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误会(上)

太甜了,宠溺攻什么的!刘昊然温柔的不像话!

水洛石初:

这是一个集网友见面,假扮男友等狗血梗为一体的paro文
年龄操作有
ooc都是我的



白衬衫,牛仔裤,打着一个笔记本,应该就是他了!
吴磊在巡视了一圈约好的咖啡店后,径直地走到了这个男人面前,“你好,请问……”
对方听到他的搭话,缓缓地抬起了头,脸上露出了一个有点疑惑的表情。
吴磊仔细打量了对方一下,这一打量不要紧,吴磊之前在心中给对方安上的猥琐男标签摇摇欲坠,这颜值不科学啊!视觉冲击直接导致他接下来的话打了个结巴,“你是小留…….留吗?”不会认错人了吧?吴磊想着这本来来势汹汹的一句话,到了句尾,变得颇没有底气。
然而,这些疑虑在看到对方犹豫着点了点头后就烟消云散了。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五月。”
言罢,对方从惊讶缓缓变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什么嘛,长得倒挺好看的,谁知道是个斯文败类呀!


事情是这样的。
吴磊有个亲姐姐,叫吴月。姐弟感情一向不错。
作为一个普通大学生,和很多男生一样,吴磊的爱好就是打游戏。好巧不巧,那次姐姐看他打网游打的有趣,也想试试。于是吴磊就很热情的手把手的教姐姐游戏入门,还把自己有一定基础的小号给了姐姐。本来嘛,由于等级和技术的区别,他教会姐姐后也并没有很多和姐姐一块玩的机会,却没想到在线时间有些超标的姐姐其实是在游戏里找了个情缘!姐姐的号叫五月,情缘叫长留,两个人小月月小留留的叫的那叫一个肉麻,吴磊偶然发现了这个事实后就怒了,哪个混蛋居然敢把我姐姐!?他毫不犹豫的改了密码,火速试探起了对方,结果对方也是不经试,一下子就提出了邀请,约他去B市见面。哼,一看就是没安好心!于是,为了治一治这个敢对姐姐打主意的猥琐男,吴磊毅然踏上了来B市的高铁。

“怎么不说话?”吴磊等了半天,对面既没有神情激愤的骂他人妖,也没有忍无可忍摔门而去,就只是保持着有些惊讶的表情直直地盯着他看。怎么回事?难道是反射弧太慢还在接受情缘变性了这个事实?
“额……你好,我是刘昊然。你,是……五月,May?”吴磊看着刘昊然脸上挤出了一个有点尴尬的微笑,差点没笑出声来。看来果然是惊吓太大,给吓傻了还说起了英语哈哈哈哈。
“是啊,怎么了吗?”吴磊理所当然般的瞪着刘昊然。
“没,没什么。就,你来的挺早啊?”
“哈哈,我来的明明很准时~其实,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是个男的?”吴磊忍不住直奔了主题。
对方像是没学到他这么直球,愣了愣,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有问过我的性别吗?”
“……没有。”
“这不就结了,是你自己没有了解清楚情况,可不是我骗你哦。”吴磊得意地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变化,期待着他的变脸。然而,刘昊然让他失望了。
仿佛终于理清了状况的刘昊然笑得一脸灿烂,“没有关系,男的更好。”
。。。。。。。。
卧槽,这位大哥还是个双???吴磊下意识的双手抱胸,以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刘昊然,并后撤到了椅背。“你有病吧?”吴磊注意到刘昊然的表情好像有点受伤。冷静冷静,不能被敌人的外表蒙蔽了。
“你不喜欢我。”吴磊怔怔的听着刘昊然特别冷静的低声说出了一个肯定句,突然有点不忍心,算了吧,收手吧,毕竟也还没有给姐姐带来实质性的伤害嘛。
吴磊起身想走,却被刘昊然拉住了胳膊。
吴磊挑了挑眉毛,刘昊然识相的放开了手,却还是很执着的看着他,有些犹豫得问,“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个忙?”
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要我帮你的忙?你当小爷我很闲啊?……也许是刘昊然的声音太过好听,也许是刘昊然的上目线让吴磊想到了某种小动物,反正最后,吴磊那一百个拒绝的话愣是没有说出口。
“先说好,我就姑且先听听帮忙的内容,可不一定答应你啊。” 吴磊磨磨蹭蹭的坐了回来,在看到刘昊然瞬间变亮的眼睛后,又别扭的补充道,“游戏是游戏,现实是现实,虽、虽然游戏里我们是那种关系,但现实里我们还是陌生人好吧。”这段话却仿佛把刘昊然说傻了,吴磊等了一会,对面的刘昊然却迟迟不开腔,于是吴磊敲了敲桌子,“喂,你到底说不说啊,不说我走了啊!”
“啊,别……我整理下思路,”吴磊纳闷的看着刘昊然一下子仿佛回魂了似的眼神,在心里默默吐槽,你刚才明明是走神了好吧。

刘昊然,24岁,男,性向男,自高中后全家移民英国,目前由于工作原因回到B市。有腐国之称的英国对同性恋的接受度极高,这本来是件好事,然而刘家是个传统的中国家庭,一听说他要回国工作,便光速为其终身大事展开了行动。导致蒙在鼓里的刘昊然才踏上祖国的怀抱,还没来得及感受祖国的温暖,便听说有一个空降的未婚妻已经在B市等着他了。刘昊然作为一个孝顺且绅士的男孩子,不好让未婚妻和家长太难看,于是便想演一出真爱已觅,难得有情人的戏码给他们看,好让他们知难而退,把B市的路障扫清。

“……你真是不是狗血小说看多了?”吴磊听着刘昊然磕磕碰碰的讲述的故事,十分想翻白眼,“好歹你在B市生活了十几年,别告诉我你真想找个人陪你演戏还能找不到?居然无聊到打起了网友的主意,也太不靠谱了吧!”
大概刘昊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脑洞有点大,急匆匆解释了起来,“那个,我关系好的单身朋友们,在B市的长辈基本都混了个脸熟,怕以后对他们个人生活影响不太好……现找个不熟的人又容易穿帮,这才想到在网上….额,和我,关系比较深入的你……”
“唔,看你刚刚的反应,本来想找个妹子?”
“恩,本来我想着同是女性,对方应该会更好接受一点……不过刚刚发现你是男的以后,我想了想,觉得可能直接带着你向对方出柜的效果会更好。所以…..你能帮帮我吗?”
吴磊顶着刘昊然的狗狗眼攻势,想了想觉得对方的叙述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但不知为什么就是觉得有点不对?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帮你?好好的暑假我是有多闲…..”
“我可以付你工资!你,就当,打了个暑期工?包吃包住,工资日结?就一周!”
“……好吧,不过我随时可能会退出哦。”吴磊鬼使神差般的答应了。
午后的阳光透过咖啡厅的落地窗落在刘昊然的身上,在听到他的回答后,他缓缓绽放了一个比夏日阳光还明媚的笑容,让吴磊仅存的一点犹豫和后悔也融化在了他的笑容里。这样笑着的刘昊然,大概没有人忍心拒绝吧,吴磊自我安慰着。

在领会到包吃包住就是同吃同住的时候,吴磊正站在刘昊然家的卧室,看着一居室里唯一的一张双人床头疼。所以,当时怎么就答应他了呢?
刘昊然仿佛察觉到了吴磊的心思,很快的表明了态度,“你要是介意的话我可以打地铺。”吴磊还没来得及回应,又听刘昊然问道,“我看你就背了个双肩包,洗漱的东西和换洗的衣服有吗?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穿我的,或者我们等会去超市买,正好顺路吃饭。”
吴磊本来是没有在B市常驻的打算,东西带的的确有些不够,不过,“额,那我能不能预支工资?”
“当然可以。我付,到时候算在你工资里!”
“那要不我们出发?”
“好。”

“你饿吗?”
“好像有点?”
“那我们先吃饭吧,你想吃什么?”
“额,你的地盘,你带路吧。”
“也没有忌口?”
“….不吃辣算吗”
…………….
于是,刘昊然带着吴磊去了一家自助烤肉店。烤肉这个东西,大概没有什么年轻人会拒绝吧?
事实证明,刘昊然的猜测是正确的。吴磊看着挺瘦,其实食量着实不小。在看他的食量,也能得出他很喜欢吃肉这个结论。
烤肉烤肉,自然离不开烤字。在这方面,刘昊然的表现堪称完美。烤肉火候的掌握,酱料的调配,烤肉品种的搭配面面俱到。甚至,连饮料续杯的时机都把握的刚刚好。吴磊喝了一口刚刚被倒满的饮料,看着勤劳专注的刘昊然,有点出神。
刘昊然细致体贴,一直先把烤好的东西先夹到吴磊的盘子里再吃余下的,他甚至能注意到吴磊更喜欢牛舌而不是牛排,不动声色的把一大半五花肉都夹到了吴磊的盘子里。
温柔体贴,观察细致,又不让人觉得过于殷勤,度把握的刚刚好。刘昊然甚至在注意到吴磊的视线后,还给他了一个见牙不见眼的笑容。啧,怎么傻乎乎的。吴磊吐槽着,却不知道此时自己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同等傻度的微笑。

吃完饭,两人逛起了超市。
吴磊想起了自己打工仔的身份,主动推着推车跟在刘昊然身后。
刘昊然似乎性质很好的在货架中挑挑拣拣。吴磊突然想起一篇研究,说饭后逛超市,由于满腹感,人的购物欲望会急剧衰退,特别针对食物类商品。吴磊自己一直是赞成这个观点的,但是看着眼前不停往推车里放零食的刘昊然,他有些不确定了。“你刚刚没有吃饱吗?”这话说出来之后吴磊突然有点心虚。毕竟刘昊然负担起了烤肉的责任,成品却大半进了吴磊的肚子里。
“啊?你想多了,我只是好久没回国,特别想重温一下祖国的美味零食。”
“借口……吃货!”
两人逛完零食区又买了些日用品。
最后林林总总买了一大塑料袋的战利品。
走出超市,看着刘昊然自然地提着袋子的吴磊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还是我来拿吧。”
“没事儿,大多数都是零食,看着大其实不重的。”刘昊然不在意的说。
“可是……”
“你要是介意自己空着手的话…..”刘昊然突然用空着的那只手,握住了吴磊的手。
“你你你干什么!”吴磊炸毛,口不择言,“这人来人往的影响多不好!”话刚说出口,吴磊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这是什么重点!?就是没有人影响也不好啊!呸,这关影响什么事!
“谢谢。”这声谢谢很轻,但吴磊还是听到了。他仿佛瞬间就被安抚到了。
刘昊然的掌心很热,但是没有汗,让人感觉很温暖很安心。好吧,就当提前培养感情了。
太阳明明早就已经下山了,吴磊却觉得脸上有点热气上涌。
哼,B市这什么破天气!

吴磊闭着眼睛任淋浴头的水从上倾斜而来。脑海里不禁回放起了今天的种种。
刚才吴磊不是没有试图挣开过刘昊然的手,但被刘昊然以假扮男友也需要培养感情而理所当然的驳回了。
但是,还是太奇怪了。
无论是过于坚定的刘昊然,还是有些反常的自己。
不,吴磊你醒醒!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介意的!
但,刘昊然是弯的啊!
不不不,管他弯不弯,你是笔直的啊!
砰砰砰,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你洗好了吗?”他好像,洗的是有点久。
“啊,马上,马上就好了。”吴磊关上淋浴,摸了把脸。
“衣服拿了吗?”
啊,刚刚好像忘了,吴磊一瞬间有些窘迫,“额,忘了。”
“噗,我就看你好像没拿。衣服我给你放门口了啊。”
“嗯好,谢谢。”
等吴磊磨磨蹭蹭的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只穿了一个大裤衩的刘昊然裸着上身在客厅整东西。
“……你怎么没穿衣服!”
“啊,你洗好了啊。”刘昊然不在意的笑了一下,“整了会东西热的,反正你马上洗好澡了,我就先脱了。”
…….可能是刚洗好澡,吴磊突然觉得脸有点热。
当刘昊然朝他走来,然后擦过他走进了浴室的时候,吴磊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吴磊猛的甩甩头:吴磊同学,你想什么呢!他只是,也要去洗澡而已!

刘昊然洗完澡的时候,看到就是躺沙发上看电视的吴磊,把自己给看睡着了的画面。
吴磊很白,皮肤也很好,睫毛又长又浓密,闭着眼睛的时候仿佛还有阴影。让刘昊然想到了经常在英国喷水池边看到的小天使。
“吴磊,醒醒。你还没吹头呢,这样睡着要感冒的。”回应刘昊然的是哼哼唧唧眯着眼睛就是不睁开的吴磊。
刘昊然叹了口气,起身拿来了吹风机,轻轻的坐在沙发边上给吴磊吹起了头发。
吴磊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的爱犬三郎又扑在了他身上蹭来蹭去,柔顺的长毛不停蹭着他的脸。吴磊下意识的举手挥了一下胳膊,却撞在了一个又热又硬的东西上。他猛地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刘昊然专注的一只手举着吹风机,一只手在他的脑袋上反复拨弄的情景。原来是吹风机吗?
“被我弄醒了?今天累了吧?别急,马上就吹好了。等吹好了你上床上睡觉去。”刘昊然温柔的注视着吴磊的头发说道。
喂,跟人说话看着对方的眼睛才是礼貌好么!
…….吴磊觉得一定是刚刚睡糊涂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嘛!
啪,吴磊听到吹风机关机的声音,“谢谢……”
“没事儿,”刘昊然笑着又摸了摸他的头,“早点睡,我明天陪你逛逛B市。”
“……嗯。”
一定是太困了,吴磊想着,难得安静的接受了刘昊然的安排。
一宿无话。

刘昊然想着有车出行方便就向朋友借了辆车,所以第二天一早,他出门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吴磊先去取车。
"刘昊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太不够意思了都不告诉兄弟一声,要借车了车想起我了吧?"
一见面,刘昊然就被发小埋怨道。
"没有没有,我前天才回来,本来想着等安顿下来就去找你们的。"
"所以今天是有什么情况?"对方似乎注意到了一旁的吴磊,聚精会神的打量了起来,直白的眼光看得吴磊有些尴尬。
刘昊然微微上前一步,用身子遮住了吴磊。这下对方更来劲了,"哟,你这是有情况呀!说什么安顿下来都是借口吧,瞧这热乎劲儿,还不让我仔细看看你的小男朋友!我又不会抢你的哈哈哈。"
刘昊然一时有些犹豫,想到自己和吴磊微妙的关系,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这时,吴磊拍了拍刘昊然的肩,坦然地上前站到了刘昊然的身边,大方的笑着朝对方伸出手,"初次见面,我是吴磊,是刘昊然的男朋友。"
吴磊马上感觉到,他的话让三人之间的空气凝固了一下,特别是刘昊然。吴磊的余光能感受到刘昊然正直直地盯着他。这让吴磊有些小得意,终于自己拿到了一起主动权,而不是被刘昊然牵着鼻子走了!
"你好,我叫王斌,刘昊然的发小。"率先反应过来的王斌伸出手和吴磊握了握。
然后转身鬼鬼祟祟地用胳膊捅了捅刘昊然,"小男朋友挺帅!昊然你深藏不露啊,怎么追……?"
"咳咳……"刘昊然偷瞄了眼吴磊,打断了王斌,"斌子啊,这些事回头和你说。我先陪磊磊玩几天,完事就去找你们,到时候兄弟们好好聚一聚。"就你说话这音量,简直欲盖弥彰。刘昊然看到吴磊有点憋笑的脸,默默在心底吐槽。
王斌听了倒也没有再调侃他们,如果无视他朝刘昊然发送挤眉弄眼的表情包的话。

告别了王斌,两人上了车。
一关上门,吴磊就忍不住大笑起来。
"刘昊然你朋友太有意思了!哈哈哈"
刘昊然有些摸不准吴磊的意思,他选择了闭嘴认嘲。
"我刚刚演的像不像?"吴磊好像颇有兴致,回忆起了自己的演技。
“特别厉害!”
看着吴磊没心没肺的笑容,刘昊然突然有点心塞。这小鬼好像完全没开窍啊!仿佛只把B市之行当做了一次探险……
不,不能急。
可是时间也并不是很多了。
哎呀,我当初为什么不干脆把期限说长一点呢。刘昊然有些烦闷地抓了抓头发。
“吴磊啊,我知道这话由我说很奇怪,但是,你,你以后最好,还是不要那么轻易相信陌生人。”
是不是当初随便什么人对你编个故事,让你假装他的男朋友,你都会答应?刘昊然说着觉得胸口有些莫名发闷。
你太过耀眼,仿佛初升的太阳,不知这个社会,人心险恶。
空气安静了半晌。
“听到没有?”刘昊然瞪眼。
吴磊怔怔地注视着他认真的表情,然后慢慢地,缓缓地笑了起来。
如旭日东升,冰雪消融。
“嗯。好。”不会的,并不是随便什么人我都会答应的。
而且,随便捡了一个陌生人回家的你才是心大吧。
吴磊转头看着窗外飞驰而过风景,悄悄扬起了嘴角。

B市的夏天很热,在征询了吴磊不想去人挤人的大热景点凑热闹后,两人便开始在老城区历史悠久的巷子里瞎溜达。
现在的老城区,很多住户都在自家门前搭起了铺子,卖起了各式小吃特产,变得颇有点商店街的味道。
两人起了兴致,一路逛下来,四只手上拿满了各种吃的,手指上还挂得满满当当的土特产。
“怎么样,累不累?”
“不累,不过东西好像有些多?要不我们坐一下消灭些吃的,释放一下双手吧?”
“行。”两人找了处背阴的地方坐了下来。
“啊,你想不想吃那个豆汁?”刚坐下,吴磊就不知怎的瞄到了斜对面的豆汁铺子。
“嗯,冰冰的,好像很好吃。”
“那你坐一下,我去买。”吴磊小跳步着去了豆汁铺。
啊,年轻真好。想着刘昊然不由笑出了声。明明吴磊也没有小他几岁,他却经常从吴磊身上生出这样的感慨。
大约是他太生动了吧。刘昊然想着吞了一口驴打滚,舒服地眯起眼睛看起了天空。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放学就是不想回家,蹲在巷尾吃着炒年糕四十五度仰望天空装逼的青葱岁月。
刘昊然想得出神,都没有发现买豆汁归来的吴磊已经坐回了他的身边,自然也没有看见吴磊蹑手蹑脚伸出的爪子。
“嘶!”吴磊刚刚拿过豆汁,还带着冰凉水珠的手,伸进了刘昊然的T恤下摆,直击了毫无防备的刘昊然的后腰。
“哈哈,凉快吗?!”吴磊一副恶作剧得逞的样子,笑得灿烂。
“……吴小磊,这种把戏,我毕业后就没玩过了好吗!”刘昊然努力控制嘴角,做出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说教着。
“切~摆什么社会人的架子,我还有两年也毕业了好吗!”最讨厌被当做小孩子了。
看到一下被戳到死穴的吴磊,刘昊然笑着拿起豆汁,贴在吴磊的额头。“趁着还冰,快喝吧!”
吴磊鼓着腮帮子,一把抓过豆汁,恶狠狠地咬住了吸管。
少年的皮肤,白皙细腻,在烈日下透着自然的粉红色,刘昊然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吴磊的脸颊,“你现在好像一只河豚!”
刚刚是谁说他幼稚的?吴磊翻了个白眼,侧头避了避他的手指,刘昊然却不放过他,几个回合之后,吴磊愤怒地,咬住了刘昊然的手指。
“啪!”刘昊然手里的豆汁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震醒了石化的吴磊,回过神的吴磊立刻松开了嘴。他甚至没有勇气看刘昊然的表情,满面通红的低头去捡地上的豆汁残骸,扔下一句“我….我去扔一下”就一溜烟儿跑远了。
刘昊然低着头,看着刚刚脱离“虎口”的手指,苦笑起来。
有点不妙啊,刘昊然的手指上还残留着少年口腔里热得仿佛能将他融化的温度,这给了刘昊然一种中暑的错觉。
他有反应了。
刘昊然偷偷地看了看四周,看上去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但他还是心虚的换了个坐姿,让两腿间的小帐篷不那么显眼。

两人间的尴尬延续到了晚饭。
席间只能听见吃饭的声音,就好像嘴本就只有一个吃饭的功能。
回到家,刘昊然看着火速洗完澡就倒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个花卷,并把头埋在枕头里的吴磊,觉得不能这么下去。
“先别睡。”刘昊然把吴磊挖了出来。
“唉,干嘛干嘛?我想睡觉啦好吗。”吴磊像条毛毛虫似的蠕动着试图躲开刘昊然的挖掘,却被刘昊然抓到脑袋,蹂躏了起来。
“你又不吹头!会感冒的。”刘昊然拿起吹风机,对着吴磊不听话的脑袋一阵猛吹。
“喂!!!你好烦啊……嘶!太烫了你拿远点。”
也许是刘昊然深得tony老师真传,一手吹发技术如春风拂过大地,很快吴磊舒服地放弃了抵抗。
两个人间只隔了一层薄薄的被子,就好像吴磊倚在刘昊然的怀里似的。
注意到这点后,吴磊有些别扭。
实在是,太热了。
说不清是吹风机的暖风风力过大,还是被子包裹得太紧,抑或是……
还好这种磨人的感觉很快就结束了,男孩子的短发用大裆的暖风吹,根本用不了多久。
而吴磊,其实是有吹头发的习惯的。
上次还好说是睡着忘了,那这次呢,究竟有几分刻意,吴磊一时也理不清了。
刘昊然也去洗澡了,房间的空气静了下来。
反正也没几天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刘昊然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吴磊四肢蹬出被子,呈大字型豪迈地躺在床上的样子。
刘昊然笑着摇摇头,轻手轻脚地替他掖好了被角,起身却看见去洗澡前空荡荡的地板上,已经打好了地铺。
刘昊然无法抑制也不想抑制地笑了起来,他突然觉得自己心脏有点不太好。少年总是有出乎他意料的行动,却每每给他以惊喜。

TBC

……………………………………

作为一个拖延症晚期,本想一发完结的生贺没有写完很绝望
本来昨天想晚上多写点一起发,结果U盘却没有带回家
被自己蠢cry了QAQ

评论
热度 ( 82 )
  1. 晚睡强迫症2.0水洛石初 转载了此文字
    太甜了,宠溺攻什么的!刘昊然温柔的不像话!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