影,真的觉得压力山大。


他叹了口气,继续练习。


一遍又一遍地顺一个动作的时候,陈立农猛地一个重心不稳,脚一崴,直直地就要朝地上摔下去。


“小心!”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稳稳扶住了他。


他抬眼看去,对上一双漂亮的眼睛,和眸中毫不掩饰的关切。


是蔡徐坤。


“谢谢你啊!”陈立农有点不好意思,冲蔡徐坤笑了笑。


两人盘腿坐在地上,蔡徐坤递给他一瓶维他命水,还有一包纸巾。


“累不累?”蔡徐坤问。


“还好。”陈立农想了想,“就是我还记不住动作,练也没练好。”


“别急,慢慢来,我可以教你。”


“真的吗?”陈立农的语气满是惊喜,“哇,那简直那太好了!”


“不客气,”看到陈立农蹦起来跃跃欲试的样子,蔡徐坤笑了。“还有...你以后可以叫我坤坤吗?”


“好啊,坤坤。”


即使有蔡徐坤帮忙开了个小灶,陈立农练习时长的短板还是拖了后腿,没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这个舞蹈掌握到最好,遗憾地拿了C等级。


每当他看见那群穿着粉色衣服的人围着那个耀眼的男孩子说说笑笑时,他都有些埋怨自己。


如果还可以再聪明一点,再努力一点就好了。


不如...就把他当成自己的目标,好好学习吧!




比赛的进程确实很紧张,主题曲考核刚刚结束,此刻他们就已经踏入了小组对决选曲的录影棚,准备开始录制。


“你想好选哪首歌了吗?”


在录制开始之前,侯浩然有些受宠若惊地看着状似无意走到他身边搭话的蔡徐坤,结结巴巴地回复道:“我啊?我,我想选大艺术家。”


在此之前他跟这个C位练习生可以说一点交集也没有,看起来蔡徐坤还是很平易近人的啊。


“喔,你也想选这个啊…”蔡徐坤摸着下巴,看上去在自言自语。“刚刚陈立农好像也说喜欢这首呢…”


侯浩然看着慢慢走远的蔡徐坤,有点摸不着头脑。




录制开始后,选曲组队有序地在进行,不知不觉快接近尾声了。


看着目前组好的几个队伍,蔡徐坤暗暗满意,点了点头。


“王宥辰。”张艺兴念出被抽中的名字。


“这个人有种气场,”蔡徐坤回头笑着跟队友说,“要向我们走来的感觉。”


果不其然,在导师张艺兴的激励下,王宥辰最终选择由F班组队,挑战蔡徐坤所在组的PPAP。


“哇,蔡徐坤你太厉害了吧,神算子啊!”


蔡徐坤听见队友这样夸了他。




“本次小组对决,场内观众投票最终的结果已经产生。”所有的小组表演和投票都结束后,导师张艺兴站在舞台上念着手卡。“获得全场最高票数,210票的是——”


全场安静。


“传奇星娱乐,陈立农!”


哇——


大家似乎又有些意外。


蔡徐坤带头鼓起掌,微笑着点头,向那个90度鞠躬的少年投去鼓励的目光。


掌声没有他想象中热烈。


不少练习生心不在焉地拍手,明晃晃地交头接耳起来。


有利益牵扯的时候,人的目光就会受到钳制。他们不曾作为观众在台下观看,也不曾考虑会影响观众投票的规则因素,只凭借对于陈立农练习时长不长和舞蹈能力一般的刻板印象,就觉得足以对全民制作人打出的这个极高分心存怀疑。


蔡徐坤扫视一圈他们的脸,心下了然。


他实在觉得不必理会。


但当第一阶段赛程接近尾声,练习生们被允许拿到手机查看节目反响的时候,蔡徐坤完全被那针对着陈立农的、捕风捉影的、疯狂到要吃人的舆论浪潮杀了个措手不及。


他真有点懵住了。怎么会这样?


事情的发展完完全全脱离了他的记忆轨道。


蔡徐坤如坠冰窖,他自信绝对、绝对没有记错,这次的全网黑明明——


本应该是...冲他来的......






TBC



评论
热度 ( 1099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