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关关雎鸠 4。双关ABO年下。

第四章

应叁:

“验尸报告显示,死者体内同时有催情剂和抑制剂。凶手这样做极有可能是为了自己某种特殊癖好。可以推测出来,凶手应该是腺体收到过创伤,是感觉不到信息素的,所以第一次才把beta认成了omega,他只是通过身高体型以及行为举止来判断对方的性征。”关宏峰缓缓的对着队内人员分析。

“关队,我们查了一年内这些人里有去医院进行治疗记录的alpha,但是没有人符合性腺受损等病症啊。”小汪抢白到,然后直接收到了周巡的白眼警示。

他连忙陪笑到:“呃,不过这类隐私疾病找个保证隐私隐瞒的医生也是很有可能......关队您继续。”

关宏峰看了他一眼说:“你刚才说的是对的,这类疾病非常隐私,凶手一定对其深恶痛绝,肯定会找到为其隐瞒的医生。所以这个方向没必要考虑。两个小区夜间车辆登记没有重复的,说明凶手起码不是开车运输受害人的,那么就可以从时间上将我上次推测出的三家酒吧锁定为一家,也就是兴荣街上那家炫奇酒吧。可以在其附近布控。”

“可是.....现在布控有办法确定凶手一定会在这几天立刻作案吗?”小汪再次叼着笔问道。

“咳。”周巡斜了他一眼说,“现在布控也是合理的,毕竟凶手有很大可能也是在该酒吧参与催情剂买卖,应该会常混迹那儿”

今儿这小子是一次次打断老关说话想干嘛。周巡心中不爽到。

整天分析案情被这些人打断老关肯定心里不舒服,怪不得最近对我也冷淡。

回头一定找个事儿收拾小汪一顿,扣他一周的工资。

“我看过监控,这次凶手直接被拍到了,穿了一身最普通的黑衣,蒙面。处理完麻袋后朝摄像镜头看了一下。所以我想他选车库这个地点,很可能是为了保证第二天有人报警,以实现对警方的挑衅。他不在乎入狱或怎样,他只是还没找到真正想要的作案目标。因此他一定会再次下手。”

“关队,”小汪在察觉周巡气场不善后决定提出谋划策挽救一下局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不妨找两个警员混进酒吧人群里,然后引蛇出洞,不就行了。”

“这个办法可行。”关宏峰点点头,“而且只要保持监控,找出试图作案的人就立即抓捕,倒是也没有很大危险性。况且歹徒在麻袋上留下过指纹,虽然指纹库里没有一致记录,但只要能将他抓捕,再与指纹核对就能作为证据治罪。”

呵,还敢喧宾夺主试图在老关面前抢着表现了。周巡冷冷的看着小汪。觉得这厮应该被扣半个月。

“看前面几个受害者的类型的话。最好找长得像omega的beta,反正那混蛋也闻不出来。不要太矮。最好自带歹徒最想挑衅的警方气场,身手不能太差的。”周巡环顾四周,“来,哪个毛遂自荐一下。”

这句话一说出来,他似乎意识到哪里不太对。

警局里外勤部的队员,绝大部分是A。真要一下说出来的话。beta,就只有周舒桐这个实习生和小汪,还有一个姓徐的队员了。

小汪那个脸不带一丝正义感,估计拿出证都可能被怀疑是假的,别说自带警察气质了。

但是这次要还让周舒桐去当钓鱼执法的诱饵,刘长永百分之一百二会跟自己拼命。

而且其实那丫头看起来有点矮.....他顺势在心里吐槽一波。

......反正看着比老关矮挺多......老关看起来腿就挺长....而且细....除了脸是肉嘟嘟的目测很好捏......

等一下。周巡立刻把飘向不可描述处去的思绪生拉硬扯回来。

他刚想开口推荐小徐去,忽然发现全队几乎都在试探着看向关宏峰。

周巡心中立刻警铃大作,刚刚差点忘了关宏峰也是个beta,且完全符合凶手目标,自带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只看外表说是omega也完全讲得通。

他担心关宏峰在大家的注目礼下真来一出毛遂自荐,立刻用眼神示意小汪拦住他。

小汪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眨眨眼,然后大胆提议到:“关队,其实说到带着正经气质的beta,这儿谁能比得过您啊。就是不知道您方便不方便。毕竟您现在不是编内人员,其实并没义务。”

这一番话,顿时显得若是关宏峰拒绝就是他仗着自己只是顾问所以不出力了。

小汪说罢,领赏似的看看周巡。

周巡:“.......”

可以了,他想,下个月小汪稳喝西北风了。

关宏峰皱起了眉。

这架势不答应的话不知道周巡会不会起疑心。

只是自己到时候要跟宏宇交换。这小子身上alpha气息能掩盖成beta就很不容易了。让他去装o根本不可能。

“还是让小徐去吧”周巡没忍住直接随口找理由道,“让他带好微型摄像,老关你在外面可以分析着点里面情况,找准凶犯。”

关宏峰愣了一下,一时不知道周巡是在帮自己解围还是试探自己给自己下套。

“这样吧,我跟小徐一起去。两个人几率也大一些。”关宏峰道。

两个人的话也比较方便掩饰。

周巡尴尬的皮笑肉不笑道:“老关,你...”

“就这样吧。”

周巡了解关宏峰的性格,八成是劝不动了。而且又不能直说“我觉得虽然你智商高但身手好像不太好所以你不适合去”。

算了,今天好好看好保护他吧。

“那大家都去准备一下吧啊,散了散了。”

天色阴了下来,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临近黄昏,光线却因为阴雨天气格外暗。

关宏峰想起来关宏宇饿了一整天,打算提前回去给他喂食。

不然他饿坏了又不长脑子再定外卖怎么办?

.......

“阿嚏!”关宏宇在家打了个喷嚏。立刻美滋滋的想会不会是亲哥在想自己。

又想到昨天刚惹完哥哥生气,不仅有些懊悔。

看来直接动手会把关宏峰吓跑,自己还是要循序渐进的哄着来,毕竟在这方面,他比他哥经验多多了。

可看着暗下来的天气,他实在按捺不住挂念的心情,动手拨通了哥哥的号码。

希望周巡这只苍蝇现在没在哥哥面前晃荡。

“喂。”对面传来关宏峰一如既往的冷淡语气。

“哥!你看看天都暗下来了,你怎么还不回来交接。”

“刚刚一直在查案子没抽开身,我这就回去了。”关宏峰话还没说完,忽然看见不远处周巡斜倚在车上捋捋刘海朝自己走了过来,“情况有变,我先挂了。”

“喂?!哥?”关宏宇听见手机里传来的嘟的一声,怒气值瞬间飙升。

情况有变?他咬牙切齿的想,他都不在场都能想到肯定是周巡那个混蛋挡在哥哥路前。

而且一定会一边捋着刘海一边谄媚的邀请吃饭,还会顺便眼神中透露着“你要是不去我就会怀疑你”的讯息让关宏峰不得不去。

关宏宇气的想直接冲出去揍周巡。

“走,请你吃饭。”这边周巡笑呵呵的抽着烟对关宏峰说。

关宏峰下意识看了一眼天色说道:“今天还是算了吧。”

“别啊,这么不给我面子的吗,我真的是真心实意请你吃饭。”周巡诚恳的说,“毕竟你晚上的行动是在为警队而冒险。真的,我这顿就是代表全队请你的。”

话说到这份上了,关宏峰实在没法找理由拒绝,只好无奈的上了周巡的车。

然而一坐进去,他就觉得浑身压抑。

周巡没有开车内灯的习惯,车里暗且闷,再加上周巡一直抽烟且连烟味信息素都不知道收,车厢里气味很冲。

关宏峰的发情期日期将至,因此对别人的信息素特别敏感,他十分讨厌周巡这种不懂得收敛信息素的alpha,直接语气不善道:“把灯开一下,我看手机新闻。还有,把你信息素收起来,烟味太冲。”

“诶行行行。”

这几天关宏峰怎么对自己信息素这么抵触?周巡一边开灯一边想,他是个beta应该不会像alpha那样会对别的alpha信息素自带敌意啊。

“周巡找我吃饭。一会儿我们找地方交接。”

关宏宇看了眼手机上的短信。气的信息素都收不住,整个房间里瞬间染上淡淡的酒味。

看着外面渐渐黑透的天,关宏宇实在是担心哥哥安危。于是发短信跟哥哥约了到时候交换的地点,换上黑衣戴上帽子口罩就冲了出去。

按周巡的尿性,这顿饭一定会吃的磨磨唧唧直到把时间拖得直接可以去归队办案了为止。

就怕哥哥晚上没办法走夜路,到时候不只是行动不便,人身安危也让人担心。

关宏峰一顿饭吃的没滋没味,一直在想一会怎么找理由出去跟关宏宇交换,还要想一下怎么组织语言跟他讲清现在的情况。

如果按最坏的结局想,周巡一直紧跟着自己,没有特殊理由能甩开他,就只能自己来参与晚上行动了。酒吧这种地方,昏暗且信息素混杂,关宏峰想到要进去内心还是无比抵触。

可惜,骑虎难下。

他心事重重,周巡倒吃的有滋有味,就着关宏峰那张冷到零下几度的脸依然觉得下饭。只是边吃边不厌其烦的叮嘱关宏峰晚上行动要注意人身安全。

酒足饭饱,果然时间已经到了要归队进行行动的时候了。周巡做作的看了眼手机,道:“怎么就这个点了,走吧老关,直接开车回队里。”

“等一下,我去上个厕所。”

“诶。行。不过我怎么看不见这破地儿有厕所啊。”

“这地方太偏,就后面胡同里有个厕所。你在这等我会儿吧。”

“那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先去开车。”

“没事,正好我也想去。”

“我肚子不舒服,可能时间要挺长。”关宏峰不擅长找撒谎推脱,只能找尽各种蹩脚理由。

“没关系,反正也要等你的。”

“......”关宏峰一时想不出理由。

“走吧!”周巡上去挎过他的肩说。


怎么还不来 ....关宏宇在约定好的胡同里左等右等,想着会不会是哥哥走不了这段黑暗的胡同,就准备往外走走接他。没想到却远远的看见两个人影过来,他赶紧机敏的往后一矮身,将自己隐藏起来。

走近了,才发现是周巡挎着关宏峰的肩在走。

关宏宇顿时被气炸了肺,觉得今儿个自己是彻底明白什么叫阴魂不散了。

加上哥哥走这段夜路脚步有点虚,周巡半挎半扶还能顺便揩揩油,让关宏宇顿时觉得心里的醋坛子被打翻。

这种因怕黑而变的软下来的哥哥明明平时都是自己的福利的!

都是自己能搂着哥哥腰走路,还能顺便偷看哥哥脸上虚弱的表情然后想入非非的!

而且周巡这么黏糊,很有可能今天晚上是交换不了了,一会哥哥真的病发了怎么办。那可不是福利是揪心了。

关宏峰和周巡很快从厕所里出来了,然后直接上了车开往警局。

关宏峰只好偷偷给弟弟发了条短信,跟他说明了晚上的行动,让他直接在酒吧附近等着。

“但是,一旦布控完成就先管好自己躲藏起来,交换的事另说”

毕竟关宏宇是在逃通缉犯,被发现可不是闹着玩的。

关宏峰在认真的叮嘱。可关宏宇读短信时却完全被前半段内容吸引。

......这是什么鬼行动?钓鱼执法?拿我哥当饵?警队疯了吧?不知道我哥武力值低吗?我哥也傻了吧?装beta时间长了真忘了自己是个omega了?怎么想的能答应下来的?

他完全不想再听叮嘱,决定今天一定要在酒吧外转悠,一有事先进去捞出关宏峰来再说。

一个小时多以后,2辆不起眼的银灰色商务车停在酒吧对面的左侧。关宏峰面无表情的和小徐一起从车上走了下来,进了炫奇酒吧。

“两位来点什么?”酒保态度热情的问道。

关宏峰向来一心扑在破案上,完全不懂酒吧里各类洋酒名字的含义。

“有简单的普洱茶吗?”关宏峰认真的问。

“没有茶的,您要是不想喝酒可以随便点点饮料。”酒吧忍住笑说到,合着这美大叔把这当茶馆了。

“那就这个橙汁吧。”关宏峰不走心的点了。

“橙色海洋是吗?稍等。”

门外车里看着摄像屏幕上关宏峰这样点东西的队员都有些忍俊不禁。

不过关宏峰并不在意这些细节,特地坐在吧台最显眼的位置,目光扫过酒吧里每一个打量过他的人。

据今天看过的监控录像,对方至少有一米八,但是驼背,所以在人群里不至于很突兀。

角落里一个不怎么显眼的人偷瞄了他一眼,然后迅速收回眼神。直接将酒吧服务生喊了过去。

关宏峰迅速贴在小徐耳朵旁跟他说将微型摄像朝向那个人的方向。

小徐立即照做。恰好此时,酒保把关宏峰的“橙色海洋”送了上来。酒吧里嘈杂的音乐和混乱的信息素氛围让关宏峰正觉得口干舌燥,他直接拿起了自己点的“橙汁”就喝了一口。

这时,刚刚喊过服务生的人直接拿着一杯朗姆酒朝小徐和关宏峰的方向走了过来。

他先是跟小徐搭讪了一两句,目光却有意无意的瞥向关宏峰,然后迅速移开。

关宏峰心中细细分析,觉得这个人目前来说可疑度最高。

果然,那个人把那杯酒送到了小徐面前,说要请他喝一杯。

关宏峰给了小徐一个眼神,于是小徐立刻会意的拒绝了邀请。

那人也不气馁,笑着看了眼关宏峰点的“橙汁”,说到:“那看来你们应该是都喜欢这个。”于是又叫来服务生,要点一杯橙色海洋给小徐。

看来对方已经决定好了目标,关宏峰想,镜头那端的周巡应该也差不多明白了。

他跟小徐说了一句“我去个卫生间。”就起身让了位置。让对方好下手,当然下手的瞬间也是警方收网的时候。

关宏峰边去卫生间边发短信给关宏宇,要求交换。

这里面实在太暗了,要不就是灯光太闪,关宏峰额头上出了一层虚汗。

外面周巡看着小徐的镜头下,那个人偷偷递给了服务生一张人民币。

果然,小徐喝了一口服务生端来的酒顿时觉得有些头重脚轻,不过因为只有一口,意识还算清醒,一下子按下了口袋里约好的信号发射器。

十几名警员顿时冲了进来,酒吧里乱作一团,原本群魔乱舞纸醉金迷的状态被打破,警方迅速的挤到吧台捞起了小徐,刚刚递酒的男人还没来的及跑,就被周巡一把按在了桌子上。

“干什么?!”那个人死命挣扎。

“别动,警察”周巡掏出枪指着那个人的脑袋。

“干干干干什么,我可没做什么违法的事,警察就能乱抓人吗。”

“没做违法的事?你害死了三个人了,还有脸这么说?”

“什么什么害死人?”那个人吓得脸都白了,“我我,我就只是个想下下迷药捡个漏的,而且以前没干过,今今今天是非哥给我出的主意我才才才才....”

“你说什么?”周巡生气的咆哮,“还敢给我瞎扯......”

等一下,行动都结束了,关宏峰呢?他刚刚的上厕所不是假意的吗?

周巡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一把抓起那个人说:“你说的非哥是谁?”

“就是刚刚刚刚那个酒保啊,他跟我说让我把把把这个人迷晕了捡漏,就就以后可以把催情药的货卖给我点....”那个人吓得哆哆嗦嗦的交代,“不过我还没参与过买卖,都是他们在做违法的勾勾勾勾当,我...”

话没说完,周巡就急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了洗手间的方向,然而那里只剩一个空荡荡的走廊。

而此前五分钟,走在过道上的关宏峰就觉得身体传来一阵强烈的不适。短信还没编辑完就手抖发了出去,紧接着剧烈的抖动让他根本握不住手机。

啪嗒一声,手机掉落在地。
他蹲下去捡,却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晕眩感袭来,一下子没站住往一旁倒去,刚好倒在一旁冒出来的人怀里。

“没事吧。”刚刚那个年轻的酒保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你看起来好像不舒服。”

没等关宏峰回答。那人便又暧昧的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低声说道:“是吧,关队长。”

关宏峰瞪大了眼,但是没等说话便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
哥哥被绑了 意不意外 惊不惊喜

不过在此保证他不会有事

主角嘛 作也不会死

顶多就会被哦豆豆酱酱酿酿嘛









评论
热度 ( 694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