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谁和谁告别

我要哭了,太喜欢这个剧了,快点出第二季

揣测的秦尔烟:

我先写个读书笔记啊喂
再走考据党啊喂

实在是太心疼哥了,被弟弟打,也不还手,(哥你确实欺负你弟了)……

其实理智上想一想是可以理解哥的做法的,大的牺牲下只能选择小的委屈,委屈自己的弟弟,不在乎自己的痛苦,更不在乎亲弟弟会怎么怪罪他这个当哥的。如果两个人都是被误会,那就要撕开一个地方去找到光。如果不找弟弟,脱身出来,那这件事一直就见不了光了,不仅仅白白被误解放任凶手,还有支队上层内部被渗透,更没人能调查的清楚,牺牲太大了。还得提心吊胆忍着心痛,真的太苦了。

周巡暗地透露给宏宇的意思是你猜你哥还有多少事瞒着你,所以宏宇愤怒所以在天台上打了哥,我其实特别想跟周巡说,周队,你猜他弟有多在乎他哥。



32集哥说,“谁不希望过普通人的日子,成家立业,生儿育女,只是有的时候,我们为了其他人能过上这种生活,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一家人嘛,各自难免揣着点儿小心思,但是大家还是为了一个共同目标而努力着,在第一线,在辅助工作中,甚至在根本没人知道的某些工作中。”



说真的,哥总是让我想到另一个承担一切的大哥,我心中最爱的一个角色——明楼,《伪装者》里的明楼。他承担的更多,家国天下,先有国才有家,他是高层,他要守着国家,他是明家的大哥,他要守着明家,在那个年代那个时空里他也是要把自己的弟弟填进去,他说“我们都可以死,唯独我的兄弟不能死吗”。而那里,唯一温柔的一点也是如此,他可以和阿诚说“你还好,有我陪着。”哪里是简单的他陪着阿诚啊,分明也是阿诚在陪着他。



我总是喜欢这样的人的,足够优秀却又因为背负地太多而压抑,莫名令人心动。

忘了哪看的什么文了,里面说,这样子的人尊敬、心动就足够了,不要成为他,因为太苦了。

《白夜》里也是一样,最好的一件事,就是那个不听话的关宏宇,他会吵架会暴怒甚至还会朝着他哥伸拳头和他动手。

但是他一直不听话的往回跑,往哥那跑,救他,一次次地救他。

在金山卧底那里,宏宇不理亚楠的话,黑夜里往龙潭虎穴里跑,就为了趴在小窗台上问一句,“哥,你没事儿吧。”漫天大雪,那么冷,他不听他哥的话,往他哥身边跑,笑着说“我要不来,哥你可就完了。”又一次把他救走了。32集里,哥把那条老虎给吃了,从不喝酒的他还喝了酒,因为他要去承认这一切了,老虎,没人喂了,家,或许也没人回了。这么压抑的事,他只说“我吃了饭就来”。宏宇坐在亚楠床边,亚楠问他,你还是过不了心里那个坎是么,亚楠说,他是你亲哥,即便你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宏宇垂着头,眼睛是湿的,嘴角却笑了,他用手勾了勾小饕餮的手,站起来走了,小饕餮的爸爸可真勇敢。其实他听到亚楠说哥被抓起来了,抬起眼的时候,或许他心里早就原谅了他,发生很多事了,宏宇的一切脾气就是弟弟被当哥的欺负了而已。

周巡在警局里对被关起来的顶包的“关宏峰”说着真正的关宏峰的事,周巡某种意义上被关宏峰拯救了,抽着烟,怀念着的,笑着说“我顶烦你关宏峰的”。他问,“我凭什么跟你混啊”,他又说“之后的十年里我跟着你学会了什么时候该按兵不动,什么时候可以抄包和攻击,我也不再痛恨周遭的一切,包括我自己。”周巡成为了更好的人,甚至降级来到了哥身边。

周巡的烟抽完了,有烟雾,有黑暗,但是没有光,周巡还在说着,“老关,十五年啊,操,我居然还没有交下你这个朋友。”

一直都没有宏宇的镜头。

然后。

宏宇坐正了身子,咧开嘴笑了。


镜头倒退,回忆后撤,音乐唱着“人海茫茫,无风起浪,暗潮汹涌,此消彼长,春暖秋凉,别来无恙”。

哥哥和弟弟站在他们的父母面前,弟弟还是那么无所谓摇摇脖子,却是冷暖的关怀,“你不害怕晚上回不来吗?”,

哥问,“你恨我吗?”

宏宇说,“从小到大,我们有相同的外形,有相同声音,甚至相同的血液,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密过,对吗,是缘分,是造化。你听着,我不知道你对我做过什么,我更不知道你对自己做过什么,我也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我就是想告诉你…

“我是绝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哥,我不会。

他看着哥,笑着,哥也看他,真的是从小欺负他这个弟弟,当哥的心里的眉头一直拧着。宏宇摘下自己的围巾,给哥围上,扬了扬嘴角,摆了摆手,说“走了”。

两个人分开走了,歌词唱,谁和谁告别。

这段暗色的回忆为了什么呢,为了第二季埋的梗,为了蛊惑我们去问一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了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在别的时空里,有别的人那么辛苦的生活着。

不是的。

是想告诉我们,

“哥,我回来了。”打了你可就不道歉了,你欺负我这么多年,我要还手的。

所以你看,这个笑,宏宇在周巡面前那个咧开嘴的笑,他又想说什么,我们都只是简单地说“我靠这个邪魅一笑是弟弟啊喂”,宏宇心里又在想什么,听了周巡这个大老粗在自己面前说了那么多他不知道的他哥的事,是要笑的,原来他哥是这么好的一个人。

别的呢,别的也要笑。

他能替他哥站在暗夜里,承担着他哥害怕的黑夜,哥,这次可是我赢了的。

哥,你穿梭在白日的灰雾中守护正义就行。我啊,我在你害怕的黑夜里,守着你。

谁叫我是你的弟弟呢,没办法了,一辈子的。
os;难道也需要加上我楼诚tag吗。

评论
热度 ( 145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