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小狼犬-9(双关,年下,关宏宇/关宏峰)

卧槽,哥哥要躲起来偷偷爆炸,弟弟察觉后彻底疯了!!!

椛飞:

##家里出了些事所以下一更没那么快写了


祝大家圣诞快乐




前八话走:12345678




"累死我了。"回到和光小区的家里,关宏宇把他哥放到沙发上,就蹦蹦跳跳地去拿他们的睡衣和浴巾,"总算回到家了,哥。咱俩洗个澡,一觉睡到自然醒,明天,不,今儿就翘他一天班。"


“你先去洗吧。"关宏峰的语调出奇的温柔,"我想吃点东西。”


“谁让你在车上不吃点。"关宏宇抱怨,"那我先给你泡泡面?”


“好。”


关宏宇走到厨房,从橱柜里拿出一盒红烧牛肉味的泡面,烧了水给关宏峰泡上。


“哥,要不你去床上睡一会儿吧。”他端着泡面,又走到沙发边上,看见关宏峰靠着沙发椅背,目光呆滞,脸色疲惫。


“吃完就睡。”他偏了偏头,闭上了眼睛。


“那吃了就先睡吧啊。我先去洗澡,免得你又嫌我臭。”他把泡面往茶几上一放,走进卫生间。


关宏宇先放了一泡水,冲了马桶,然后脱了两件衣服,才想起来腿上受了伤得拿保鲜膜塑料袋什么的缠几圈。于是他叹了口气,打开卫生间的门又走了出来。


或许是与生俱来,又或许是在野地里进行过作战训练,关宏宇具备一种动物一般的本能,就是能凭空觉察出一些不对劲的事情正在发生。比如此刻,就在他从厨房拿了一卷保鲜膜,正准备回卫生间的时候,他突然就起了个别的念头,转到了沙发的那一边,想看一眼关宏峰。


关宏峰果然不在沙发上坐着了。


他看见他从书桌后面歪歪斜斜地站起来,从那边橱柜里拖出来一个旅行袋。他认得那个旅行袋,那是应急避险用的,里面装着一些基本的生活物资。


他好奇了,好奇心和一种没来由的不祥预感交织在一起,驱使着他悄悄靠近关宏峰的身后。


"你在干什么?"他问。


关宏峰被他吓了一跳,却没有显露出来,只是身体轻轻颤了一下。听到关宏宇的问话,他一声不吭,只顾着埋头收拾东西。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关宏峰依然没理他。


他一眼又瞥见关宏峰忙碌的手上,那个巨大的机械表一样的东西,这回他都能听得见他心中的疑惑在尖声惊叫,那声音震耳欲聋。


他拖了两下步子走过去,去到关宏峰的面前。


“想要控制住你,不给你光就做得到。更何况就你那种身手,别说扛AK的了,赤手空拳的你都打不过。你手上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


关宏峰弯着腰,低着头,还是不说话。打火机,手电,电池,衣服…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他拉上了旅行袋的拉链。


"你说话呀!"关宏宇火了,伸手去抢他的旅行袋。


关宏峰用身体挡了一下,关宏宇第一次没捞着。第二次,他抓住了关宏峰的手腕,使了点劲。


关宏峰被迫松了手,他的脸色糟透了,额头上又冒出了细细的汗珠,身体虚弱得就像随时会倒下去。关宏宇一把抢过旅行袋,往身后一藏,逼着他哥哥面对自己。


"还给我。"


"那你解释清楚,你手上戴的那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的?!"关宏宇的脸狰狞了起来,他非常清楚他哥哥一旦是这种态度,那他猜测的东西就他妈的都对。


关宏峰收回想要夺包的手,看了一眼关宏宇的脸,抿着嘴,又把视线撇开了。


"说话!…说话呀!"


"这是个,炸弹。"眼见摆脱不了关宏宇,他只能说了,"听施广陵说,这个炸弹一拆就会爆,就算不去动,等他到了美国,也会引爆。


那时候他们以为我还昏迷着,所以应该说的是真话。一旦炸起来,这层楼就都没了。"


关宏宇呆住了,这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他哥在打算什么。那叫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所以…所以你想干什么?你想一个人跑到没有人的地方等死吗?"


"排爆队…他们根本没见过这东西。而且没有图纸,就算拆了不会炸,光是拆个外壳就不知道要多久。从现在开始算,撑死六小时,施广陵就到美国了。他会先落地,那头会有人接他。这东西随时会爆炸。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我一个人。"


"不是,哥…"关宏宇全身发僵,脊背发凉,连说出的话都抖得像颤音。


那些担心,焦急,慌乱,恐惧。


那整整一宿的痛。


像毒蛇一样缠绕在心脏上。


啃噬。


他以为一切都过去了,他以为噩梦已经到头了,他以为他这生死一线惊心动魄的一夜已经换回了他哥哥的平安。


然而。并没有。


身上流着血的伤在痛。


心更痛。


"把包给我。"关宏峰解释完了,注意力就回到了正事上。


"我不准你走。"关宏宇拽着包带,拉远了旅行袋和关宏峰的距离。


关宏峰伸手去够,一把抓住了其中一根带子。


"你放手!"他冲关宏宇吼道。


"我求你了,哥…我求你了…"关宏宇盯着他,哀求着,他害怕,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


"放手。"关宏峰又重复了一遍,声音很轻,但关宏宇听的出来,他哥哥就要失去和他纠缠的耐性了。


"如果你坚持要走,带上我一起。"他大喘了一口,把旅行袋用力一扯,关宏峰就脱了手,"带上我一起,我们一起走…"


"带上你一起?你想干什么?"关宏峰挑了挑眉,用关宏宇最讨厌的那种眼神看着他,"你能干什么?"


"我要…跟着你…"


"关宏宇你什么毛病?"眼见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关宏峰彻底失去了耐性,他一把扯起关宏宇的背心带子,横眉立目,"我没告诉你这是什么?!炸起来你是要我们一起死吗?快把包还给我。"


他瞪着他,咬牙切齿,脸上的皮肤都在抽搐。


关宏宇却比他更愤怒。关宏峰那绝情的坚持终于把他生生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他手握成拳,攥出白印,微微颤抖。他想要克制自己,他知道他应当克制自己,但他发现他该死的做不到。


"我什么毛病?你知道这十个小时我怎么过的吗?你知道我在视频里看到你那副样子我身子都凉了半截吗?!好不容易你救回来了,你却因为这个狗屁炸弹要一个人躲起来死?"


"你没听懂吗?这个炸起来,不光你我,整层楼都得完!我再说一遍,别跟着我!"


"你不让我跟着是吗?你不让我跟着你今天也别想出去!等施广陵落了地,整栋楼一起炸了,我们就跟这个家一起死!"


"要死你死在这。不还是吧…我不要了…"


他不肯松手,关宏峰也不要那个旅行袋了。他松开关宏宇,扭头向外走去。


关宏宇摔开旅行袋,拖着伤腿飞快地趔趄两步,堵住了他。


他看着关宏峰,胸口剧烈起伏着,眼睛里满满装着不甘和盛怒。


"我不会让你走的,就算我废掉一条腿,你也别想出这个门…这大半年…你陷害我到全国通缉,像老鼠一样过日子,我都可以替你去死,为你顶罪。我心里,在我心里,清白,性命,比起你,都他妈的不重要,你凭什么认为我不能陪你去死啊?!"


他一把抓住关宏峰的衣领,把他狠狠地摁在墙上。


"你疯了。"关宏峰瞪着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你要一起死,非要一起死?你是想关家绝后吗?!"


"绝后?呵…"


关宏宇听到这词,冷笑一声,一字一句地回他:


“我还就是这么打算的!”


他的手抓住关宏峰的头发,脸稍稍一侧,狠狠地贴了上去。


柔软,坚硬,血腥味。


牙齿撞在牙齿上,痛得揪心,关宏宇的舌头趁虚而入,在他哥哥的口腔里舔吻。


关宏峰咬破了他的舌头,拼命地挣扎,想把他推开。


推不开了。


关宏宇压得更紧,膝盖蛮横地挤进了关宏峰的两腿之间。


他掐着他的下巴,吻得更加深入。


侵犯得更加深入。


疯了。他疯了。


 



评论
热度 ( 241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