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熊孩子 5

会黏人,会撒娇,被凡哥宠上天,破坏他哥追女生的熊孩子磊磊长大了,分开了六年,终于要和他心心念念的凡哥再相聚了!紧张

Geeda:

        多年后。
        下课铃声响了,同学们纷纷离座,一个少年还是静静地伏在桌子前,奋笔疾书。
        “阿磊,走了,出去玩。”一个男生拍了拍那个少年。
        那个少年抬起头,梳着饺子头,扎了个小辫子,眉眼长得锋利而深邃,他正是吴磊。
        吴磊摇摇头,说:“就快要高考了,还玩?”
        “你在搞笑吗?还有118天才高考。”
        吴磊不看他们,说:“我离我的理想大学录取分差好多呢。”
        “我说也真是的,你那么较真干嘛,你这成绩普普通通的大学都抢着要,还这么苦恼。我们这种考不上大学的还没说话呢!”那男生笑他。
        “唉。”吴磊笑了,然后故意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那男生一听,一巴掌就落了下去,笑骂:“你骂谁小麻雀呢?!我告诉你,你有种放学别回宿舍,回了也给你赶出去。”
        然后就骂骂咧咧地走了。
        吴磊笑着看着他那浮夸的演技,又低下了头,继续学。他的理想大学,正是他千方百计打听到的吴亦凡考研进入的大学。
        高考的倒计时一天天后退,吴磊和那所大学的分差也越来越小,他以为自己绝对可以上那群大学了,心里开心极了。有时候,童年记忆里的人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因为他们在这个人的心里永远是最纯粹最真诚的。
        吴磊最终在期待和忐忑中坐进了高考的考场,试卷发下来的那一刻,他怀着复杂的心情浏览了一遍试卷,语文难度是很难一眼估测的,直到写的时候他才发现磕磕绊绊。浏览完数学试卷的那一刻,吴磊感受到了一股危机感......考的最顺利的就是英语,毕竟这是他的拿手强项。
       两天过完了,吴磊挺着一张扑克脸拿着笔和准考证就走出了考场,恍惚地连放在考场外的复习资料都没拿走。这次的高考很难,所有人都这样抱怨,他连抱怨都没有,静静地等着结果。
       在家里等结果的那几天是充满恐惧和期待的,他渴望奇迹出现,又自己在心里否决了奇迹的可能性。
       几周后,所有人回到学校,分发成绩单。当吴磊拿到自己成绩单的时候,他就放弃了考那个大学的心思,因为这个成绩,比起它这十年里任意一年的分数线都低了。他看着那张成绩单,心里平静极了。
      他带着志愿填报参考和各校历年的录取分数线以及和专业录取分数线,这两本大书,回家准备填报志愿的事。
      “磊磊,考得怎么样?”回到家妈妈问他。
      他摇摇头,说:“考不上了。”
      妈妈顿了一下,笑道:“别失望,努力过就够了,别太逼迫自己,存在即为合理。”
      他点点头,把成绩单和那两本书随手放在了展柜上,自己往沙发上一坐,不说话。
       妈妈看着他这么失落的样子,心里也不太舒服,也没有上来安慰儿子,因为这是他自己的努力成果,不管什么结果都要学会自己承受。
       妈妈来到阳台,拨通了一个电话。
       “磊磊高考成绩出来了,感觉他不太开心。填志愿的时候,我想请凡凡帮帮他,凡凡有空吗?”她打给了吴亦凡的妈妈。
       “好,那我叫他这几天回来。”吴亦凡妈妈爽快答应。
      妈妈来到了客厅,说:“磊磊,你这几天就别乱跑了,我跟你阿姨说了,叫你凡哥过来帮你填志愿。”
      吴磊一听这话,猛地抬起头,他的第一想法是拒绝,但是忍住了,紧紧抿着嘴看着妈妈。
      “你凡哥这几天应该会来。”妈妈说。
      吴磊笑了笑,点头,然后感到莫名有些紧张。
      他和吴亦凡已经好多年没有见面了,从那次分别,11岁那年是最后一次见他,现在他已经17岁。六年,会改变一个人很多,也会让一段感情冷却。
      吴磊的恐惧因为吴亦凡的即将到来而加深,他睡眠质量也下降了,经常七点醒一次,八点醒一次,隔几个钟必然醒一次。吃着饭,如果他妈妈手机响了,他必然会不由自主停下,然后盯着他妈妈的手机,侧耳倾听她接电话。
       他的反应在妈妈和爸爸的眼里就成了对填志愿的恐惧。
       “磊磊,爸爸下午带你出去玩玩吧?我们看你太紧张了。”爸爸在吃饭的时候说。
       “不了不了,我怕我出去之后凡哥来了。”
       “没事啊,凡凡肯定会等你回来的嘛。”妈妈没理解过来他话的意思。
      吴磊还是要摇头,说:“我在家等凡哥就行,没事。”
      其实他是害怕自己一出去就错过了吴亦凡。
      吃完饭后,他躺在自己床上,今天他觉得自己很奇怪,玩手机都有些心神不宁,睡觉更是十分钟就醒。他快被自己搞疯了。他不耐烦的来到客厅,打开了电视,打开了一档综艺节目,想让自己看进去,结果升级成了坐立不安。
       他拿过手机,查查物流,很好,已经在派送中了,心情勉强好了一些。吴磊又躺倒在了沙发上,双手放在自己头上,快抓狂了,他有种莫名的感觉,却又说不出来。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就是莫名其妙浮现出一个令人紧张的预感,然后心跳还会偶尔莫名加速或者漏一拍——如果你有过,那么你就可以理解吴磊现在的感觉了。
      他把这种感觉理解为太无聊了,所以他又去了冰箱旁边,拿了一个雪糕,像以前那样一边翻着电视节目一边吃雪糕,为了消磨时间,找点事干。然而这种这么休闲懒散的事,都能让他走神。
      好不容易干熬了半个小时,可算发现了综艺的笑点,看进去了。
      门铃响起了,他心里一颤,难道他来了?!吴磊连忙弹起来,对着镜面的电视墙收拾了一下自己外表,冲去开门。
       “你好,你的快递。”是快递小哥。
      吴磊心里当时那个失望啊!不过出于礼貌还是笑眯眯地签名取件。
      他拿着快递回到客厅,拆开,他买的发胶终于到了。
      这时,门铃又响了,他心里再次燃起了期待的火苗,慌忙把快递盒子塞进垃圾桶,把发胶整齐摆放到电视墙的收纳架上,然后去开门。
       “你好,我是隔壁的,你家有没有盐,借一点。”邻居阿姨手里拿着一个装盐的小收纳盒。
       “好,您稍等。”他去到厨房,找到盐,大方地给她倒了大半盒的盐。
       “好了好了,谢谢。”阿姨走了。
      他关上门,又回到了客厅,被打扰了两次,看电视的兴致又没了,就把电视关了。
      他就这么生无可恋地坐着。
      门铃又响了。
      他看向门的方向,一副扑克脸,又是借盐还是送快递呢?唉,可能是楼下的吧,也许我们家漏水到他家天花板了。
      他吊儿郎当地走去开门,防盗门一开,一脸漠然的抬起头,还搭上了他不耐烦时的惯用表情——挑眉。
      表情一秒就垮了,由于表情的起始是不耐烦的,所以没法扭成开心的样子,因为他此时太惊讶,以至于他的表情就像见了鬼一样。
       吴亦凡?!
       吴亦凡其实一眼就认出了吴磊,但是看到吴磊这个表情,就尴尬住了。
       这小孩到底是有多不欢迎我......
       “凡..凡哥,啊不,哥哥你来了。”吴磊口吃了。
       吴亦凡笑了笑,他路上想到吴磊以前的可爱样子,本来还想继续逗逗他的,结果对方这反应,他哪里还好意思逗。
       “磊磊是吧,长这么大了。”他说了一句客套话。
       吴磊只比吴亦凡矮几厘米,五官长得比较成熟,不显小,确实和吴亦凡那年在电影院想的一样,确实长成了一张帅哥脸。他又回头看看吴磊,对方一张扑克脸,甚至都没有看他,他讪讪地换了鞋就进去了。
       “你爸爸妈妈呢?”吴亦凡问吴磊。
       “睡午觉。”吴磊声音处于变声期的低沉,加上他不喜欢吴亦凡和他现在的这种说话语气,结果一张嘴声音听起来就像没好气一样。
       吴亦凡又一愣,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惹到了这个弟弟,怎么跟自己说话这么冲。
       “那个...现在填志愿吗?”吴亦凡总得找话题啊,不然更尴尬。
       “晚点吧。”我想你陪陪我,别填完就走。
       “好吧。”天被聊死了,吴亦凡只好自己坐着玩手机。
       发现吴亦凡盯着手机,吴磊终于敢抬头看他了,哥哥好帅,一眼就能让人心跳漏几拍,惊艳地让吴磊不敢看他。但是哥哥对自己好客套好生疏,表情也是那么淡漠,他想和他粘一粘都不太敢。
       吴磊也只好拿起了手机,心神不宁的感觉没了,但是依然看不下去。他的眼睛不断偷偷地往吴亦凡身上飘,又想方设法使之看起来很自然,生怕被吴亦凡发现。
       吴亦凡感觉到吴磊的脸总是转来转去,就看了过去,无意间对上了吴磊的目光,他发现吴磊的目光里带着探究和一种类似警惕的感觉。这眼神让他更发蒙,这孩子防贼一样的看着他干嘛。
       吴磊迅速收回目光,一脸正经地皱皱眉头,装作自己在很认真的看手机,并在为手机里的内容而发愁。
       然而在吴亦凡这个客观角度看来,这一系列动作等于——嫌弃加反感。
       吴亦凡第一次被人搞得这么没来由地委屈,他默默给朋友申凯文发了一条微信:“打个电话给我。”。
       申凯文不愧是一个手机长在手上的手机控,过了几秒就打了电话过来,电话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吴亦凡觉得这简直就是救世主的声音。
        “喂?凯文。”吴亦凡内心很激动,但让自己声音尽量平静。
        “你怎么了?”申凯文问,一边打游戏一边戴着耳机和他说话。
        “一言难尽啊。”他走去了阳台。
       吴磊放下手机,回头看着吴亦凡的背影,不悦地抿着嘴,由于他的上唇很薄,他的这一动作就像在嘟着嘴生气。谁这么扫兴,好不容易能和他独处,偏偏这时候打电话来!
       吴磊盯着吴亦凡的背影,还是和以前一样,高瘦而不弱,腿又长又直。还在接电话,接的这么开心。吴磊不爽地从手腕上顺下皮筋,给自己扎了个辫子,然后恨恨地玩手机,依然是一边玩一边偷瞄吴亦凡。
       “对啊,这年头小孩子不友好啊!”吴亦凡压低声音说,悄悄回头看看,又对上了吴磊的眼神,那恶狠狠的眼神,“我刚刚回个头,又看见他在瞪我……一长大就不可爱了!”
       申凯文在那头笑得肚子疼,天不怕地不怕的冰山男神吴亦凡今天这么困窘失态,还一肚子牢骚,居然是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孩子逼的。
       “哎呀,十六七岁正叛逆着呢,你理他干嘛。”申凯文说。
       “换你试试,哪天咱俩也这么尴尬坐着,我就这么时刻瞪着你,你受得了就怪。”吴亦凡想打人。
       “那我就爱莫能助了,人生苦短,总会过去的。”
       “能不能别曲解成语的意思,有没有读过书啊?”
       “不好意思,学历低。”
       吴亦凡无奈的捂住了脸。
       “行了,你也不能把人家孩子晾太久啊,差不多就行了,回去继续坐着吧。”
       “嗯...”吴亦凡不情不愿的挂了电话,又挪回了客厅。
       吴磊从他转过身起就一直盯着他,直到他在沙发上坐下。吴磊认真地盯着什么的时候,眼神是有些严肃的,这也有一部分归功于他的长相。
       吴亦凡发现吴磊绑起了头发以后,好看确实好看,但是整张脸的线条更锋利了,所以他选择不看吴磊一眼。他觉得这个下午注定是漫长的,他又看了看时间,才过了三十七分钟!
       这时,主人房传来了动静,有说话声了。
       门被打开了,吴磊妈妈的声音传来:“行啊,那就下午去吧,要带上磊磊吗?”
       “他不想出去就算了,办事情也不是玩,带上他他也无聊。”吴磊爸爸的声音传来。
       吴磊妈妈走了出来,看到了沙发上的两人,惊喜地说:“哎呀,凡凡来啦?老公,凡凡来了!”
       “阿姨好。”吴亦凡站了起来。
      “磊磊,怎么没给哥哥倒杯水啊?”桌上一杯水也没有。
      吴磊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去倒水。
      “你怎么不跟我们说啊,到了多久了?”
      “没多久。”
      “阿姨和叔叔今天下午要出去办点事,所以你和磊磊在家里待着啊,我们晚上回来。”吴磊妈妈拉着吴亦凡又坐了下来。
      吴亦凡长这么大,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不愿意离开大人:“这不好吧,你们不用顾虑我,我回去就可以了啊,明天再来就行了。”
      这时,吴磊刚好端着水过来,听到吴亦凡的拒绝,他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
      吴亦凡一抬头就看到了吴磊那张扑克脸,心里是一百个拒绝:虽然我也是面瘫,但是我是真的受不了和另一个面瘫待太久的!我还是更喜欢六年前的吴磊!
       “这怎么好呢,凡凡,你现在住在哪里啊?上海还是?”吴磊爸爸走过来问。
       “没有,就是住这边,硕士毕业就回来了。”
       “那还蛮好的。”
       “磊磊,你懒好几天了,等哥哥帮你把志愿弄好,你快点给我去道馆,教练都打两回电话给我了。”吴磊妈妈忽然看向吴磊说。
      “哦。”
      “道馆?”吴亦凡重复了一次。
      “他学跆拳道的,学好多年了,就是因为你当年说叫他练武功,然后一回来第二年就去学了跆拳道。”吴磊妈妈说。
      “一直学到现在?”五六年的道龄?
      “对啊。”吴磊妈妈还挺自豪的。
      “挺好挺好。”吴亦凡干笑着点点头,小磊磊,我该怕你呢还是怕你呢?被一个学武术的人看不爽是多惨的事啊!我还是和你保持安全距离比较好。
      “上次考试,我们看着他考的,小伙子打起来还是很厉害的。”爸爸补了一句,“不过他有一点特别好,就是从来不仗势欺人,从来不惹事,也没人惹他。”
      吴亦凡看了过来,吴磊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起来就是一脸这个年龄该有的少年样和孩子气,傻乎乎的,配上两颗兔牙,显得很明媚。
      吴亦凡看到他现在的兔牙比以前的自然了,以前兔牙比较大,特别明显,现在看起来过渡的很好,不突兀却也都看得出来是兔牙。
      “磊磊,你想跟我们出去还是和你凡哥在家待着?”吴磊妈妈问。
      “你们走吧,注意安全。”吴磊的回答特别直接。
      “小子,你就这么见不得我们待着了?”爸爸笑了,早知道这小子喜欢他凡哥,没想到这么喜欢。
     “没有,你们事比较重要。”
     “凡凡啊,磊磊可能会有点害羞,你主动点和他说说话就行了。”吴磊妈妈拉着吴亦凡说,“五六年了,他可想你了,老跟我们提你。”
      “是吗?”看不出来。
      “你们哥俩好好玩,填志愿的事不急,这么多年没见了好好玩玩,我们很快就回来。”说完,两人就收拾准备出门了。
      接着,大门一关,留下了这一对“久别重逢应该你侬我侬”的哥俩,大小吴对视了一眼,两方眼神都不太自然,接着他们默契地各自拿起了手机……
     


     


      
     


      
      
      
     

评论
热度 ( 52 )
  1. 晚睡强迫症2.0Geeda 转载了此文字
    会黏人,会撒娇,被凡哥宠上天,破坏他哥追女生的熊孩子磊磊长大了,分开了六年,终于要和他心心念念的凡哥...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