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洋灵】 幼猫 .

吃蛋挞比赛全球总冠军:

▽ 第一次写文 小学生文笔


▽ 脑洞的半现实向   
     为了避免被diss
     坤音以外的练习生都是我编的


▽ 想写写自己脑海里的两只 
     对了 这里的洋哥切开有点黑
     要是ooc了希望大嘎不打我 🐷


         
             
                  
———————————————————————————
     


         
        “小弟呢?”


        午间休息, 木子洋擦着头发从卫生间出来,水珠顺着他粉色的发丝滴落在地板上。


         “不知道啊,刚有个男生来找他,俩人跑出去了。”  岳岳正背着歌词,插了句嘴: “估计是一块儿的组员吧。”


        ...... 什么组员刚练第一天关系就这么好?


        木子洋皱着眉头没说话,就听寝室的门“砰”得一声被打开,灵超兴奋的声音先冲了进来,“哥哥哥!!!我有了一箱糖!!!!”


        小朋友站在门口,抱着一箱糖眉飞色舞,他笑得很是开心,眼睛里汪满星光,叫人怎么也移不开眼。


        “过来,”木子洋头一次被他弟的笑容刺得心头烦燥,他敛了敛呼吸,装作不在意地问:“谁给你的糖?”


       卜凡和岳岳也像操心的老母亲般围过来,如临大敌道:“谁给的?”
       
        “我们组那个......蒋昊吧好像是叫,”灵超兴奋地翻翻,“都是我爱吃的!人可真好!”
       


          
         

        


        蒋昊今儿特别开心。


        他昨天本以为自己的组员是个穿金戴银的大汉,没想到见了面发现是个挺漂亮的男孩儿,摘下帽子有点不好意思地冲着他笑。


        那眼睛和猫似的,怪好看的。


        对陌生人也没什么防备,被人问了几句就什么都往外倒。
       
        于是蒋昊知道了灵超嗜糖如命,晕晕乎乎就拜托人买了一箱糖送上门了。


        然后美滋滋地看着他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可惜中午没约成饭,没事儿,下午要一起训练呢。


        出门前,蒋昊特意收拾了下自己。


        室友稀奇地瞅着他。


          
            



                 


        不过他没想到下午来的不只灵超一个人。


        眼前的男生身高接近一米九,肌肉线条流畅而富有张力,像猫一样懒洋洋地将灵超圈在怀里,眼神有些凌冽。


        这哪是猫,这分明是一匹豹。


        蒋昊不由感到一阵压力。


        可灵超没心没肺地傻笑:“这是我洋哥!可厉害了!他说想和你交朋友!”


        蒋昊面上不显,两人用力地握了下手。


        笑眯眯的。



                        
                                      

   
                         
                     
        那是他的小朋友。


        木子洋蹲在床边看着熟睡的灵超。
        
        没心没肺,傻里傻气,很乖也很倔。


        其实训练的时候很容易哭,但为了那幼稚的青春期面子死死地咬牙忍住,眼睛湿漉漉的还以为没人看出来。


        会为了单词焦头烂额,所有的智商好像都集中在了藏糖的方面上。


        总想着要快快长大,成为哥哥们的依靠,说要赚很多很多钱给阿姨,让公司可以买很多吹风机。


        丧的时候也很茫然,也会想家,他还小,不太清楚娱乐圈究竟是怎样的腥风血雨。


        他承诺给他买很多的糖,圈人在怀里看他毫无防备地蹭动。


        他弟弟,就应该被圈在一座小花园里无风无雨地长大,什么磨砺都不应该遭受。
       
     


        他也知道这漂亮的眼睛总会吸引其他人。


        他激发他原始又本能的黑火,却又不忍心烧灼这片幼嫩的绒毛。


        “可他还是我的。所有的天真、乖巧,甚至是脾气,都应该是我的。”


        木子洋有些不受控制地想。
       


                
        月光温柔地落在灵超干净的睡颜上,朦胧中竟有了些易碎的透明感。


        木子洋笑了笑,帮他弟弟掖了掖被子,懒洋洋地转身回了床。 


        一夜无梦。


                  
               
                


       
         第二天,刚起床的灵超迷迷瞪瞪地被他洋哥哄着戴上了一条choker。


         “乖,可酷了。”


         “别乱收别人给的东西,这样不好,知道吗?”


        弟弟最喜欢听别人夸他酷。


        于是兴高采烈地出发去了练习室。


        choker圈在他细长嫩白的脖颈上,把灵超衬得像足了一只戴着铃铛的奶猫。


      
           
                 
       “ 我木子洋一个人的猫。”
     
     
            
         

评论
热度 ( 178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