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3051】天生一对(完结章)

年下小狼狗,苏炸

你不要搞事情我跟你讲:

前文指路:


1-2


3-4


5-7


8-10


文者:小狼狗


===


百叶窗的窗帘透出了一点点光,照在了浓密的眼睫上。


颤抖一下,睁开眼睛露出了略微浅色的瞳孔。


吴亦凡醒了过来,久违的一夜好眠让他整个人都有些懵圈。脑袋有些宿醉的疼痛,他眯了眯眼睛转过身。正好对上吴磊熟睡的脸庞。


他闭着眼睛,呼吸均匀。褪去了孩子气的表情而显得有些冷淡,眼梢眉脚都是疲累。


这场景似曾相识,只是似乎有些东西慢慢地变化了。


他暗暗叹了一口气。


如果宿醉真的能让人断片就好了。




对方突然翻了个身似乎要醒,吴亦凡赶紧一卷被子转过身。


他紧紧闭着眼睛几乎屏住了呼吸,昨晚的画面活色生香地跃然纸上,耳朵不自觉的红了半个。


空气很安静,良久,他只听到背后有人淡淡的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醒着,凡哥。”


被人揭穿了,吴亦凡也不好意思再装。他也不敢回头,只是又将被子紧了紧声音嗫嚅。


“昨晚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我喝多了。”


吴磊其实一夜未眠,激情褪去之后他几乎斟酌了一晚该说些什么。


回避的,轻松的,随意的,那些可以敷衍过去的理由在醒来的一刻都是那么的苍白。


那人卷着被子像个鸵鸟,却露着通红的耳朵。


此刻吴磊难过却庆幸,吴亦凡至少是记得的。


至少,他没有借酒装疯完全否认。




“磊磊?”


吴亦凡有些疑惑吴磊沉默,他转过身。就看见吴磊坐在床上低头看自己的手指,百叶窗折射的光将他的身影打的很薄。他平时爱笑的眼睛低低垂着看不出表情,一丝金光流淌过他的眼角最终化为了雾气。


他最终握起了手,笑的无奈。


“好,我知道了。”


随后他起床和没事人一样伸了个懒腰,他拉开了百叶窗帘。阳光下,他还是那个元气满满的少年。


笑的开朗


“凡哥,我们早餐吃什么?”


吴亦凡却是像被什么东西重重锤了心脏,闷地不行。


===




随后的几天多少有些回避与生疏。


吴亦凡为了逃避这些尴尬完全将身心投入到了工作中,而吴磊也顺着他的话说要赶作业常常闭门不出。


两人的关系自从吴磊到了加拿大便与日俱增,如今却是遇到了瓶颈节节败退。


如果真的只是一时情动,酒后误事那顶多一笑置之。偏偏吴磊心中有自己的小心思也不愿再隐藏,而吴亦凡呢,纵然再迟钝如今也是一水儿的清楚。


吴磊喜欢他。


他不是第一个喜欢自己的同性,以前被表白多少会有些尴尬或者不适,可是他对吴磊并没有这么多的抗拒。


大体上,还是把他当好弟弟的。


要不要劝劝他,迷途知返呢。


吴亦凡咬着笔杆,拿笔尖戳着可怜的五线谱,思来想去又想不通干脆扯下来揉成一团往门口丢。


纸团就被丢在了抱着作业本的人身上。


“磊磊!”


吴亦凡差点从老板椅上转下来,他赶紧调整了坐姿。


“啊抱歉凡哥,我看门开着。”吴磊抱着作业本,“做卷子没灵感了,我能在这做吗?我不会打扰你的。”


“恩……啊?哦恩恩……”吴亦凡愣了半晌忙点了点头,给他从工作台清了一块位置又给他拉了把椅子。


“谢谢。”吴磊说着,将作业放在了桌上,坐了下来,“凡哥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哦哦好……”吴亦凡看着吴磊一门心思的开始做卷子,反而自己的小心思显得特别扭捏,干脆戴上耳机继续做音乐去了。


耳机里是节奏强烈的嘻哈音乐,吴亦凡看着吴磊夕阳下神色认真的侧脸,耳朵里偏偏就能听见耳机外吴磊写卷子笔尖沙沙的声音。


那笔尖就仿佛在自己心上写字一样,一笔一划挠人的不行。


那么一个好少年,还是劝劝吧。


于是吴亦凡一鼓作气摘下耳机。


“磊磊,其实……”


“卷子好难。”


吴磊头也没抬起来,他叹了口气手里顿了一下。


“凡哥,你可能是我做过最难的一张试卷了。”


空气很安静,沙沙声又响了起来。还有少年撩人的真诚。


“但是我不会放弃的。”


吴亦凡忍不住老脸一红,将耳机猛地戴了回去。




吴亦凡完全投入工作又鸵鸟心态几乎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等熄了最后一支烟的时候,已然月色笼罩。


他摘下耳机,有些疲劳地喘了口气。刚想转身下楼接茶,才想起来这个工作室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


吴磊亮着一盏小灯,作业似乎写完很久了,一旁的红茶也早就没了热气,小小少年正趴在桌上打着盹。


吴亦凡突然就有些怀念自己十七八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踏入这个圈子,虽然两岸来回跑朋友很少但是世界是干净而美好的。没有太多人深沉的爱意,自然也没有那些突如其来的恶意。


直到经历过了风雨,不再能像以前一样轻易地接受别人的善意,只和自己喜爱的音乐一起前行。独来独往,所向披靡。沉淀到今日,偶尔到了会怀念以前的岁数,才发现自己站到了一个奇怪的位置,身边只有寥寥数人。


可是吴磊却闯进了他的生活,带着少年独有的犀利与锋芒,带起他心底的久违的燥热。


想要疯狂,想要无惧无畏。


想要,去爱。


吴亦凡似乎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摇了摇头拿过一旁的毯子给吴磊盖上。


空气中有红茶的味道,醇香而甜蜜。气氛静谧,吴亦凡忍不住也趴了下来,看着灯光下少年好看的眉眼,忍不住笑叹。


“年轻,还真是可怕啊……”


===




“凡哥,那我走了!”吴磊拖着行李箱和车里的吴亦凡挥手。


“恩,到家了说一声!”吴亦凡戴着鸭舌帽半个身体都伸出了窗外,关照着些琐碎。


吴磊点头表示知道了,拖着箱子就要走。


“磊磊!”吴亦凡最终忍不住下了车,他跑过去兄弟一般的揽过吴磊和他大大的拥抱。


“我会给你打电话。”


说完退开了一些脸有点红,而吴磊像是反应了很久才回过神。


“每一个渣男和一夜情对象都会来这么一句台词。”


吴亦凡听了又羞赧又疑惑地抬头,就看到眼前的少年几日的疲倦与涩然都不复存在,他露出犬牙笑的开怀,连眼角眉梢的弧度都是能融雪的笑意。


“小屁孩!”


吴亦凡冷着脸却红了耳朵,他摘下鸭舌帽一下盖在少年的头上,双手插着口袋头也不回地往车里走。摇上车窗的是瞬间看到少年远远在自己耳边比了个6。


等你电话哟~


仿佛能听到少年语调上扬的小嘚瑟。


吴亦凡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




Deserve的录制和MV拍摄时间压得很紧,等缓过神来的时候国内都要入冬了。


吴亦凡在LA新歌发布会搞了个PARTY嗨了一晚。也是一样的跳桌唱歌,左手香烟右手酒瓶疯的不行,而灯光阴影的一角却并没有看着自己微笑的少年。


突如起来的想念让人精疲力尽。


被妈妈揪回去的时候,他还意犹未尽地看了一眼吧台的位置。


“笑,你还笑!”


生气的妈妈忍不住揪了他的耳朵,只有吴亦凡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吴亦凡躺在床上久违的点开微博,无视了已经显示不出数量的评论和@,直接在搜索那栏打了“吴磊LEO”


他的微博很干净,宣传宣传作品,发发日常。


以前自己从未仔细关注过,如今却把什么国民初恋的初雪小哥,精彩OK里令人血脉膨胀的食肉系男子还有时尚芭莎又苏又撩的年下男友都翻了个遍。花絮里看到尖叫鸡一瞬间笑开花的少年,让人不禁回忆起小破楼的日子。


吴磊是神秘而多样的,介于少年的青涩和成年的稳重。他目的性明确且执行力强,现在回头看看仿佛从刚刚认识的时候就被死死锁定。


想着想着吴亦凡心中又有些不确定了起来,手就忍不住拨出了一个语音电话。又看了一眼时间算算时差,分分秒挂掉。


“还好还好……”


刚刚松了口气就看到对方回拨了过来,接起来才发现是视频电话。


前面还在微博上出现的脸一下子就蹦在了手机屏幕上。


“哦,嗨!”吴亦凡吓得差点接不住手机,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又愣愣的挥了挥手SAY HI。


吴磊那边似乎很冷的样子,穿着羽绒服脸上还带着妆。他看到吴亦凡一脸傻样不禁乐呵呵地笑了。


“大傻子……”


吴亦凡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有点呆,轻咳了一声正色。


“咳,接的挺快啊哈哈。在忙吧?”


“嗯,拍戏呢,不过现在还没到我我就摸会儿鱼。”


“哦哦,辛苦了。”


“凡哥你发布会结束了?”


“嗯。”


“high的不行吧~”


“没有,你哥我是安静的美男子。”


吴磊那边沉默一秒,像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拿着手机低头捣鼓着一阵。


吴亦凡就拖着腮帮子愣愣的看,手机叮的响了一下,他切出去看到微博的小视频。


各种外国人的簇拥下,自己一脸放飞自我的唱着歌。


“……挂了挂了”一瞬间就红了脸,想把前面嗨到底的自己给消灭了。


“诶别啊。”吴磊有些着急的叫住他,又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我都等那么久了,再说会儿话吧。”


那个一直什么都尽在掌握自信的少年,这一瞬间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嗯……说什么……”吴亦凡的脸埋在手掌里只敢抬起一只眼睛看屏幕。


“怎么突然想起来了,电话。”吴磊似乎找了个遮阳的地方坐下。


“其实我忘了……”想到吴磊一直在等自己电话,吴亦凡就有些惭愧,他把手机夹在杯子前,双手合十表示道歉。


吴磊沉思一秒却突然笑开了,阳光到吴亦凡满眼问号。


“你忘记了要打电话给我。”


“可是你还是想起了我。”


“你想我了,凡哥。”


“我好高兴。”


最后怎么挂的视频吴亦凡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吴磊的话语在自己耳边丢下深海炸弹炸的人整个都不太好。


画面中的少年笑的爽朗, 又有些害羞的拿围巾围住了脸。直到别人叫他stand by,吴磊才挥了挥手将视频挂了。


屏幕暗掉的一瞬间,吴亦凡在黑屏的手机上看到自己通红的脸。


他突然天方奇谭的觉得吴磊可能有催眠术。


说了喜欢


就喜欢


说了想念


就泛滥成灾。


===




沙海几场特效的戏是在北京的棚内拍的,多是一些吊威亚的动作。吴磊在绿屏前飞飞停停,打打闹闹。一下地就下习惯性的掏出手机。


自从上次视频过后,吴磊经常有的没的给吴亦凡发些消息。报告自己的一些日常生活,说一些听到的搞笑段子。时间一长,互相聊天似乎成为了每日的一种习惯。


不过今天的吴亦凡特别安静,想了想可能是去全心全意写歌了,他也不甚在意。


“吴磊到你了!”


“诶,来了!”


“你们这些小孩子啊,就是离不开手机!”


吴磊讨好地笑着,又开始进入认真工作的模式。飞来飞去几十圈,一天也算圆满收工。


他带着口罩背着小包,和各位工作人员一一道别后便离开了摄影棚。


十一月的北京冷的让人恨不得整个缩在羽绒服里,他吸了口气还是抖抖索索地从兜里掏出手机。


——凡哥,我收工了。是不是在认真做音乐?


——没有


几乎是秒回的消息让吴磊忍不住眼前一亮,于是他伸出了另一只手加快自己打字的速度。


——哇,凡哥摸鱼,羞羞


发完觉得自己肉麻他还傻呵呵地笑,刚想切出去给自己助理打个电话,手机又震动了起来。




——吴磊,抬头。




吴磊猛地停住了脚步。他盯着信息看了两遍还不能确定的时候就听到前方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


"让你抬头就抬头,发什么呆呢……”


吴磊这才抬起头,这偏僻的摄影棚外只有一盏可怜的路灯。路灯下站着一个特别高的男人,他头上戴了毛线帽子脸上闷着口罩。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在那边瑟瑟发抖。似乎怕对方听不清说话,男人左顾右盼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摘下口罩。


“你这助理时间估的也太不准了,我都等了……”


话音未落,对面的人就三步并作两步朝自己飞奔而来扑了个满怀。


他们大概有半年没见了,吴磊有些晒黑了。隔着厚厚的外套吴亦凡都能感到他身躯有力而火热。


明明小了九岁,却像个大人一样把自己牢牢地扣在怀里。


“小心狗仔。”吴亦凡只能低头闷在他肩膀上低低开口。


“不管。”少年的话语在耳边留下滚烫的痕迹,声音低沉而恳切。


“我只是来找你吃火锅的。”吴亦凡缩了缩鼻子,“老铜锅涮羊肉的那种。”


吴磊一下哭笑不得,总算恋恋不舍地松开了他。


“我助理呢?”


“给打发走了。看到我的时候还笑的贼兮兮的。”


吴亦凡又将口罩拉上了,两只手冷地反复搓着。吴磊好笑地看着,干脆抓过他的一只手塞进了自己兜里。


“走吧,吃火锅去。”


吴亦凡的手一下就暖了,两个大男人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不知道是因为衣兜里的温度还是吴磊本身手就暖和吴亦凡一时竟松不开手。


“磊磊你给哥说实话,你到底从为什么对哥,咳,动了歪心思的。”


好奇了太久吴亦凡还是问了出来。


“因为我们都姓吴啊。”


“因为你长的好看。”


“因为你有才。”


说了半天吴磊还是在那边没个正经,吴亦凡无奈的笑了正好快走到了大马路上,他默默抽回了手。


“因为你明明受尽磨难,却保持赤子之心,洗尽铅华而来。”


马路的车灯闪烁过这狭窄的街道,偶尔映出两人的影子。吴亦凡走在前面,灯光将他的轮廓映照地神圣又高洁。


吴磊站定,在吴亦凡还没回过神来又缓缓地开口。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他声音低沉平稳,对比着路口车子呼啸而过的引擎声显得尤为虔诚。就看着那个一身黑还带口罩的人回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从什么时候?”吴亦凡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偏偏吴磊就能听懂他的意思。


“从一开始。”


从一开始,就移不开目光。


见到你的一瞬间,叶芝的诗词突然就浮现在脑中。


——当你老了


初次见面就想到了这首。


当你老了。


想想也是浪漫。


前面的人低低的哦了一声缩着脖子想往前走,又有人快步跟上,牵起了对方的手。口罩不知何时拿了下来,就这样吻了过来。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我们天生一对。”




===fin.


谢谢大家的关心,生病+加班一直也没好起来。不过虽然没有满血但是也半血复活了!么么哒爱大家


《天生一对》的本篇就到此告一段落了,虽然写的有些感部分内容没有完全写出我心里的感觉~但是真正的结局在番外,本周会双更的~等更完番外这篇就彻底结束了~有没有些不舍呢~?哈哈哈!

评论
热度 ( 140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