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昊磊】 YOUTH [001]

竹马什么的最有爱了

枕石:

*语死早 流水账


*幼驯染


*OOC


#请勿上升真人#


*食用OK??




GO↓


 






这天天刚蒙蒙亮,吴磊几乎是被架上车的。


 


这实在怨不得他,这才暑假第一天,刚考完试的学生哪个不是high到半夜都不肯睡,他只是把新出的刺客信条给通了,又摸了会儿炉石,睡觉的时候才三点,和他那群疯子哥们儿完全没法比。


可是那群哥们儿第二天又不用早起。


吴磊闭着眼睛刷牙洗脸,牙刷差点向着鼻孔就去了,好在有人掐着点儿敲他的门,砰砰声震耳欲聋,给了他短暂的清醒:“吴磊?吴小磊?三石!起床了没?”


其间还交错有断断续续的声音,是他的父母:“昊然你直接进门,他一睡没个时间。”“臭小子就知道熬夜,行程还不是他自己定的……”


吴磊如梦初醒,扭开房门,轻描淡写地招呼:“挺早啊。”


刘昊然也没跟他客气,直接走进屋,驾轻就熟地把他的被子整理好,枕头拍了拍放在上面,最后平整了床单,直接往上一坐,手腕搭在膝盖,仰头看他惺忪的表情:“行李收了吗?”


吴磊模糊地嗯了一声,吐出嘴里的牙膏沫,背过身去伸手洗脸。


“我还没换衣服呢,出去。”吴磊扯了毛巾擦脸,顺手搭在脖子上,走到床边,边说边将人往门外推。


“呜哇好凶,是谁说一辈子跟我好的,才几年就变卦,换个衣服有什……”刘昊然被“押解”着挪到门边,突然反手捉住少年的手腕,转过身定定的看着他。


吴磊哪里是认真推的,本来也迷迷糊糊的没使什么力气,显然没想到刘昊然来这手,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少年的眼睛透亮,尚沾着水汽,眨出细碎的星。


刘昊然却突然笑弯眼睛,虎牙冒出头来。他伸手在少年蓬乱的头发上一揉:“快点儿年轻人,出来吃饭。”


……


早饭吃得眼皮打架,按下不表。


 


吴三石的日记上会多出这么一行字:“今日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我和刘日天展开了奇妙的旅程。”这天正是暑假第一天,会早起也确实是未成年·准高考生·吴磊自己规划的行程,无非想趁高考的乌云压下来之前再好好玩一把,刘昊然呢,在大学待了一年,上一个暑假因为考驾照没能远游。两人一拍即合,吴磊高二下半学期开始前,他把他们的路线画得很长,从黄山开始,逆长江而上,直追到云南,却在划预算的时候迫于现实的压力不得不擦掉后面的线条,变成长三角接地气十日游。


车停在高铁站前。刘昊然背上双肩包,从后备箱提出两只箱子放在地上,绕了一圈打开吴磊身侧的车门,一边对吴爸爸点头示意:“麻烦吴叔叔送我们过来。”


“不用这么客气,这臭小子麻烦你了才对。吴磊,磨蹭什么呢,火车都要开走了。”


“……知道了。”吴磊在车上晃得只想睡,揉揉眼睛把耳机摘下来,又从包里翻出棒球帽扣在头上,这才慢悠悠地着陆,“就刘昊然是亲儿子,敢情我真是垃圾桶捡的。”


刘昊然只是笑,用吴磊的话来讲,傻乐呵。他回身抽出箱子的拉杆,递了一只到吴磊手上,跟吴爸爸道别。


“刘昊盐,这是你的箱子。”吴磊踢着步子,不情愿般地开口,“你就不能自己拿自己的吗?”


“行啊,成交,你的给你。”刘昊然十分好说话,把手上吴磊那只贴着各种花哨贴纸的箱子推过去,拉上自己的箱子准备进站。


“……”刚一拉动吴磊就后悔了,自己的箱子居然这么沉。他咬咬牙没说话。


“刘昊然。”


“……”


“刘昊盐。”


“……”


“刘日天。”


“……”


“咱们还是换回来吧?”


刘昊然挑起一边眉毛,夸张地眯起眼睛,唇线漂亮地翘起:“吴三石,这是你的箱子。你就不能自己拿自己的吗?”


除了一个白眼,吴磊找不到任何回应的话。


后来还是刘昊然,一边笑得灿烂,一边站定,从包里翻出两人的身份证检票进了站。他什么也没说,摇着头也拎了吴磊的箱子放在传送带上。高中生·井底之蛙·吴磊心里暗暗记他一笔:简直表脸。


 


买的座位很好,正挨着大窗子,刘昊然让吴磊坐在窗边。从窗口能看见低矮的民房,行道树飞快地跑向身后,糊成一道直线。日上三竿,火车穿过广阔的江面,波光粼粼,像撒了一大捧金箔,近乎刺眼。虽说爱打游戏,吴磊也算是个乖孩子,上学这么多年各种补习班压身他也没抱怨过,已经过惯了普陀、外滩一日游的日子。他出过最远的门是2008年到北京凑热闹看奥运会——居然也是跟刘昊然一家一起——那时候他还小得记不得事,印象里只有中国代表队出场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兴奋得直蹦哒。


他的意识里从没见过长江上的货轮、渔舟、排沙船,也没见过真正的长江大桥。他总以为书里写的长江水量大,就应如黄河般波涛汹涌,可分明眼前的水域宽敞而平静,似一条银亮的丝带横在桥下。


“怎么样三石,开眼界了吧?”刘昊然看着小孩儿趴在窗子上的身影,想起之前买好的零食,拆了一只脆脆鲨递给他。


“拜托,坐个高铁有什么开眼界的,磁悬浮上个世纪就有了。”吴磊头也没回地接过,咔嗤咬下一口,“况且我北京都飞过了好的伐。”


“是是是,小少爷您如果没有在飞机上吐就更完美了。”


吴磊的牙咬得咯吱响。


 


谁说他跟刘昊然关系好了?小时候仗着自己年长抢他地盘的事儿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他们两家是对门儿,又有差不多同龄的孩子,父母关系好的不得了。从小吴磊就凭借着自己湿润润的无辜的眼睛和圆而软的脸蛋儿,笑起来甜得像蜜糖,俘获了方圆几里阿姨姐姐的心,可是就偏偏是对门这个刘昊然和他命里犯冲,处处跟他作对。大两岁很了不起吗?又不是他自己愿意生得晚。


刘小混蛋品学兼优,相较之下,吴磊的成绩只能算中等偏上。


刘小混蛋是个小大人,懂事得一批。(装的!吴磊心里加一笔。)


刘小混蛋长着一对儿虎牙,学“虎头虎脑”的时候,他就是生动的注解。


……


那天放学后吴磊穿着洗得白到反光的校服,神气地带小弟巡视地盘,发现昨天插着小旗的地方现在成了别人的领地,何况后面还有小弟看着,他自然不能认怂,撸了袖子叉着腰就上了——“刘昊盐,这是我的地盘儿!”


如果那天没有突然下雨——上海总是这样——吴磊觉得他一定能把地盘夺回来,他就快打赢了呀。


最后两个小人儿被各自的家长拎回家,换下湿淋淋的、沾着泥点儿的校服,十分正式地顶着两个妈妈慈祥而和蔼(?)的笑容开了和解会。


吴磊很不情愿。他知道刘昊然一定也是。这个梁子结大发了。


 


“想什么呢小祖宗。”刘昊然见他机械地往嘴里填东西,夺过他手里将要拆封的薯片塞回包里,“吃多了上火。”他带着保温杯,出门前泡了茶带着,拧开盖儿递给吴磊,那人还在神游:“别是还要我喂你吧。”


最后刘昊然居然真的作为教科书里才存在的少年活到了现在,他装得不累吗?!从来不吃零食,会带茶而不是饮料,作息标准而规律,成绩漂亮得没眼看……好在嘴巴毒成了吴磊还能讽刺的把柄。说他成熟懂事的人是没被他diss过吗?


“我又没有要跟你抢,你要吃自己再拆一包啊。”吴磊十分不想喝茶,这是老年人才喝的东西!身未老心先老,真可悲。


“我不吃。”刘昊然直接把杯子塞到吴磊手里:“喝茶降火。”


吴磊真的不是很喜欢喝茶。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肌肉怎么会扯着嘴角往上跑了,他就是克制不住自己的笑意,捧着杯子小口啜饮。


说着吃了上火还是会给他买一兜儿零食带着,剥了包装塞到他手里、端茶递水。这种事也只有刘昊然做得出来了。



评论
热度 ( 41 )
  1. 晚睡强迫症2.0枕石 转载了此文字
    竹马什么的最有爱了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