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关关雎鸠3。 双关abo年下。

第三章

应叁:

关宏峰第二天早早就收拾了出门,直接避开了和关宏宇尴尬的早餐时间,顺便饿关宏宇两顿,以示警告。

不过被戳穿也好,起码估计以后这小子能有点分寸,顾及信息素的相互影响,不会在家时像个大型挂件一样粘了自己身上了。

而且,本来关宏峰还在想到时候发情期时该找什么借口将关宏宇扫地出门,这样连理由都省了,到时候直接一句话让他滚去崔虎那里待着就好。

津港警局。

“哟,老关,来啧么早,早饭呲了吗”周巡顶着鸡窝头,嘴里叼着包子口齿不清道。

关宏峰微微点了一下头道:“吃过了,调查有什么进展吗?”

周巡迅速的咽下口里的包子,说:“有,这几个是筛选出来的最近在附近酒吧等娱乐场所有过消费记录的和进出东安小区的住户和物业人员名单,你等一下,我去上个洗手间回来跟你说。”

关宏峰接过名单和资料,一个一个的仔细观察分析。

两分钟后,周巡带着全新油光锃亮的发型回来,额前两缕还有浓浓的定型水味。

关宏峰:“.........”

周巡神色不改,走上前将手搭在关宏峰肩上道:“怎么样,能排查出部分人员吗。”

关宏峰将眼神移回资料说:“死者被钝器直接击碎颅骨死亡,这个力气一般的beta很难直接做到,因此重点排查从事体力劳动、或者有过格斗经历的alpha,有过犯罪记录的重点调查。”

周巡说:“是这样没错,我们本来也朝着这方向找,可是即使这样排除后人数也还是不少。有没有什么更明确的方向?”

“有是有,不过.....”关宏峰说,“这只是我的猜测。”

“没事儿,老关!猜测你也说一下,现在调查范围实在太大。”

“我觉得....凶手可能是一个身上有某种缺陷的alpha,他有着正常alpha该有的体力,但这种缺陷让他不能通过信息素制服omega,而要用到催情剂。现在的催情药大部分流通渠道还是夜店等场所,参考死者死亡时间和手上不重的勒痕,基本可以锁定在东安小区附近的三家酒吧,依次排查,找在这三个酒吧消费记录频繁,正直壮年却有过特殊疾病治疗记录的alpha。”

“嗨呀,这还叫只是猜测?过谦了啊老关,你这简直是指明了调查方向啊!”周巡敬佩的咧嘴一笑。

然后转头对着办公室的其他队员凶到:“看什么看?!听不见关队的话吗?快去查这些alpha的医院记录和酒吧消费记录!”

“周队!”小汪忽然火急火燎冲进来,差点把桌上的资料带翻。

“你急什么!给我动作小心点!”周巡简直想拿根绳子给小汪拴着,省的他乱吠。

“不是,刚刚又接到一起报案,在东安小区附近的天扬小区,有两个beta的尸体被发现了。都是用麻袋装着,扔在地下车库。”

“什么?”

关宏峰和周巡反应一样,显然他这次也没料到凶手作案时间间隔这么密集。

警笛一路轰鸣,划开了津港起雾的清晨。

关宏峰和周巡一起火速赶到报案现场,看见了和上次一样材料的麻袋和一男一女两个受害者,都是omega。

关宏峰眉头紧皱,摸了摸下巴道:“我之前有个推测是错的。”

“什么?”

“凶手不是因为发现抓错了人而冲动杀人的,他使用不规则钝器只因为那东西对他有特殊含义.........一会儿让法医鉴定一下,我还有种预感,这两个人身上这次可能同时有抑制剂和催情剂。”

“啥?”周巡疑惑道,“凶手给他们喷了催情剂行苟且之事,干嘛还要给他们喷抑制剂。”

“这个凶手是典型的为了满足自己某种变态倾向而杀人的罪犯,他可能根本就没打算活多久,像是被抓了也无所谓,但一定要在此之前满足某种不正常仪式。”

“行,回去 给法医科仔细的检查。另外那个小张你去调一下这个车库的监控,我不信这混蛋每次都正好挑到监控死角。”周巡像往常一样指挥着手下工作。

然后他习惯性凑到关宏峰旁边,胳膊肘倚上关宏峰的肩。虽说是倚,其实都是他自己在发力站稳,毕竟关宏峰那个连包都挂不住的溜肩儿也根本挂不住他这种大型生物。

他只是为了像蹭热点一样蹭在关宏峰身上,又不显得像在揩油,还能顺便闻闻他身上好闻的柠檬水味,起到类似望梅止渴的效果。

没想到关宏峰这次竟然像抖毛一样的抖了抖半边肩,把周巡给甩开了。

周巡摸了摸鼻子说:“怎么了老关,这几天是不是哪儿不太舒服?”

“没什么”关宏峰仍是一脸面瘫,“就是这几件案子连着来,加上这次凶手是丧心病狂型的,有些焦躁。”

其实是因为这次的两个omega是发情过的,身上发情的信息素还没完全散尽,让关宏峰觉得浑身不舒服。

“嗨呀,别怕”周巡大义凛然,“你现在就是以顾问身份协同办案,办好了,红花有你一朵,办不好,雷有我顶,你别太紧张。”

说罢又要凑了关宏峰身上去,被关宏峰提前躲开。

“让技术科调查一下这两人身份,凶手不是在挑外地人下手,可能躲过上次的摄像镜头都是巧合,我想他现在根本不顾及判刑或是怎样,只想快点实现自己的变态需求。”关宏峰眼神转向别的方向但仍然冷静的分析着案情。

“是挺变态的,”周巡点了根烟扫了一眼地上,有些敏锐的察觉到关宏峰这次不像平时那样上前仔细观察尸体细节了,“尤其是他还给他们戴上个这个。”

“这个我刚刚还想说,凶手给他们戴上警用手铐而非普通的绳子,而且抛尸在很快会被人报警又摄像头装备严密的车库。明显是在对警方进行挑衅。他可能过去和警方就有过矛盾,对警方怀恨在心。”

“呃,这个......”周巡蹲下仔细看了一下,说,“这两个人身上都有另外的捆绑痕迹,因此凶手再把他们弄走时候是用正常绳子绑走的,只是呃..用了催情剂后行苟且之事前又给他们戴上的这个手铐。”

“被用过催情剂的omega,为什么还要再戴手铐?”关宏峰第一次在案情分析上,成了抛出疑问的一方。

周巡瞪眼道:“不是吧?老关,这方面恶趣味你是真一点不懂啊?”

关宏峰默认。

周巡没忍住撇了撇嘴角,然后站起来抓上了关宏峰手腕抬高到胸前,说:“反正我觉得...”

关宏峰眉间的川字顿时变得很深,又碍于面子没有像对关宏宇那样直接张口呵斥。

于是周巡直接歪头凑到他耳朵上低声说:“如果一个总是一本正经的人有天这样被铐在我的床上,那感觉,肯定很销魂....”

他把“销魂”二字说的百转千回,意味深长。然后在关宏峰恼羞成怒前迅速撤回,留下一圈淡淡的烟味。

这周巡不知是有意无意,烟味里竟然掺了一丝淡淡的信息素,他本来的信息素就是烟味儿的,这样混在刚抽的真香烟里,让人很难察觉。

如果关宏峰以beta身份发现他烟味里掺着的信息素,肯定会被他怀疑。

关宏峰耳朵被他刚刚的烟熏红了一点。于是他用眼刀狠狠剐了周巡一眼,转身就走。

“诶,老关,跟你开玩笑。”周巡连忙狗腿的跟上去哄,“别生气哈——诶,你去哪?”

关宏峰撇开他上来拽自己胳膊的手说:“回去看监控录像,一会儿你召集队里开会吧。”


———————————————————————
本章又名“你的情敌调戏你哥哥而你只能饿到在家研究肺鱼能不能吃”
不知为何这章写着写着就寡淡了且没有愚蠢的哦豆豆出场。
另:逻辑爆炸点大家可以指出来,反正我菜。
下章有注定的俗套和可能的惊喜。但肯定是有滋味的。

“一杯敬亲哥,一杯敬队长
戴上我的绿帽,选择了原谅。” 赠予本章的关宏宇。











评论
热度 ( 697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