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模特与高中生

萌死我了

伊诃:

3.


 


灵超小朋友发现自己的细胳膊细腿可能打不过木子洋之后,愤怒的小火苗就熄灭了许多。但是不能认怂啊,梗着脖子质问木子洋:“你为什拿我箱子?”


说实话木子洋被这少年萌到了,灵超仰着小脸瞪着大眼睛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想呼噜呼噜他的头毛。


“对不起对不起,我昨天晚上太困了,取箱子的时候没注意,拿错了。你看我怎么补偿你?”木子洋笑眯眯地看着灵超。


灵超被这一通道歉也弄的有火也发不出来,眼前这人看起来十分高大,但由于太瘦甚至有点病恹恹的感觉,说话声音也挺温柔。如果再追究下去就显得自己太小气,但是不让他赔点什么的话自己心里总是过不去。


“那······你给我买两盒德芙巧克力吧,要那种礼盒装的。”灵超思索了一下,回答道。


木子洋一愣,脸上表情有点不可思议。


一看木子洋这表情,灵超反省了一下,试探地问“过分吗?我因为没箱子取消了网约车和酒店,光这两样就不止两盒德芙啊。”


“不是,你确定就两盒德芙?”木子洋真的笑出声,这小朋友实在太可爱了吧“两盒德芙就能抵消你等一晚上的愤怒啊?”


灵超感觉被小瞧了,就放心大胆地再加筹码“那就再加一盒费列罗,就这么多吧。”


旁边的地勤小哥好心提醒灵超:“你可以让他照价赔偿啊,还有精神损失费啥的。”


灵超挥挥手“算了,反正他再赔我钱也抹不掉我昨天晚上的惨痛经历,吃巧克力好歹能抚平我受伤的内心。”


木子洋真是觉得这少年太可爱了,笑着说“要不这样把,我请你吃一顿饭,再给你买三盒巧克力行吗?”


“饭就不用了,你就给我巧克力就行了。”灵超抱着小挎包认真回答道。


此刻木子洋觉得自己就是个用塘拐骗未成年的怪叔叔,“那样我良心会过不去的,吃完饭我就给你买巧克力行吗?”


灵超思考了一下,感觉面前这个人虽然高,但是说话细声细气的也没什么危险性,就点头答应了“好吧,去哪吃?”


木子洋笑眯眯地拉着他“你想吃什么,我们边走边商量吧。”


正准备走的时候,灵超小朋友突然问“你手机号多少?”


木子洋一惊,报了一串数字后问“你要我手机号干嘛?”


“给我同学发过去,万一我遭遇什么不测,她好报案。”灵超一边说一边对着木子洋的脸咔嚓拍了一张“照片也发过去。”


木子洋真的快被笑死了,但是表面上又不能太过分,他问灵超“小朋友你多大?”


“我还有一岁就成年了!不要叫我小朋友!!!!”灵超粗着嗓子咆哮,他已经一米八了,为什么还是有人叫他小朋友!!


“好的好的知道了,我们走吧。”木子洋一手拉箱子一手拉灵超,晃晃悠悠地往机场外面走。




在出租车上,灵超突然接到了他同学的的微信。


“卧槽这不是木子洋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回他微信的是灵超的同桌,一个痴迷各类时尚杂志的小女生。


灵超眉头一皱,扭头看了看副驾驶坐着的木子洋,低头打字:木子洋是谁?


问完这句后,灵超的手机疯狂地响了起来。


“木子洋你不知道啊,模特啊!超帅,走过Dior的秀呢!你怎么跟他在一块啊!”


“超!你一定要帮我要张签名,我两包上好佳跟你换,想要啥味给你买啥味!”


“你能再给我拍两张小哥哥的颜吗,我觉得他长得实在太高级了!禁欲系你懂吗!”


“有照片我再给你加一盒费列罗!超我求求你了TAT”


灵超震撼于同桌发花痴的程度,也惊讶与木子洋这人看起来蔫不拉几,居然还是个人物?他从包里翻出来颗大白兔塞嘴里,思考这笔交易划不划算。


一张照片换一盒费列罗啊,挺划算呢。


但是这算不算侵犯肖像权啊?


思来想去的灵超小朋友还是没有按耐住对费列罗的渴望,偷偷举起手机准备偷拍木子洋。


万万没想到,当他按拍摄的一个瞬间,木子洋扭头了。


灵超瞬间呆住,汗毛都竖了起来。


没想到木子洋也没责怪他,反而笑了一下。


然后向后伸出手:


“给我一块糖,我要版权费。”


 



评论
热度 ( 251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