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灵洋] 回到过去2

2

似我:


5.
灵超很多次梦到这个片段。
每次他都知道是梦,可每次他还是无法自控地朝木子洋离开的背影一路狂奔。是我的错,别走,别走了哥哥。灵超撕心裂肺的呼喊都被风声卷走,前面的人就跟现实里一样,从来没有回头。

灵超记得小于跟他的那场谈话,他平常是有点怕小于的,那天却什么都顾不上了。小于跟他谈了很多,不再是平时哄弟弟的调笑语气,也不是声色厉苒的批斗大会,而是心平气和的平等交流。他说这回你们离大红近在咫尺了,你和木子洋的事,该提前给公司个答复了。说娱乐圈的众口铄金,流言销骨,说你怎么看待你的前途,又怎么看待你洋哥的前途。你洋哥从国外最大的秀场兜满一圈,回到北京的郊区小平房重头开始,不是只为了谈个声势浩大的恋爱的。
小于最后叹了气,说李英超,你不能一直做个小孩子。

灵超被这从天而落的锤子震得无可适从。他还没从每天指尖摩挲的亲呢里提炼出具体的情感,还不知道这种不可言说的情绪叫做暧昧。他被逼着摸到了正确答案的面前,却还是选择暂时缩回了手。训练太苦,未来难期,他像让自己和哥哥都好好的。小于说他跟木子洋谈过,木子洋拒绝以三人团的形式出道。“大不了再练习一年,等小弟合约到期,回来四个人一起出道。”
这怎么能等呢。少女们有着最柔软也最残酷的内心,她们极容易被感动,更容易忘却这种感动。一个月以后就不会有人记得坤音四子了。灵超听得焦急,隐约也明白了小于这次的用意。他内心茫然四顾,表面上却佯装肯定地点了点头,说,我不会让洋哥在原地等我的。

灵超本来想的很好,他出道一年,合同到期之后死皮赖脸粘着三位哥哥把自己重新塞回BC221。他连到时候强词夺理的借口都想好了:“没有小王子的星球算什么BC221!”粉丝们念着旧情,应该也能很快重新接受四人设定。
还有他洋哥。洋哥小心眼,到时候再拿出这些年撒娇耍赖的架势,割地赔款的时候再多让一让,洋哥心也软,肯定会原谅自己。到时候再把现在想不通也不敢想的情绪摊出来好好想一想,或者干脆捧到木子洋面前,理不直气也壮地大声质问他这些都是怎么回事。他相信他哥会帮他都搞定的。
灵超想了他能想到的一切,甚至包括了很多超出他这个年纪应该考虑的问题。他做了自己能做的事无巨细,觉得万无一失,于是严厉执行。可他千算万算,还是没算透人心。这是大人都搞不定的难题。他洋哥也不行。


6.
所以灵超没想到坤音四子会散。尤其是在他刚签完出道协议以后。

还是在郊区的工作室里,熟悉的坤音二楼,老板和仅有的三名经纪人兼助理都严肃地围坐在桌子边,这桌子平时开完会就直接开饭,边角里都还粘了点没擦干净的酱油。灵超和两位哥哥坐在一起,茫然地听着他们依次发表了自己的规划。
岳岳说,这次比赛就是一个念想,出不了道说明自己真不是这盘菜。他现在临近走红,反而心如止水,想要为祖国未来的建筑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了。“高级工程师玩吉他念RAP,听起来好像比混娱乐圈的高材生还酷啊。”
卜凡绷着脸一直听,听着听着眼圈就红了。他抹了把脸说现在就剩他自己,也没啥意思。大家一别两宽各自欢喜吧。岳岳听着没忍住笑了出声,抬手呼噜上凡子还有点喇手的寸头。
没人提木子洋,所有人都知道木子洋下的决定,除了当时的灵超。

之后的很多年他们也经常小聚,三个人在酒吧隐秘的角落里碰杯,灵超身边的那个座位一直空着。他一直绝口不提另一个人,而每次散了场回到空无一人的房子里,灵超总会对着落地窗外的万家灯火发好久的呆。这么多年的冰冷长夜让灵超早就嚼透了当年的情感,小孩子的暧昧在大人眼里是藏不住的小心机,当年他的洋哥怀揣着无限纵容陪自己玩兄友弟恭的过家家游戏,他在等灵超长大,可他最终还是没等到灵超长大。

灵超很久以后才想明白自己当时拒绝的是什么。那时候他想木子洋想得要疯了,没管住手偷摸在互联网上搜了木子洋的名字。跳出来点击率最高的视频,是木子洋巴黎时装周后接受的一段极短的采访,也是木子洋最后一次在公众前的露面。
记者很八卦,问为什么放弃了坤音的出道,是不是成员间不和,还提了一嘴当时官方营业的洋灵CP。木子洋挑眉,语气和表情都很恰到好处的官方。否认了不和,简单说明了自己的未来规划不在娱乐圈,然后强调了一下和灵超只是单纯的兄弟情,祝贺弟弟出道,愿他前程似锦。
记者可能当时嗅到了木子洋语气里将尽的意味,最后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也是这个视频在木子洋完全隐退后依旧经久不衰的原因。粉丝们反复刷的最多的,就是这几秒。

“洋灵只是营业的话,那么请问,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木子洋楞了一下,被秀场服装和妆容武装得锐利高冷的超模在那一瞬间又像曾经练习生时期的小懂事儿。他先是朝远方望了一眼,然后低头笑开,低垂的眉眼里噙着一种腼腆又温柔的情绪。他抬腕略微遮住了脸庞,有些不好意思见人一样,轻轻点了点头。

“有啊。”

在木子洋强调两个人只是队友和兄弟的时候,灵超就觉得胸口莫名难受,好像被一只手攥住了喉管,呼吸都不顺畅。他有些委屈地看着屏幕里的木子洋,想他洋哥以前从来没用这种淡漠的语气提过自己。
他觉得自己时隔好久再一次摸到了临近的答案,并预感自己这次绕不过逃不了。可当他看到木子洋在镜头前温柔又腼腆的扬起嘴角时,他觉得那只手已经顺着呼吸道下滑,直直插进了他的胸腔,破开一路的薄膜肋骨血肉模糊,不容拒绝地握住了他的心脏。
每一次鼓动都是一次剧痛。他怔怔地看着屏幕,他熟悉那种眼神,噙着宠溺和纵容的笑意,温柔到让你坚信永远不会被他拒绝。灵超简直觉得讽刺,当木子洋用这样的神情提到别人时,他才惊觉里面的含义,而他早已在不自知的时候就把他的玫瑰拱手让人。
当那个人不再这样看他,他才发现,自己霸占了这样的眼神很多年。

视频播到了尽头自动停止,屏幕上只有一片漆黑在无声等待。灵超缓缓地把脸埋进了手掌里,小王子长大了,学会了像成年人一样,心碎和哭泣都悄无声息。


7.
灵超不敢主动询问木子洋的近况,他害怕他哥哥已经跟新的爱人在一起,他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会露出怎样的表情,也一直都没成功做好这个心理建设。
好在岳岳和卜凡也一直装聋作哑守口如瓶,从不跟灵超提木子洋的一点一滴。直到这次灵超解约后排行榜首登顶,三个人在酒吧喝嗨了东倒西歪地庆祝,卜凡大着舌头起身,酒瓶重重撞上灵超手里的玻璃杯,满满的黑啤被震荡得洒出了一半。
“小弟,哥哥当年眼拙,真没发现你是这么拼命,又下得了狠心的角色。”卜凡歪在沙发里,抬腕举了酒瓶遥遥一敬。“你洋哥就不行,他对你狠不下心,就只能对自己狠心。”
灵超在意识模糊之际被那两个字直接激到清醒,他环视了一圈,岳岳已经半睡未睡,没心力拉开凡子打圆场了。他听到自己的血管混着酒精在强力震颤,血液流经之处都鼓动着燥热,背后却出了一身冷汗。灵超不言不语,却绷紧了手臂的肌肉,蓄势待发地冷静等候下一场狙击。
卜凡喝得也醉了,反而褪下了平时插科打诨假不正经的调调,眉心紧皱,细长的丹凤眼直视灵超时就带上了凛冽的凶狠。“那是我北服的大学长,走过最高级的大秀,他就没一点舍不得……操。”
卜凡仰头狠灌了一口酒,再没说别的。他也舍不得怪弟弟,那么多年的团宠,谁不是真心地宠着他惯着他,全团都帮他藏过糖,糊弄过摄像机和经纪人。可终是意有难平。卜凡再恶狠狠地灌了自己一口,高度酒精顺着鼻腔呛上来,刺得眼睛发疼。从大学到秀场,再从国际都市兜转回北京郊区小镇。

在失去意识之前,他想伸出手指,想用力抵着自己胸口的位置告诉灵超,那也是我的哥哥。






北服大模组感觉也很好吃,但这里是纯到不能再纯的兄弟情。
车轱辘被吞了,气,等我研究一哈外链。
大家明天车里见!

评论
热度 ( 448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