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潜规则

(๑´⍢`๑),,,

001:

杀青宴按照导演的喜好设在了市内有名的高端酒吧。


少了些客套的寒暄,金碧辉煌的正经装饰,多了的是休闲随性,和灯红酒绿下那些心照不宣的暧昧心思。


在变换颜色的闪光灯下,所有见不得人的想法,都变得光明正大且无所顾忌了似的,好看的明星和参与制作的各方人物,在安全私密的空间里或无意或有心的与周边人交换着肢体触碰。


导演吴亦凡,是出了名的鬼才,有着艺术家多少带点的阴晴不定和任性洒脱,平日里待人接物甚是温和体贴,但突如其来的暴躁和尖锐也是不少见的。他的身边人不多,个顶个的漂亮,偏又每个都不长久,凭空给了人遐思和妄想的空间,所谓狂蜂浪蝶,也就是如此。


此次聚会订在这里,除了不耐烦多余的礼节,还有就是空窗太久,多少有点需求,什么样的场合做什么样的事。吴亦凡斜靠在紫色长条沙发的一角上,挺骚包的颜色,却意外的搭衬。


他手里夹着一根烟,也不抽,黑暗里闪烁着微弱的火光,偶尔被灯光扫过,也只能清晰的看到半支烟,修长的指尖,和烟雾缭绕下半张脸的轮廓。他就这样漫不经心的看着舞池里的妖魔鬼怪,试图从中物色一个合心意的人选。


和他关系尚可的林家小公子端着酒杯走到面前,俯身看他:“吴导,怎么一个人那么清闲?”


是投资者之一。吴亦凡带点笑,语气调侃:“林少不也是。”


林瑞目光贪恋的看着黑暗里他隐约的容色,转瞬收回视线不敢再看,总归是碰不得的人:“唔。”他抬起下巴往吧台那点了点,“所以打算找个能让我不那么清闲的人。”


“一样。”吴亦凡叹了口气,“只是美人难寻。”


“怕是吴导看惯了镜子,所以眼界高。”本身就是美人了,何须再寻?林瑞动作自然的将他松松夹着的烟捻来放入自己口中,吐气,“一起?”


毫无防备的被劫了烟,吴亦凡有点不悦,却也不至于发火,总归自己一口没动这支烟。他看看吧台那边的,似乎是比舞池里的要好些,便撑着扶手起来,跟林瑞向另一边走过去。


靠近时正好看见张晨逗着旁边一个小男生玩,黑色的吊带裙配合这浓艳的妆容,偏生长的也不好看,颇有点喜剧效果。业内的名人多少有交际,张晨是个编剧,吴亦凡和她关系不错,随意道:“下次能找你当女主。”


“什么?”张晨转头看他,似乎惊异于他难得的夸奖。


吴亦凡也没什么笑的模样,语气冷淡却有分明的恶趣味:“翻拍《娜塔》的时候。”


《娜塔》是一部知名鬼片。


张晨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使劲超旁边的男生那儿凑了凑:“我说的你考虑的怎么样,我这边的下一部戏你绝对没有问题, 你经纪人是和我谈妥的...”


张晨是这样,玩的小鲜肉不少,但都是需要对方心甘情愿,也不会使什么肮脏手段,所以同吴亦凡交情不浅。但林瑞稍有些看不下去:“晨姐,你看人家都不乐意了,你这强抢民男啊。”


张晨眼睛一瞪回头和他斗嘴,吴亦凡挑着眉饶有兴趣的打量那个被“强抢”的“民男”,确实是张晨一向爱好的鲜肉口味,但又有些不同。是这次剧组里边的小配角,不归他选。


年轻的男孩子眉头皱着不知道在想什么,手规规矩矩的搭在膝上,明确的和旁边的女人保持一个稍微安全的距离。可能是为了来酒吧,白色T恤外搭了一件风格嘻哈的夹克,穿着紧身的皮裤,显得腿型好看笔直。


男孩注意到他的目光,下意识似的抬起头先给个笑,礼貌又亲切的笑容,弯弯的月牙眼和薄薄的唇,温暖又少年气。


终于发现是什么不同,是意外干净的气质。吴亦凡心里一动,难得的多管闲事了一回:“你若是觉得资源前途比较重要,晨姐是个很不错的人,没什么人有资格指责你做得不对,但你非要坚守一些东西,她也不会逼你,总归是你要看清自己想要什么。”他对男孩儿说。


一旁拌嘴的两个人诧异看向吴亦凡,如同遇见鬼打墙,男孩愣愣的盯住他,也不知听没听进去。自认仁至义尽难得善心爆发,吴亦凡耸了耸肩,路过三人在吧台更热闹的另一半找了个位子坐下。


坐下没多久,问能否坐在另一边的小明星们就上来了不少,他每次打量对方一会儿,不是觉得妆太浓,就是觉得漂亮的太假,拒绝了不知几何,整个过程搞得像是古时宫廷选秀。这么一想,他自己都觉着逗趣,撑着额角笑了两声,脸上笑意未消,回过头就看见一个气质挺好的男生端着一杯蓝色夏威夷走到身边,“吴导,能请你喝一杯吗?”


稍有新意的开场白,吴亦凡视线移过男生的腰和脸,姿态优雅,身段过关,当然重点是,蓝色夏威夷虽然是女生爱喝的低度甜酒,但却也是他的爱好,有心。吴亦凡无可无不可的想,这个也行吧。正准备接过,旁边突然斜入一只手,阻隔了吴亦凡的视线,“不好意思,吴导最近喜欢玛格丽特。”


————————————
吴磊之前听了吴亦凡的话,怔神了一会儿,然后看见张晨很认真的坐在旁边问他:“亦凡说的没错,你怎么想?我不喜欢强迫。”


他突然的就想起了刚刚吴亦凡高高在上的那张脸,冷冷清清的,艳丽的逼人,满满的锋锐和不自知的柔媚。他思索着措辞,也不大在意回去面对的疾风骤雨:“谢谢晨姐,我很想搭您的顺风车,只是您的车门槛太高,我爬不上去。”眨眨眼睛,满脸的真诚。


不得罪人的说法。“滑头。”张晨笑骂了一句,看见他猛地直勾勾的盯着那边吴亦凡带着笑意对一个男生的场景,若有所悟的,“亦凡最近更喜欢玛格丽特哦。”


吴磊立马起身走过去。


张晨自嘲似的叹气:“吴导的车门很低哦。”


——————————


吴亦凡诧异的顺着手看上去,是刚才那个男孩儿,眼睛瞪得圆溜乌黑,脸上带着笑但情绪却一点儿没遮掩的外露出来,明显的看出不高兴来。像只护食的小奶狗。


心里有点软,他扯了扯男孩儿衣角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然后对那个男生比了个抱歉的手势:“玛格丽特确实更得我的心意。”


男生明显不信,带着敌意看了一眼吴磊,自认倒霉的端着酒离开。


吴磊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冲动之下做了什么,不敢看身边的人的抠着吧台的边缘,小心翼翼的用眼角瞟一下。


吴亦凡感觉很新奇,揉了一把对方软软的黑发,调笑道:“我以为你要请我一杯酒。”


吴磊感受到顶上的温度,觉得脸有点烧,又有些诡异的兴奋,慌慌张张的喊:“啊,是的,吴导,我请你...”


“不用了。”吴亦凡打断他,“是我请你。”


然后从未喝过酒的吴磊乖孩子迅速的上脸,喝了两三杯就有了晕乎乎的状态,朦朦胧胧的抓着吴亦凡白皙的无名指不放:“吴导,我..我叫吴磊,今年..十八岁,成年了,我一直..一直..”


吴亦凡观察着他,圈子里难得一见的简单的人物。兴许过于精致的脸他看的已经有些腻了,太甜太假,吴磊这样偏俊朗的,意外的让人心动。


好看的眉眼和利落的线条,吴亦凡发现自己意外的满意这个孩子。他揽住口齿不太利索的小孩儿,“以后就叫我凡哥。”


“凡..凡哥...凡哥!”兴奋的喊了两声,吴磊傻兮兮的笑起来,反抱住吴亦凡蹭了蹭,在他身上使劲嗅着什么,然后继续傻笑。


看着挺可口。吴亦凡诱哄着:“跟凡哥回家?好吗?”


“好..”吴磊歪字他身上呢喃。


吴亦凡捏了捏他的脖颈,又按了按他手上虎口的位置,让他稍微清醒一点:“我是吴亦凡,你愿意跟我回家吗?”他需要的是绝对自愿。


“愿意!”吴磊睁大了半清明半迷糊的认真回答。想来若是完全清醒,他绝对不会答得这样大声,现在却是想不到害羞了。


等到了别墅里的床上,吴磊听见浴室里边哗哗的水声,这时候已经差不多完全醒了,毕竟喝的不多,只是酒精的兴奋劲儿还残留在大脑里,脸上有点红,有点醉醺醺的样子。


他紧张的看着浴室门口,等待的时间短暂又漫长,吴亦凡出来的时候穿着一件白色棉质浴衣,水珠顺着精巧的锁骨滑入浴衣的内里,水汽争先恐后的窜出来,给他的脸蒙上一层湿气。


吴磊喉结滚动,咽口水。


吴亦凡也没什么来个情景剧的打算,见他醒了便直入正题,上去给他一个长吻,揉了揉他的头发安抚:“别怕。”


吴磊点点头:“我就是有点紧张。”然后很专注的看着他,害羞而坚定的样子,“凡哥,我会让你舒服的。”


吴亦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倒也没深想。他技术很好,两人渐入佳境,但当他摸索着拿沐浴露的时候,被吴磊很自然的接了过去,吴磊一个翻身,坐到了吴亦凡上方,垂下眼睛很腼腆的样子:“我之前查过的,凡哥你放心。”


放心?放什么心?吴亦凡被瞬间的变故惊得有点懵,刚想着挣扎,就感觉到了异样,身体一僵。现在的小年轻真是不得了哇,他吴亦凡就根本没想过有人敢上他,这样杂七杂八的想着,一回头,看见吴磊慎重又严肃的抿着嘴角,眼里却发着光,异常的好看。


然后吴亦凡就放松了身体,老人家嘛,也没必要太在意是吧?而且他从未做过下方,指不定有什么不错的感受呢,一个小孩子而已,让让他嘛...这么咬着牙安慰自己,也亏得他并不是很在意攻受,才没临场把人给掀下去。


当然,一夜过去,吴亦凡揉着腰起床的时候,恨恨的看着旁边搂着他顾自睡得香甜的吴磊: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啊!


 @芒果味哒鸡蛋仔🥚 借用下您的脑洞开个小短篇~

评论
热度 ( 115 )
  1. 晚睡强迫症2.0001 转载了此文字
    (๑´⍢`๑),,,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