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相对靠近 01

第一章:农坤入坑

酒心巧克力c:

- 现实向+脑洞 不要上升真人


- 重生梗(我真的好爱 好带感)


- 相信我 所有的虐都是为了甜


- 写文是为了自己快乐 如果凑巧也让你们快乐 那我很荣幸


- 涉及某些lxs有可能ooc 剧情需要别骂了




Chapter 1.


/对于后知后觉的爱意,最残忍的是还没来得及靠近,就以失去定局/




今天是蔡徐坤第三十个生日。


#蔡徐坤 生日快乐#的热搜带着一个“爆”的小尾巴,从零点起就从热搜上升榜底部一路狂飙,十分钟内就以“空降”般的速度攀升至热搜榜首,在热搜榜一飘了整整一天,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减的态势。


这位顶级流量的粉丝为他做的生日应援,排面确实惊人,海陆空全面占领,无数路人点进热搜广场看后也啧啧称奇。


蔡徐坤最新发的微博非常简单,一句“三十将至 多谢陪伴”配上难得的一张自拍,评论底下各路明星纷纷送上祝福,细细一数几乎聚齐了一整个娱乐圈。


热评最靠前的七人,正是他当年加入的十八个月限定团npc团员。他们都经由综艺真人秀比赛被粉丝挑选脱颖而出,赛后热度只增不减,一度红极成为流量的代名词,解散后也各自有了不错的发展。


蔡徐坤用小号浏览过一圈超话,再次回到自己最新微博的热评界面,扫了一眼热评,皱了皱眉,下拉刷新后又数了一遍。


还是只有那七条。


是了,就剩那个大忙人陈立农还没有任何表示。


甚至连微信也没有一条。


蔡徐坤想了想,点开手机自带的世界时钟。


[北京 今天,+0小时]19:55


[洛杉矶 今天,-15小时]4:55


难怪了,那边还是凌晨嘛。


蔡徐坤下意识嘟了嘟嘴,像是得到了什么解释一样松了一口气。


在npc团员中,陈立农可以说是除了蔡徐坤外发展最好的一个。他在几个大红的真人秀综艺中仅仅以嘉宾的身份出演,就凭借个人魅力圈粉无数;高考不负粉丝众望,一举考到了内地演艺顶尖的学府潜心进修,一毕业就扛下了一部口碑与票房齐飞的高质量影片,广受业界好评;因为优越的身材比例和硬照天赋,他也格外受到时尚品牌的青睐。比如这一次,他就是去洛杉矶拍摄一组奢侈品牌代言的宣传照。


听说他最近还在准备新的专辑和演唱会,整整一个月忙到脚不沾地。


也只是听说而已。每当听见别人提起有关他的消息,蔡徐坤总是不由自主地竖起耳朵,不论当时他在忙什么,每一个字他都能莫名其妙地记的清清楚楚。可他们似乎有好几个月没有好好联系过了。


“坤坤,发什么呆呢,快过来准备切蛋糕了!”


范丞丞张牙舞爪地挥舞着双手,头上还歪歪斜斜地顶着一个写着生日快乐的卡通纸片小头饰,看上去十分滑稽。


“什么切蛋糕,你这个脑子光想着吃了,是喊坤哥来吹蜡烛许愿了好吗?”


Justin一巴掌拍上范丞丞的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范丞丞佯装还手,两人又滚到一边扭打了起来。


除了陈立农外,npc的其它成员都到齐了,天南海北地飞过来聚在蔡徐坤家,准备给他庆祝生日。


虽然只是个限定团,但十八个月的生活还是让他们彼此留下了深刻的友谊,毕竟从比赛开始到解散的那段时光,实在是他们人生中不可复刻又精彩的转折点。


蔡徐坤是真的挺喜欢他们的。他是一个对每一个人都想要报以善意却又不太能够敞开心扉的人。可以想见,团体生活结束之后,更不会有人能够走进他单枪匹马的世界。


“好啦好啦!你们别闹了,蛋糕和蜡烛都准备好啦。”


王子异慢慢地将蛋糕端了起来,尤长靖一边护住点好的蜡烛,一边嚷嚷着让滚作一团的两人快点收手。林彦俊掏出手机,对着这一群人按下录影的开关进行全景环拍,范丞丞和Justin也迅速从沙发上一个鲤鱼打挺起来,理了理头发,规规矩矩站好。


小鬼戴着耳机哼着rap,蹦蹦跳跳地跑去把灯都关了。朱正廷见蔡徐坤还在发着呆,一把从他手中夺过手机,扶着他的手臂把他从椅子上拽了起来。


啪——


四周突然陷入黑暗,蔡徐坤只看见朦胧又明亮的蜡烛光朝自己缓缓靠近。


一片光影斑驳中,他恍惚又想起了十年前那个生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那个生日记忆犹新,大概是那个小心翼翼捧着蛋糕,在烛光中笑得温暖又灿烂的兔子脸太容易让人印象深刻了吧。


……


“哥,快许愿啦!生日的时候,在心里许的愿望都可以实现哦。”


……


其实蔡徐坤是不信这些的,所有的愿望都不如自己拼命来得实际,毕竟老天爷从不在运气这件事上偏爱他。但他那时不知为何忽然心动了一下,唯一一次,认认真真地许了一个愿望。


可那个愿望,似乎也没能实现。


耳边响起七人合唱的生日歌,蔡徐坤闭上眼睛,双手合十。


该许什么愿呢?他该实现的,好像都已经做到了吧。


那个没有被实现的愿望再次清晰地钻入他的脑海,伴随的回忆像一杯被打翻的苦茶,连回甘都那么酸酸涩涩的,让他的心也跟着颤了颤。


不如就再试试吧。


蔡徐坤睁开眼,用力把蜡烛尽数吹灭。


呼——


七人欢呼着鼓起掌来,房子里的灯再次亮起,几人七手八脚地开始瓜分蛋糕。蔡徐坤看着他们仍如少年般的模样,无奈地摇了摇头,嘴角也终于笑了开来。


几轮玩闹过后,八个人都将将微醺,东倒西歪地瘫在客厅沙发和长椅上,终于有了些精疲力竭的意思。


范丞丞趴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借着酒劲问道:“诶,老大,你...今天要不要...嗝...跟我们透露点实话...你到现在都...真的没啥情况吗?”


“嗯?什么情况?”


蔡徐坤坐在餐桌前,轻轻晃着酒杯,不知在想些什么,回答的时候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还能有什么情况啊,就那个什么,感情情况啊,对吧,嘿嘿嘿...”尤长靖的八卦之魂瞬间燃了起来,睡意也驱散了一大半。


“不得不说这么些年你真的厉害,别说谈恋爱了,连绯闻都没有搞出来过。”朱正廷一边刷着手机一边插嘴。“不过我还是劝你,看上喜欢的就抓紧吧,你家粉丝都要着急咯。”


王子异听朱正廷言罢,不受控制地朝蔡徐坤望了一眼,想说些什么,又低下头去,眼底晦暗不明。


感情......


蔡徐坤眯了眯眼,眼前似乎有一个朦朦胧胧的剪影恍恍惚惚一闪而过,快得让他抓不住。


“…没有情况。”


蔡徐坤似乎也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多言,八卦的几人也悻悻作罢,眼见时间越来越晚,第二天或许还有通告要上,七人也就陆陆续续告辞回住处或者回酒店了。


王子异在出门前神色复杂地望了蔡徐坤一眼,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说了一句:“坤坤,我之前跟你说的,是认真的,希望你还能考虑一下。”


蔡徐坤皱了皱眉,张口想要婉拒,对上王子异恳求的眼神,话到嘴边又改了口,终究于心不忍。


“…好。再给我一点时间。”


晚上十一点整,蔡徐坤的手机忽然响起。


彼时他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带了一身氤氲的雾气。今天的问候实在太多,他已经近乎疲于应付,所以早早开了飞行模式,现在打进来的似乎是微信电话。


看到屏幕当中那个熟悉的头像和备注名,他瞳孔一震,反反复复盯了四秒,才接了起来。


“哥!”


屏幕中是一个少年般清爽的脸,右边的耳朵上还挂着一个黑色的口罩。


笑得弯弯的月牙眼,单纯又无害的露齿笑,即使挤出了一点褶皱也显得那么可爱,一如初见他的模样。


陈立农,你还真的没怎么变过。


“…嗯。”蔡徐坤抿了抿唇。


你终于想起来联系我了。


“坤坤,你猜我现在在哪里?”


“你在...”蔡徐坤打量了一下他身后的背景。“街上吗?”


“对的,我现在在南海岸广场。你看!”


嗯?


镜头一转,直直对着一个巨大的LED屏幕,上面正在播放粉丝为他投放的生日应援。


他这才想起,粉丝在美国投放的应援是从当地时间八点零二分起的。


陈立农居然守在那里。


“坤坤!生日快乐哦!”


陈立农此刻不在镜头里,蔡徐坤只能听见他的声音,却能想象到他傻傻地站在街上,在人来人往中高举着手机,一脸兴奋,仿佛在对空气说话的样子。


还真傻。也就他做得出来。


“谢谢农农啊…”


眼角有点湿润,蔡徐坤抬手一抹,竟抹下一滴泪来。


“你…什么时候回国?”


“大概后天吧,后天就要回去跟演唱会的乐队碰面了。”镜头一切,陈立农笑眯眯的巴掌脸又出现在屏幕上。“怎么啦?”


“我们见一面吧?”蔡徐坤看着他,也跟着笑了起来。“感觉,好久都没有见过你了。”


陈立农怔了怔,眼神微不可见地黯淡了一瞬,下一秒又迅速恢复了阳光灿烂的样子。


“好啊。是你一个人来吗?”


“嗯。你还希望有谁?”


“…王子异呢?他没关系吗?”


“嗯?子异怎么了?”蔡徐坤不解。


“…哈哈,没事!那过几天见!诶,我经纪人打电话来抓我了,现在要赶紧回去了。”


“好,再…”


砰——


一声刺耳的枪声。


蔡徐坤浑身一震,才反应过来声音是从手机里传出来的。


视频还没有被挂断,却也看不清在拍些什么。


“农农!”


蔡徐坤隐约听见了人群此起彼伏的尖叫,还有陈立农一声急切的“小心”。


砰——


又一声枪响。


“陈立农!陈立农!”


那边发生了什么?怎么回事!


屏幕一黑,视频电话被挂断了,退回到了聊天的界面。


蔡徐坤心脏停跳几拍,大脑里嗡地一声,血液几欲逆流,捏着手机疯狂地往回打。


可那边,一个电话也没有接。


蔡徐坤胡思乱想着各种可能,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他又想起了那个愿望。


老天不该这么跟他开玩笑。


……


“希望我明年的生日,还会有你在身边。”


……




TBC



评论
热度 ( 1720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