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关关雎鸠5。 双关abo年下

第五章,弟弟英雄就美,还好及时赶到,不然哥哥就被xxoo了

应叁:

关宏峰睁眼的时候,发现身处一间潮湿老旧的地下室,头顶上是昏黄黯淡的灯光。 


头部还在隐隐发痛,他习惯性想伸手扶一下额头,才发现自己的手被铐在了椅子上。


“哟,醒了呀。”昨天那个年轻的酒保从旁边简陋的床上起身走了过来,“我以为当刑警的,身体素质都会比别人好一些,没想到关队长竟比了我前几天绑的那几个醒的还慢。”


关宏峰冷漠的瞥了他一眼,既没有出言回复,也没有出言发问。


“这样可不好,”那人眯着眼笑道,“我好不容易绑你来,可不想那么快把你玩死,你体力这么差,看来是需要我用药物帮助你了。”


他走到关宏峰面前,手撑上椅子将关宏峰笼罩在身下说:“你们警察这次的钓鱼行动,真的是钓我心坎儿里来了。送我这么好吃一个饵。”


这个杀人犯和以往的杀人犯长相完全不一样,看起来人畜无害,只有眼神里偶尔透露出异于常人的疯狂。关宏峰边观察甚至边怀疑他有没有成年。


他忽然回忆起了今天看过的资料,有一个没有出入记录但曾在东安小区帮工过的人。


那人看着关宏峰抿着嘴角的样子,又笑了起来,转身去桌子抽屉里取出了一罐针剂。


“这是道上这两天出来的新品种,前几个我都没舍得用,因为他们那些怂样子看着就撑不过去,不过你就不一样了,我觉得这次,应该没找错人。”


关宏峰看着那针头在灯光下闪了一下,心中顿时紧张的咯噔一声,只是表面上仍故作淡定。


“关队长,你就一点不想知道我是谁?”


“一个杀人犯而已,没什么想知道的。”关宏峰道,“不过就是你叫林非以及这里应该是东安小区车库附近的地下室我还是知道的。”


对方刚准备强行注射催情剂的手顿时停顿下来,饶有趣味的看着关宏峰道:“我忽然理解周巡为什么非得要请你当顾问了。只是不知道现在你不在了,你说.....他们要多久才能找到这里了?”


“半年前,那个因警方失误而被抢劫犯袭击过的青年就是你吧。”关宏峰紧张的额头上起了一层密密的汗,“你的腺体受损,可能终生不能标记别的omega和beta,不知从哪来的谣言让你觉得不停的让一个omega抑制和发情,使对方身体被改变,然后便能进行你梦寐以求的标记了,是吧。”


“关队长,你说的可能是真的,但是我还是想友情提醒你一下。”林非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狠辣,然后猛的将针管扎入关宏峰的静脉中,毫无犹豫的推入了猛烈的药剂,“你现在该最先考虑的,是如何熬过这场发情才对!”


猛烈的刺痛感让关宏峰疼的浑身抖,可他还是咬紧了牙关强忍。


然而很快,一种异于普通疼痛的酥麻感从注射了药剂的左臂传来,然后瞬间传遍全身。身体里某处不可描述的地方迅速的起了变化,关宏峰难受的低下了头,努力夹紧了颤抖的双腿抑制那份快感。


以往他都是很长时间经历一次发情期,洁身自好以及常年禁欲让他的发情期甚至比别人要短,靠几针抑制剂就能安全度过。


可是这次在发情期即将到来前被这样强行催着发情,实在是大大超过了他的承受范围。


蜂蜜柠檬的气味顿时充满了整个地下室,若是林非是个正常对信息素有感知的alpha,此刻定会被带动着也陷入发情。可是他只是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看着关宏峰狼狈的样子,眼神玩味。


前长丰支队队长,曾经耀武扬威的指挥着他最痛恨的警方们行动,现在只能衣衫凌乱的被警用手铐铐在椅子上,眼眶湿润,两腿发抖着与情欲作斗争。


这画面,林非舔舔嘴角,看着就让人,胃口大开。


而且,与之前那几个人不一样。关宏峰对这次发情的顽强抗拒中带着一丝无措,仿佛从来没应对过这种猛烈的发情,不知该如何抑制一样。


这关队长以前也没有过什么花边绯闻,林非忽然想到,难道说…… 


关宏峰还是个......雏?


这想法林非都有些不敢相信,像是要确认似的捏着关宏峰下巴强迫他抬头。然后看着他咬的发紫的下唇和通红的双眼道:“关队长,你不会是到现在为止的这些年都在靠抑制剂过发情期,没尝过alpha或beta的滋味吧?”


关宏峰眼神中一闪而过的躲闪被对方毒蛇一般的眼睛敏锐的抓住。林非忽然有些疯癫的笑了起来。然后从抽屉里找出一针抑制剂,给关宏峰打了进去。


“关队长,你是我到现在为止最满意的一个玩物,我决定让你多撑几次发情。”他像个说悄悄话的孩童一样凑到关宏峰耳朵旁道,“然后,再慢慢上你。”


抑制剂的打入稍微缓和了关宏峰身体的不适,只是刚刚的催情剂太猛,他的发情症状根本无法褪去,身上完全提不起劲,两腿间也没有消退的迹象,他勉强仍然用意念强撑着对林非讥讽道:“你...觉得,你有那种能力?前几个受害者身上完全没有性侵痕迹……”


“闭嘴。”林非的笑意顿时冷了下来。


“我想你应该意识到了,这种方法根本没有办法帮助你成功标记omega.....”关宏峰皱眉拼命忍下了体内的传来的一波异样感。


“我叫你闭嘴了!”林非突然扯着嗓子喊道,回头去桌子上用气的发抖的手将新的药剂灌入针管内。


可关宏峰继续开口刺激他道:“你不过是,想在被逮捕前……能折磨个omega警察,来满足你的变态愿望....因为你根本就逃不过....”


“我逃不过是吗?!”林非表情扭曲的拿着针朝关宏峰走近喊道,“那么你也别想好好的走出去!”


针头高高抬起,关宏峰闭上了眼。


哐当一声巨响,地下室腐朽的铁门被暴力踹开,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火急火燎的闯了进来。


可那还是略晚了一步,针尖再次重重落在关宏峰的左臂,关宏峰顿时疼的闷哼一声。


这轻轻一声听在关宏宇耳朵里如炸雷一样,仿佛要将他的心脏炸一道缺口,他两步并作一步跨过去对着林非就是飞起一脚,直接将对方踹翻在地。


“哥!”


关宏宇半蹲在他哥腿边将那扎进皮肉里的针管轻轻拔出来。


“哥你怎么样?”关宏宇声音略抖。


“宏宇.....我没事..”关宏峰脱力的抬眼看着关宏宇说。
索性这次药剂没注射进去,只是大力的刺入导致细细的血迹顺着伤口流了下来,让关宏宇看得心如刀割。


旁边的林非还没从关宏宇刚刚的攻击中恢复过来,抱着头在地下试图缓缓站起来,又被关宏宇一脚踹的脸面朝地,撞出一脸血迹。


关宏宇整个人发了狠,用了极大的力气踩着他的头,仿佛恨不得直接将他头骨踏碎,然后又朝着对方肚子猛烈的踢了十几下,直到林非嘴里咳出鲜血陷入昏迷都不停。


关宏峰没见过这样红了眼的关宏宇,担心他失手将人打死了,连忙开口阻拦道:“宏宇,他已经昏迷了,你先别打了。”


“不打了?”关宏宇朝着关宏峰挑起眉毛,然后邪笑道“那直接杀了他怎么样?哥,我想杀了他....”


“宏宇!”关宏峰急了,“你别冲动,你这次来救我的行踪瞒不住的。如果你杀了他,根本不算正当防卫,只会在你头上添一件真的命案。”


“可..”关宏宇还想说什么,看到哥哥还在满脸发烫中还要隐忍着来拦着自己就什么都说不出了。


可你知道,这次我有多害怕吗?关宏宇想。


万一刚刚你没成功刺激他让他怒吼,我分辨不出是在哪间地下室呢?


万一这个罪犯刚刚直接对你下了死手呢?


万一我来晚一步,你被这个变态用对之前三个人用过的那种药物折磨到身体崩溃了呢?


很多个万一,每一条都能让关宏宇以后在永远的悔恨中度过。


他低下身从林非身上扒出了钥匙,凑上去哆哆嗦嗦的解开了关宏峰身上的手铐。然后试图扶着关宏峰帮他缓缓站起来。


可没想到,还没完全站直,关宏峰就腿一软,直接咚的一下撞在了他怀里。


“哥你怎么了?!”关宏宇吓得心肝一颤,连忙紧紧的抱住关宏峰,防止他摔倒。


只是这一抱,让他忽然意识到关宏峰身上烫的吓人,且浑身抖得厉害。


关宏宇愣了一秒,才发现从自己进门开始一直因为过度担心哥哥而没注意到整个地下室的香甜味。


不算浓郁刺鼻,但却让人心尖微颤的蜂蜜柠檬味。


哥哥的信息素味从四面八方涌来,刺激的关宏宇下腹一热,充满攻击性的alpha信息素一下子也外放了出来。
而他的信息素刚一散出,他就发觉怀里的关宏峰发出了一声隐忍的闷哼,然后抖的更厉害了。


他那总是冷若冰霜的哥哥此刻像是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被他抱着,手还抓在他的衣服上防止摔倒。


啪的一声,关宏宇脑海中名为理智的那根弦,一下子断掉了。


———————————————————————
哦!在这停顿。


评论
热度 ( 752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