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灵洋] 回到过去(完结)

第六章,完结!!!最美好的失而复得!!!

似我:

 14.

灵超小的时候有过个愿望,想要个任意门,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但这个愿望在他吃下一颗糖的时候就被抛到了脑后,他很懊悔,觉得刚刚应该许愿要更多的糖。

木子洋用宽大的浴巾给灵超擦头发的时候,灵超还固执地拽着人衣角,脸上倒是笑得很明亮。

木子洋屈指狠敲一下灵超苍白的额头,“行了,别这样。”

灵超吃痛地瑟缩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松开了手指缩了回来,“哥哥,你怎么还这么暴力。”

木子洋叹了口气,手掌隔着柔软的浴巾揉了揉他湿漉漉的发顶。“我是说,不高兴就别笑了,看上去怪可怜的。”

灵超不再反驳,只是低下头,安静地让他哥哥给他擦着沿发梢不断下落的水滴。被单上不断被坠落的水滴砸出小圈的深色晕染,封闭的空间里只能听到毛巾摩挲时发出的细微声响。

木子洋想去换一块干浴巾给人再擦一擦,可手还没放下,就被灵超握住了手腕。

“这么多年,我得到的最大教训就是,有话一定要及时说。”灵超抬起头,褪去少年懵懂的深邃眉眼认真得让人心悸,他没有显露任何多余的表情,偏偏木子洋就是看到了他漆黑眼底分崩离析的情绪,像一块黑曜石被用刀划割出无数无法复原的刻痕。

“……我很爱你。”

灵超一字一顿,尾音发颤,喉咙酸涩得嗓音都沙哑。“所以哥哥,你还要我吗?”
 


木子洋这些年做过最可怕的噩梦,是梦到了灵超。

梦里他的小王子长大了,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他面前,脸上还带着来不急擦掉的浓妆。

早些年灵超是驾驭不了这种妖艳到风情的妆容的。他的轮廓太柔软,带着少年期独有的雌雄莫辩,稍微张扬的浓妆都会让他显得过于媚气。而现在这样的妆挂在灵超的脸上,映衬锋利的轮廓和眉眼间漫不经心的风流,只会突显他的攻击性。

灵超气喘吁吁地奔向他,把他用力按进怀抱里。他听到小弟的声线干净而温柔,

“哥哥,你回来好不好,我等你很久了。”
 
就算后来过了很久,他已经忘记了梦里自己听到这句话时候的感受,却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从梦境里脱离的那一刻,理智归位,清晰地认知到现实和虚幻,随之接踵而至的,被漫无边际的沉重和痛苦淹没的窒息感。
 
木子洋回忆着那次梦醒后分崩离析的痛苦与崩溃,视线从敞开的浴室门,延着一路湿漉漉的水迹脚印到了床边,最后落回灵超身上。整个情节都过于荒诞,没有逻辑,他简直能清醒地判断这只是另一个梦。

木子洋反握上灵超虚抓着自己手腕,还在不断颤抖的手指。他朝人弯起眉眼,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宠溺又柔软的笑意,回应得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犹豫。

“我也爱你,小弟。”
 


六岁的李英超守在电视机前聚精会神地看着叮当猫,片尾曲响起的时候,妈妈正好喊他过去切蛋糕。

生日要许愿哦。李英超爸爸把小只的他抱上椅子。李英超跪坐在椅面,在生日歌里迷迷糊糊地许愿,想要什么呢,要不……就给我个刚才那样的任意门吧,等我长大了,想去哪就去哪,想见谁都能见谁。

所有弄丢了找不到的东西,我就都能找回来啦。
 


15.

木子洋公司新一季的海外主推模特,定下来是正红到发紫的灵超。

媒体圈和粉丝圈都炸了。其实他公司内部也有点炸,财务总监怀疑公司未来半年的利润都要搭进这次代言费里了。

木子洋把这个传闻转述给灵超,灵超在床上笑得蜷成了一个球。“哎,别说,幸好我去年年底解约了。”笑得过于欢乐,灵超再开口都带了点喘,他在床上翻了个身,把自己卷进了被子里,就留一双大眼睛露出来看人,“不然卖身契在别人手里握着,还真得把自家的钱搭给万恶的资本家。”

木子洋俯身掐着他的脸颊,把人脑袋从被子里提溜出来。“秦姐知道在你心里,她的定位是万恶的资本家吗?”

灵超吃痛,赶紧可怜巴巴地求饶,“别啊洋哥,不带这样卖弟求荣的。”他被木子洋掐着脸,发音都含含糊糊的,像是嘴里含了一块糖。“哥哥,鉴于你把咱哥俩的淘宝店发展得很好很流弊,弟弟我必须得按约亲自上场给你压阵啊。”

他说话的时候嘴唇微微翘起,像是狡黠的撒娇,又像是索吻,于是木子洋顺从心意低头亲在人嘴角。灵超十分满意,高高兴兴掀开被子的一角,把他哥也裹了进来,像是两个小动物亲密地挤在一个温暖的洞穴里准备过冬。

“不是你小弟我吹,现在我可红了,带货能力实打实,哥哥就等着数钱吧。”灵超吧唧一口啃他哥脸颊上,嘚嘚瑟瑟地邀功。木子洋斜了他一眼,懒得抑制打人的欲望,直接把人按倒在自己怀里一顿猛揍。“装逼装到你洋哥脸上,可以啊,翅膀硬了是不是,小崽子。”

灵超蹬着腿挣扎了一会儿,好不容易逃脱魔爪时头发已经乱到翘上了天,像顶着一个冲天小辫。灵超喘着气趴人怀里,没一会儿又往上蹭了蹭撑在他哥胸口,眼睛亮晶晶地看人。“哥哥,你看你发财指日可待,那我可不可以不工作了,每天黏着你,靠你来养啊?这种醉生梦死的小白脸日子我向往很久了。”

木子洋用手指绕着他后脑翘起的那束头发,懒洋洋地揶揄,“来,叫声儿好听的,爷说不定就实现你的毕生理想。”

灵超笑开,用手撑住了木子洋身下的床板,俯身侧头凑近人耳畔轻声说话,修长的指尖陷入了柔软蓬松的被子里。

当事人都知道,这句话说出来,灵超的梦想肯定是要实现了的。



16.

他说,“李振洋,我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人,你到底要不要养我啊?”











终于完结了,我的坑品还是可以的。
这篇文一开始就是个车,当时很多人发现了洋灵这对cp甜的齁嗓子,但是基本没有人get灵洋,粮很少,就只能靠脑补,最后就脑补出了这个东西。

写这篇文的时候,正好是弟弟有唯粉反对捆绑炒cp,坤音官方的花絮中灵洋部分也骤然锐减,爱奇艺更不用说了,弟弟在一百个男人中间那是玩得风生水起(。)

再加上一直预感洋和岳是进不了20的,因为资源分配的问题。

所以写了这个比较符合当时心境的题材。

可是上周末糖是照脸砸的。爱奇艺大佬很会玩,热衷炒cp,可能是感受到了坤音的人气,最后一期官推洋灵洋,各种梗多到我都不想提了。吃糖开心是开心,但是心境可谓一去不复返……

现在看这篇文,很多设定都被官方推翻了。我又是个喜欢拿显微镜意淫的人,难免觉得有点断层。所以最终章删掉了很多我觉得不合适的情节,简单的甜一下。

最后说句有点迟的话,所有ooc属于我,切勿上升正主。

以及希望所有真心相待的故事都能有个好结局。

评论
热度 ( 385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