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相对靠近 02

酒心巧克力c:

- 农x坤 完全现实向+脑洞+重生梗


- 不要上升真人/建议从头看起


- 不会写没必要的虐 糖总会有的 感情需要推进


- 写文是为了自己快乐 如果凑巧也让你们快乐 那我很荣幸


- 感情线涉及的lxs有可能ooc 剧情需要别骂了




Chapter 2.


/人所有最无私洒脱的时候,都误认为自己身后无牵无挂,但造成的惨烈最终都刀刀凌厉地划向自己和爱人的心脏/




当地时间八月三日早上八点半,洛杉矶罗纳德雷根医学中心,ICU门外。


王子异觉得蔡徐坤简直疯了。


他从来没见过蔡徐坤这么失态的样子。


因为反复抓扯而凌乱的发型,黑色口罩下完全没有打理过的素颜,露出的一双清水似的桃花眼几近黯淡,眼下的乌青分明透露出遮不住的疲惫。仔细一看,他衬衫的扣子整体往下错了一个孔位,下摆半扎不扎地在腰间堆着。脚上的鞋带一边揉成一团,另一边干脆散落在地上。


任谁看了都要震惊,蔡徐坤分明是把形象视作生命的人。


他总是时时刻刻都把自己收拾得妥妥帖帖,用最高偶像的标准苛刻地要求自己,滴水不漏地把最完美的自己展示在大众面前。他坚持了这么多年,一刻都不敢懈怠。


而他现在,已经超过24小时没有喝过一口水,吃过一口饭,闭眼休息一下都不肯。


经纪人、助理、其它朋友甚至他的母亲都曾轮番上阵,苦口婆心软硬兼施地劝了他半天,但蔡徐坤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算了,就由他去吧,这孩子真倔起来说什么都没用的。”


蔡徐坤的母亲在电话那头无可奈何地叹气。


王子异这下知道没人能劝动他了。


除了门里面那个,安安静静躺在病床上的人。


视频电话被挂断后,蔡徐坤用尽各种办法都联系不上陈立农,当机立断翻到了陈立农经纪人的联系方式,立刻打了过去。


他这才知道陈立农原来真的是一个人偷偷跑出去的,谁也没有带,也没人知道他具体的位置。蔡徐坤强迫自己努力冷静下来,磕磕巴巴地说明情况后,经纪人也慌了,连谢也没来得及说,立刻派人去南海岸广场找人。


蔡徐坤颤抖着手,心里不停地祈祷,点开时事新闻,一次一次地下拉刷新。


“[新闻速递] 美国洛杉矶南海岸广场发生枪击案,二死三伤,凶手被判定有精神疾病和反社会人格,目前已被警方击毙。伤者中有一名华裔男子,目击者称该男子为保护一对母子受伤,已被送往医院抢救……”


一股凉气从脚底生生地往上冒。


蔡徐坤觉得自己心脏都停了。


网络时代,消息总是比病毒传播的速度还要快。当#陈立农 见义勇为重伤#的热搜再一次把微博服务器弄崩的时候,蔡徐坤已经不顾经纪人破口大骂,推掉了所有通告和活动,坐上了最快一班前往美国的航班了。


王子异得知消息后不放心蔡徐坤一个人,赶忙跟上了他一起离开。npc其他团员虽然也极度担忧和震惊,但排好的工作实在无法脱开身,只好过几天空出时间再想办法过去。


“情况危急”、“枪伤”、“右胸中枪”、“失血”、“感染可能”......


蔡徐坤呆滞地坐在ICU门外的长椅上,回想着医生吐出的一长串英文,每多听到一个词,心脏就被捏紧一分。一双无形的大手正残忍地掐着他的喉咙,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分一秒地在收紧,让他快喘不过气了。


去他妈的见义勇为。


陈立农,你明知道身后有这么多爱着你的人。


你是不是太自私了一点。


……


不知过了多久。


“病人苏醒了,情况暂时稳定。家属来消下毒就可以进去看望,但时间不宜太长。”


蔡徐坤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当蔡徐坤真的对上那双带着笑意的弯弯眼时,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担忧、委屈和心疼竟一下烟消云散,就这样坐在床前默默地盯着他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立农也偏着头看他,眼神从一开始的迷茫,到定睛之后的惊讶,再到慢慢爬上笑意。


蔡徐坤将此尽收眼底。


“坤坤……”


陈立农的声音很小,糯糯的,说话时似乎还会扯动到伤口,微不可见地默默倒吸凉气。


“你还笑得出来。”


“我...没事啊...我身体一直...很棒的,很快就会活蹦乱跳喔…”


陈立农还是笑着,费力而缓慢地伸出左手,想要安慰一下他。


“坤坤,让农农再休息一会儿吧,别太担心了。他一定会好起来的。”


陈立农手一顿,微一抬眼,就看见王子异等在门口,一脸关切地望着他们。


准确的说,是看着蔡徐坤。


王子异说过的话又浮现在陈立农耳边,像一根尖锐的针对着他的心脏,直直扎了下去。


陈立农慢慢地收了手,眼底的光泽可见地变暗。


“哥...你也...快去休息一下吧。我想睡一会儿…”


“…好。”蔡徐坤迟疑了一下,主动伸出双手,握住了陈立农想要收回的手,想说些什么又咽了回去,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你在...担心我吗?”


“我这个样子看起来像在担心谁?”


“哈哈...对不起...如果...早知道你会这么担心…”


陈立农的语速很慢、很慢,看得出说话有点困难,但在努力地把每个字都咬清楚。


“或许我当时...就没有那个勇气去保护别人了...”


这是蔡徐坤听陈立农说的最后一句完整的话。


每当回忆起来,他只觉得每个字都在剜他的心。


陈立农还是没能从死神手中被医生救下。就在蔡徐坤在酒店房间刚把自己草草收拾好,正准备吃一点王子异打包端来的粥的时候,他接到了医院打来的噩耗。


忽然感染恶化,无力回天。


他是第一个收到消息的人。之前在医院的等待时候,他就发着疯强迫护士把陈立农的紧急联系人改成了自己,毕竟陈立农的母亲还没来得及赶到美国。


他也是第一个感受这个消息带来的五雷轰顶的人。


蔡徐坤拿着手机的手僵在空中静了五秒后,猛的把手机往地上狠狠一砸,头一仰,洁白的脖颈上细细的青筋暴起,大笑了两声,眼角不受控制地滚下两行泪来,对着椅子狠狠一踹。


“陈立农!你他妈的骗子!”


王子异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并且在那时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


原来没人了解蔡徐坤。包括蔡徐坤自己。




陈立农已经离开一个月了。


其他人也眼睁睁地看着蔡徐坤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个月。


他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泪流成河。他安安静静地出通告,赶日程,照常做一切他该做的事,他还是那么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再迟钝的人都看出来他不对劲了。他还是对着镜头微笑,还是官方地回答记者的提问——只不过所有有关陈立农的问题他都完全听不见。在工作之外不必要的时候,他一句话也不会跟别人交流,他的眼神空洞得似乎不会在任何一件事物上停留。


他的粉丝们都在他微博底下哭着求他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因为他看起来,像是丢了灵魂。


可他真的不想休息,他只想拼命地工作,最好24小时都在工作,这样他就不会有时间想起任何跟那个人有关的事情。


太痛了。他自己也没有料到。


凌迟也不过如此吧。


他没那么勇敢,他是最怕痛的人。


一开始大家还会劝蔡徐坤想开一点,以为是他太重感情,放不下曾经朝夕相处的兄弟,但渐渐地大家也感觉出了一点什么,再也不敢在他的面前提这件事了,生怕真的触碰到他最敏感的神经,让他的情况更加糟糕。


蔡徐坤觉得自己大概病入膏肓了。


眼前的一切是无趣的,工作是无趣的,生活是无趣的,每个人看起来都那么无趣,让他提不起一点精神。


有的时候他想,似乎活着也有那么些无趣了。




陈立农离开的第三十七天,陈立农的母亲上门找到了蔡徐坤。


蔡徐坤端正地坐在家里的咖啡桌前,静静地看着对面那个清瘦的女人,恍惚又看到了一点陈立农的影子。她看起来有些憔悴,但看得出来还是尽力把自己照顾得不错。


这样,你在那边也不会那么担心了吧。


蔡徐坤想。


“我来是有一样东西想要交给你。”陈立农母亲的声音细细的,听上去非常温柔。“我在收拾立农东西的时候找到的。”


蔡徐坤的意识开始回笼,掩盖着所有内心情绪的冰罩终于有了一丝裂痕。


“听说你最近的状态也不是很好。我想了很久这合不合适...但最终我还是觉得,你或许应该看一看。”


陈立农的母亲从带来的包里掏出了一本薄薄的日记,看得出有些年头的使用痕迹,但应该边角很少翻卷,大概被主人保护得很好。


“我把它交给你吧。什么时候想看都由你来决定。立农估计...不会怪我这么做的。”


蔡徐坤怔了一瞬,伸出双手,颤抖着接了过来。


“…谢谢。请您,多多照顾自己。”


“我会的。”陈立农的母亲神情复杂而担忧地凝视他。“希望你也是。”


打电话让助理过来把陈立农的母亲送回去之后,蔡徐坤席地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翻开了这本日记。


开头是一些歪歪斜斜的繁体字,蔡徐坤费力地辨认着,记录的大概是小学时期一些鸡毛蒜皮的流水账。看着看着,言语间的稚嫩和可爱还有一些可笑的小插画让蔡徐坤的眉目难得地舒展了开来。


陈立农,你怎么比我小时候还幼稚。


……


“2007年11月2日。今天,阿強很過分喔,借了我的象(橡)皮去,卻忘記還給我。但是,我又不好意思去提醒他,好苦惱喔!刚刚我決定了,下次我要假裝跟他借象(橡)皮,把我的東西要回來!農農,加油!”


……


渐渐的,记日记的频率明显慢了下来,字体越来越成熟,篇幅越来越短,日期隔得越来越开,蔡徐坤细细地读着,每个字都不想放过,像是在参与他过去的生活。偶然翻过几篇记录着青春期情感萌动的日记,蔡徐坤眼神一凛,不想细看,快速地掀了过去。


……


“2016年7月13日。我真的從未想過這件事會發生。心好痛好痛。到現在我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上次和您一起在海邊談心彷彿就在昨天。真的很難過,卻又不敢在媽媽面前哭,我擔心這樣的話她會更加傷心......以後的路我會一個人好好扛,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這個家。”


……


蔡徐坤的手指僵在这一页,他大概明白这是指什么事情。


陈立农,你也知道失去重要的人的痛苦。


你当时为什么还要那么做?


我宁愿你多自私一点,不要那么善良。


蔡徐坤盯着这一页,忽然看见一滴泪坠落在这页纸上,宛如一朵凄凄绽放的玫瑰。


他吸了吸鼻子,抬手把泪抹去,胡乱往后翻了几页,中间一行字工工整整地映入眼帘——


……


“我好像...有點喜歡他欸。”


……


蔡徐坤瞬间像谁被点了穴一样动弹不得。


视线突然变得水雾模糊,被压抑在心底的情绪瞬间像猛兽一样破栏而出,用尖牙利爪将他的心撕扯得千疮百孔。被自己无数次否定,无数次克制,无数次忽视的感情在这一刻濒临决堤。


他从未如此清晰地看明白自己的情绪为何会被陈立农牵引得如此离谱。


直至此刻,字里行间,他将那三个一笔一划的字看得一清二楚。


“...蔡徐坤...”




TBC



评论
热度 ( 1226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