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双关】麻心汤圆(短打清水)

甜到爆炸

步尘:

  初一的时候关宏宇“情窦初开”,有一个暗恋的女生——其实也不算多喜欢吧,就觉得她梳着个翘马尾,脸圆圆的挺可爱。于是关宏宇从他哥大衣的口袋里偷偷摸出五角钱,上学校门口的小卖部买了一沓粉色信纸。买那么多,他怕是准备好向一百二十个女孩子表白了。


  小姑娘当时也懵懵懂懂就答应了做关宏宇的女朋友——十三四岁的关宏宇皮肤白白的,五官虽不算英俊但也还清秀,有种痞痞的气质,怪能吸引小女孩子的——虽然那姑娘当时可能连女朋友是做什么的都不太清楚。


  虽然名义上俩人在拍拖,但除了一起去食堂吃饭之外实在没有其他节目了。仿佛关宏宇对女孩本身兴趣并不大,只是对“恋爱”感到新鲜。对他来说这像是某种时尚,关宏宇就算对其无感也得站在最前沿。一旦To do list上这件待办事项被打上勾,接下来如何他便不再在乎。


  “哟呵,不错嘛,都谈上女朋友啦?”宏宇在篮球队的一个学长听说了这件事,“亲过嘴吗?”


  还亲嘴呢,关宏宇估计连女孩的名字都写不太通顺。


  他摇头说没有。


  他有些可惜地摇摇头,说:“跟女孩子亲嘴可有意思啦。”


  真的吗,关宏宇想。


  To do list上的事又多了一件。




  关宏宇在回家路上踢着街边的小石子和小树叶。和女孩子亲嘴,是怎么个有意思法儿呢?比打弹珠滚铁环好玩吗?比吃麻心汤圆还让人高兴吗?


  关宏宇回家之后问他哥,亲女孩子是什么感觉。


  关宏峰对他翻了个白眼说我怎么知道,叫弟弟别打扰他做作业。


  厨房的窗户上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有甜丝丝的香味从门隙、窗缝当中溜出来。


  啊,是芝麻汤圆的香味。关宏宇想。




  世界上最最好的事情就是吃麻心汤圆啦。




  汤圆外面的那层糯米皮香香软软的还有嚼劲,一口咬下去里边甜甜的麻心就流出来,舌尖和牙龈之间全都是黏糊糊的甜蜜——光是想想,关宏宇就忍不住咽口水。家里如果有水果罐头,妈妈会放点什锦和桂花,那更是享受当中的享受。


  关宏峰和关宏宇难得在口味上互通——哥哥喜清淡,弟弟爱重口;哥哥喜香菜,弟弟爱韭菜。他俩为数不多的共同喜爱,就是麻心汤圆。只是关宏宇比哥哥更喜甜,所以有时哥哥会把自己碗里的梨子桃子和汤圆悄悄分些给弟弟。




  吃完麻心汤圆之后关宏峰帮妈妈收拾完桌子,就乖乖地坐在书桌前做功课。微凉的空气从半掩的窗侧漫进来,跟鹅黄色的灯光揉在一起。关宏宇坐在哥哥旁边,趴在臂弯里看着他写作业,看着他低垂温柔的眼,看着凉风带动他垂在额前的发丝。


  “哥,我最近交女朋友啦。” 他轻轻地戳哥哥左边的手臂。


  关宏峰沉默了很久,才闷闷地出了声“嗯”。然后只能听到他写字翻书的沙沙声。


  夜风凉凉的,认真看的话深蓝色的最深处有几颗幽亮的星星。


  “我想亲她,试试。” 关宏宇望着窗外的天空,“今天有个初三的说,亲女孩子可有意思了。”


  关宏峰挑了挑眉,沉默半晌。对于这个满脑子除了学习还是学习的孩子来说,谈恋爱亲嘴那都是世界观以外的事儿。




  “你去呗。”关宏峰对这方面的问题实在给不出好建议。


  “可我紧张。” 关宏宇朝他那边挤了挤,用舌尖润湿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嗯,还有点甜汤圆的味道,真好。


  “关宏宇也会紧张?”关宏峰太知道他弟每次期末考之前不复习,浪到没边的样子了。在他记忆中关宏宇从来都不会紧张——哪怕是考了五十分,也坦坦荡荡心旷神怡地回家挨打。


  “哥你别笑我啦。” 关宏宇嘟囔,用食指搔了搔脸颊。


  他哥还是特别认真地在写作业。写不完似的。




  “哥,帮我个忙呗。”


  “?” 关宏峰瞥了他一眼,示意他说下去。


  “你能不能借我亲一下。”


  “……” 他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说,哥,你能不能借我亲一下。”关宏宇非常认真地重复,不太像是随口说的玩笑。


  突然间好像表盘上的针不转动了,窗缝间偷摸摸的风也乖了。


  于是全世界安静了下来,好像是为了叫关宏峰好好听听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关宏峰很惊讶地看他,“你疯了?”


  “不是,就,排练一下。”


  “你别亲我。” 他把自己的椅子往边上挪了挪,他不愿意接受这枚来自世界观以外的,莫名其妙的吻。天晓得这个关宏宇又在发什么神经——明明说要去亲女朋友,怎么跑过来亲自己了。


  “就一下,我试试嘛。” 关宏宇非常真挚灼热的目光投在他哥脸上。


  “……别吵我。” 关宏峰伸手揉了揉弟弟的头发示意他安静。




  关宏宇这个人吧,就是叫他别做的事他偏要做。


  趁哥哥不注意,他倏地凑到关宏峰跟前,在他的嘴唇上轻轻啄了一口。




  像麻雀在冬天的枝桠上稍稍栖脚,又立马抖抖翅膀消失不见。


  像露水在蒲公英的绒毛上跳着舞,又即刻滚落下去掉进清晨。


  像突然出现在雪原中的星火,像突然闪过山脊的流星。


  像湖水边偶尔响起的风铃,像田野中一声清亮的口哨。


  像被夜风吹起的作业本的一角,像不小心被折断的铅笔尖。




  关宏峰的嘴唇凉凉的,有点甜甜的。可能是刚吃过甜汤圆的余味,也有可能这就是他的味道。


  他的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


  在有点凉的秋夜里。




  他像是受了惊的猫,立刻用手遮着嘴唇,铅笔于是掉在桌子上——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弟弟。


  “关宏宇,你有病?”他压低了声音责问,眼睛不安地看向卧室门口,生怕妈妈看到刚才的一幕。


  “我是第一个亲你的人吧,哥?” 他枕着手臂,意犹未尽地抿着嘴唇——仍旧是那个无论如何都不会紧张的关宏宇。




  “……” 他轻轻哼了一声,拾起笔继续写作业来掩饰自己的惊慌,“再打扰我就滚出去。”


  关宏宇吐吐舌头,默默观察哥哥的耳朵在灯光下面被照得透红透红。


  “以后别人不能亲你哦。”


  他连名字都记不太牢的那个女孩子啊,早就被他从脑海中丢到九霄云外了。




  果然亲嘴是很有意思的事,不一定得是女孩子——比打弹珠滚铁环好玩,比吃麻心汤圆还让人高兴。




  十三岁的关宏宇没办法描述那种感觉。


  只是从此,吃麻心汤圆成了世界上第二好的事儿。




-------End--------

评论
热度 ( 323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