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关关雎鸠。 双关文。弟弟攻。abo设定。

双关abo—第一章

应叁:

  


   决定了要和弟弟共用身份开始,关宏峰早就有了时刻提防周巡的心理准备,只是真正实施起来偶尔的变数还是会超乎自己想象,尤其是周巡此人,比狗还灵敏,整天装做一副憨直样,实际上直觉准确的可怕。还好自己和弟弟虽然分化成了不同的性征,信息素倒是很像,喷点掩盖剂就几乎闻不出差别。


    自己每天和周巡的谈话中明里暗里的几番试探,关宏峰也总是在回家的第一时间就告诉弟弟,同时耐心的跟他讲述以后面对周巡时的应对方案。


    只是他没想到,关宏宇平时听自己讲案件分析时认认真真易上道,每次听到周巡相关的就会反骨作祟,一脸的不耐。


    “好了,哥,怎么跟周巡反着套路说话我已经听你说了八百遍了,你还是多给我讲讲怎么破案吧,反正周巡那孙子态度很明显是不会给咱们看卷宗了。只能想办法从刘长永那里下手。”一边换衣服一边听哥哥讲周巡的关宏宇十分没耐心的翻着白眼。


    “不只是卷宗的问题,你的案子要想真正查明,我必须通过周巡留在队里,虽然他现在没有怀疑我们共用身份,但是.....”


    “那不就是了!反正他还没怀疑,顶多觉得咱俩有联系,我以后注意就是了”关宏宇直接打断关宏峰的话,顺手套上哥哥的风衣,把头伸到哥哥面前等着哥哥给自己寄上围巾。


    关宏峰无奈的边给他戴围巾边皱眉:“怎么感觉你对周巡的有关事情越来越不耐烦了,你要注意不能....”
“不能在他面前敌意太重导致露马脚是吗?好了好了我都记住了!”


    可我能不对他有敌意吗?关宏宇面上不说,心里却暗戳戳委屈了一把。


    自从上次那个送外卖的杀人犯入室与他们兄弟俩发生打斗后,周巡恨不能真的把关宏峰挂在自己裤腰带上,勘察现场或者出使任务时寸步不离,眼神里的关切是真的,可是那企图却也昭之若揭,也就他那没有任何感情史又是beta的哥哥觉得周巡对他只有试探和利用,自己换做哥哥身份的时候看的比谁都清楚


     这么一个明明是alpha却总把目光投向身为beta的关宏峰的周巡,关宏宇视其为眼中钉已久,要不是自己碍于伪装哥哥的重任要掩盖信息素假装成beta,自己早就放开信息素让他再也不想靠近“关宏峰”了。


     天知道平时关宏宇以哥哥身份出现时看着周巡殷切又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的眼神时有多想挖周巡眼睛。
可是偏偏周巡完全不识好歹,自己越是保持低气压,他反而越是不要脸的贴上来耐心的哄,可越是这样,关宏宇就越清楚周巡对关宏峰的感情之深,因此危机感就越发强烈。


      等自己洗清嫌疑了,一定要让哥哥远离津港警局,远离周巡。关宏宇暗下决心。


     “哥,我走啦”关宏宇推开家门道。


     “嗯,小心一些,有事立刻联系我,案件中有不懂的地方也没关系,记住细节就好,回头我来分析。另外信息素掩盖剂别忘了喷,要是让他发现你alpha的气息就不好了。”


     关宏宇一边感叹着哥哥的可靠和贴心一边忍不住停下了出门的脚步,就这么半出不出的卡在门口,忽然感觉心里的酸意实在按不住,扁着嘴回头默默盯着关宏峰。


     关宏峰被他哀怨的眼神看的一头雾水,想说是不想到了什么案件疑点了。


     没想到关宏宇冷不丁开口道:“哥,你以后多注意点周巡。”


     关宏峰更加疑惑:“我当然会小心他了,刚刚跟你强调怎么和周巡相处你不愿听,怎么反过来又来叮嘱我了?”


     关宏宇语气更加憋屈:“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虽然你们是朋友,他毕竟是个alpha,小心他对你,就是,有时候那些动手动脚的....”


    关宏峰疑惑至极:“周巡对我?他除了在你的问题上怀疑我,平时态度一直还算挺好,动什么手脚了?”


    “哎呀,我不是说那个,就是,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我走了。”关宏宇破天荒的用一种略烦躁的语气在他哥面前说话,然后不给关宏峰反应时间,迈开长腿就出门了。


    楼道里灯光昏暗,因此关宏峰并没有目送弟弟走多远,便迅速的关上了门,将自己封锁在灯光明亮的家里。


    关宏宇这兔崽子最近态度越来越古怪了。关宏峰把桌子擦干净然后把各类物品摆放整齐后双手交叉抱胸坐在沙发上思考。


    难道是周巡不给看卷宗的事还在耿耿于怀?


    这事儿周巡确实过分,可是就算是刘长永现在守着卷宗不撒手,自己也会循序渐进的找到方法的,这些自己上次跟关宏宇也是有讲过的啊?


     算了,还是捋一下今天新案件的思路吧,关宏峰想,毕竟关宏宇和周巡在没发生2.13案件以前就水火不相容的,见面就说话带刺冷嘲热讽,好像上辈子结过仇一样。


     大概alpha之间信息素也相抵触吧。


     关宏峰对人情世故一向不是很擅长,这会儿也懒得去思考。在他的生活里,破案总是占据他绝大部分时间,因此对各类感情的思考总是少之又少。


     而这边关宏宇出了小区,忽然有些后悔自己刚刚抱怨似的语气了,自己明明打算逐步改善自己在哥哥心中的形象,让哥哥觉得自己也是沉稳可靠的。


   这样哥哥肯定又以为自己闹小孩子脾气吧。


    关宏宇想从口袋里掏根烟抽,又忽然想起来这是自己哥哥的衣服,而他哥从不抽烟。


     他烦躁的抓抓头发,心想像哥哥这样洁身自好不抽烟不喝酒的男人简直是当今社会的稀有物种,而且哥哥身上总是干干爽爽的特别好闻,虽然是个beta,却比了其他任何一个omega让他觉得闻起来舒心。


   怪不得周巡那个孙子也会惦记上自己哥哥。


    关宏宇想到周巡,身上的气压更低了,甚至连信息素都差点忍不住外散。


    如果说关宏峰的信息素是干净的青柠味,那么关宏宇的信息素就更像掺了柠檬的鸡尾酒味了,虽然都有柠檬成分,但是仔细闻起来会浓郁很多,且带着抹不掉的酒精味,因此他每次都会喷点掩盖剂,让自己身上闻起来只剩一点柠檬味,就会和关宏峰的气味很像,便于掩人耳目。


    对于这一点,关宏宇心里其实还挺乐,这让他有种浑身都是哥哥同样气味的蜜汁自豪感。


     他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出租车就带他到了津港公安局。


     “哟,老关,回来的正好,休息的怎么样,要不要吃夜宵?”关宏宇一脚踏进警局,就看见周巡带着他标志性的讨好表情朝自己走来,“一起来会议室一起开个短会。”


      ........你个人开。


     关宏宇很想拿这样一句话糊周巡脸上,但是碍于“关宏峰”身份,只能暂忍着走过去用周巡一起去会议室。
    最新一起案子的死者是一名男beta,尸检报告现实死亡时间大概是昨天傍晚左右,今早晨被人发现在东安小区的地下车库的一个角落空车位处,发现时死者是被一个麻袋包着,像扔垃圾一样的扔在那,凶手好像对死者被警察发现也毫不介意。


     关宏宇正襟危坐起来,一边仔仔细细的听汇报,一边将脑海中哥哥跟自己嘱托过的推理翻出来,边看边背出来糊弄周巡。


    周巡说过,这个死者目前无法核对身份,应该是来津港时间不长,所以凶手大剌剌的把他扔在车库这种公共场所等着警方发现,毫不畏惧。


    而据他哥的分析,这个死者身上被喷过omega催情剂,这种催情剂对beta应该是毫无作用的,所以很有可能被错当成了别人,凶手发现后恼羞成怒才杀了他。
    催情药的走私和毒品一样违法,但是凶手应该不是走私犯,只是催情药买家,剂量不多,所以浪费了格外情绪失控。死者是因为钝器敲击致死,武器形状很不规则,应该是冲动杀人,这种因为愤怒而杀人甚至粗鲁到直接用麻袋扔在车库的罪犯,却又能十分仔细谨慎的完美避开该时间段的监控设备,应该是个对东安小区车库很熟悉的人。


    绑人应该不是一时兴起,死者身上没多少挣扎痕迹,所以起码麻药提前准备了,据死者身上衣物观察,应该是在娱乐场所就被弄晕带走的,可以查一下小区各类工作人员以及住户最近去过各类娱乐场所的记录,重点观察有犯罪前科的,因为罪犯也很有可能确实有像警方示威的嫌疑。


     关宏宇把哥哥的话都原原本本的给背出来,果不其然蒙混过关,周巡丝毫没有感到异样。只是命令大家按照“关队”的指示分头行动。


     大家迅速散会,各司其职。 


     关宏宇却突然被周巡叫住了。


     “等一下老关,”周巡凑上来先是习惯性的嗅了嗅然后开口嘘寒问暖,“今天白天听你有咳嗽,有没有喝点预防感冒的药?”


     关宏宇的脸一下子拉的老长,虽说对周巡的热情他已经适应了,能忍住打人冲动了,但是他这见到自己哥哥就要嗅一下的狗习惯是什么鬼?


    “喝了,不会感冒影响工作,你放心。” 关你屁事。


    “我不是说工作耽不耽误,我这就是关心你一下啊。”周巡对着种冷漠语气毫不在意,继续往上贴热脸。


    “哦,多谢。”呵呵。


     “上次那个卷宗的事,我是真没想到刘长永会不让你看,你放心,我肯定会尽快做通他的思想工作,让你看到你弟弟的案子卷宗。”


     “那就希望你真的尽快了。”呸,信你就有鬼了。


    周巡乐呵呵的搂过“关宏峰”,拍拍他的肩道;“当然当然。”


    关宏宇正想发作,忽然感觉周巡离自己更近了,然后这孙子竟然凑在自己脖子上闻了闻,随即又把手放了下来道:“老关,你身上的味道怎么跟白天不大一样了。”


    “哪不一样了?”妈的这孙子竟然敢白天这样闻我哥,关宏宇怒火中烧,想到周巡凑到哥哥身上闻的画面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也没有变很多,就是感觉淡了很多,没白天好闻了.......”周巡欠抽的说道,“是不是太累了?”


    是因为劳资喷了掩盖剂啊傻*。


     再说我哥好闻那是你能闻的?


     关宏宇懒得跟他废话,转身就走。


    “哎,老关你去哪儿啊?”周巡连忙叫住。


     话没说完,办公室的门已经被咣的一声甩上。


     周巡悻悻的摸摸下巴,心想老关晚上的时候总是脾气格外冲啊,白天的时候都是任撩且反应愣的,怎么晚上一说就直接走人啊。


   摔门而去的关宏宇忍着怒气去了一趟技术科看分析报告,尽量记下来后片刻不停的摆脱周巡离开了警局。


   回家后还不到凌晨,关宏宇本来打算简单跟哥哥交代一下各部门的新调查进展就蹭上床睡觉的,忽然发现关宏峰刚洗过澡。


    睡衣松松垮垮,头发半干未干,刘海下垂使他显得整个人气质都软了下来,关宏宇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想入非非。


   “哥,你最近洗澡次数勤了好多啊。”
   


    正认真想案子的关宏峰忽然听到这样一句话,先是一愣,然后也不做解释,敷衍的嗯了一声。


     “周巡说白天听见你咳嗽了,是不是洗澡次数过多导致的。”


   “你放心,感冒了会增加你扮演我时的难度,我肯定会喝药预防的。”


    “不是这个意思。”关宏宇坐的离关宏峰凑近了一些,然后发现他哥哥的脸红的异常,忍不住伸手去试试他的手温,“我是真的关心你身.....哥!你洗的凉水澡?!”


     关宏峰触电一样的快速把手后缩,然后不自然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说,语气生硬道:“这个不用你管了,我只是手一直凉而已,没冲凉水澡。”


      “可...”


      “好了,时候不早了,你快洗洗睡吧。”关宏峰冷漠的道,“你睡沙发。”


      可是上次趁你睡着我偷偷摸你手你手才不凉呢。


     关宏宇在心里嘀咕,觉得哥哥肯定有事瞒着自己。


      平白无故洗凉水澡。还赶自己在沙发上睡。


     还有,关宏宇动动鼻子,从回家他就觉得今天哥哥的信息素味跟平时有一丝不一样。
      简直像是柠檬....掺了蜜。

评论
热度 ( 1037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