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双关】十六与三十六「2」

YokoAkan:

失眠使我爆肝。

OOC严重/小学生文笔/莫名段子流
矫情气死人剧情/私设严重

本章短小不精悍。
整章似乎都是段子流,心里有点气还有点急OTZ



2.

2017年/津港长丰区

少年关宏宇披着理发专用披肩给强制性的按坐在镜子面前。

“关宏峰你哪来的这套装备,你不是当警察的吗,怎么副业是做理发师的?”
明明对着十六岁的关宏峰连句话都不愿意说,偏偏面对三十六岁的关宏峰的时候变成了话说的不停。

就对着十六岁的他使脾气闹别扭吗?三十六岁的关警官如此腹诽。
他用木梳用着适中的力度给别扭少年梳开头发,果不其然被少年打理成的中分发型,在梳子的作用下回到了长过眼睛的真实模样。

“为你特别置办的。”
“为什么?”

少年想要回过头面对着他说话,却被关宏峰稍加用力按住了头控制住了身子。

“没什么,你别乱动,要是因为你乱动导致你头发被我剪秃了一块,那责任全部在你,与我无关。”

因着这么一句话令得少年不得不安坐在椅子上,双眼盯着镜子,从镜子里看着三十六岁的同胞哥哥,目光便顺着他手中的剪子而转动。

关宏峰回避了少年关宏宇的问题,他不愿意把那曾经被迫同住半年的事告诉他。
如果单单只是同住那也并没有关系,可偏偏事情的背后隐藏着太过于复杂的问题,连三十六岁的关宏宇在得知2.13案件真相时都一时无法接受,更何况这个二十年前年轻气盛的他。

关宏峰瞥了眼镜子。

嗯?

刚刚还过于长的头发已经被他修剪的干净利落,但这发型的样式又偏偏和他的是一模一样。

“你怎么把我头发修的和你的一模一样?!”
“习惯了,而且这样清爽。”

关警官坦然的回答。



1997年/津港长丰区

从少年关宏峰口中得知,他们俩的爸妈都去了长春走访许久没往来的亲戚去了。
这是好事,至少两人不用大费周章的解释为什么关家小霸王换成汗衫刀疤男。

可关宏宇在庆幸中有萌发出难过的情绪来,其实他挺想念自家爸妈的。
印象里在97年的时候,他父亲的身子骨还硬朗着,在家吃饭时还常常要配着一瓶便宜的啤酒,一边喝酒一边吃菜,到了兴头上还愿意给兄弟俩一人喝一口。

关宏峰是只轻抿一小口都会脸上飘上绯红。
关宏宇哪怕是偷喝了好几口也一切正常,没半点醉意。

少年关宏峰端着菜出来,一眼就见到三十六岁的弟弟坐在院子里望着天空中的月亮,若有所思又面带愁绪。

他把饭菜搁在院落里的小木桌上,这轻轻一搁就让关宏宇反应过来。

三十六岁的关宏宇看着两荤两素的菜碟,忽然面露难色。
不是嫌弃菜式不好,而是他清楚的知道关宏峰在厨艺方面根本不见半点天赋。

三十六岁的关宏峰厨艺就不如人意,那十六岁关宏峰的厨艺便更加不可明说。

“吃吧。”
“... ...好的,哥。”



2017年/津港长丰区

关家小霸王洗完了澡带着一身热气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自如的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湿漉漉的脑袋就往后随意的一靠。

忽然一块干毛巾搭在了他的头顶上方,随后则是有人用着称得上是温柔的力度给他擦拭湿漉漉的短发,少年关宏宇意外的拥有一头和外貌性子完全不相符的极其柔软头发。

关家小霸王在之前转悠了一圈的时候,就发现这个公寓只有一间卧室,他从那时候就开始想着那三十六岁的他是在哪睡觉的。

总不能两个人睡一起吧。他是这样想的。

直到替他擦拭完头发的关警官将他领进了这间公寓唯一的那间卧室里。

“咱俩一直睡一屋?”
“嗯。”

少年关宏宇忽然就僵硬了身子,手扒着门缝不再往里迈一步,先不说两个即将步入的中年男人睡同一张床这件事,他关家小霸王是实在做不到和关宏峰一起睡觉的。

为什么?

因为十六岁的他疏离少年关宏峰的另一个原因是他的第一次春/梦对象,那个在他身下的男人就是关宏峰。

三十六岁的自己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思和春/梦对象共枕而眠的呢。
抱着多余是杯子躺在地板上的少年心里怀揣着这个问题入睡。



1997年/津港长丰区

此时的关宏宇与少年关宏峰正挤在一张单人床上。
他听着身旁少年平稳的呼吸声,双眼盯着少年朝向他的脊梁,心底里拼命的告诉自己:这不是你三十六岁的哥,这还是个十六岁的孩子,关宏宇千万别做出格的事。

少年一个翻身把背对关宏宇的姿势变成了正对关宏宇的样子,他看着少年阖起的双眼,高挺的鼻梁,微长的双唇,上下起伏的喉结。

十年以上无期以下。关宏宇在心底里反复的默念。

都怪在他和关宏峰睡同一张床早已习惯,在回卧室睡觉时就下意识的跟在少年身后进了少年的卧室,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懒散的躺在了少年的单人床上。
意外的是少年关宏峰也没把他赶下床碾回属于少年关宏宇的卧室,相反只是也脱了鞋栖身床上,只是对关宏宇说了句,宏宇往里躺点。



十年以上无期以下。


关宏宇拼命的默念。




2017年/津港长丰区

关家小霸王是在床上悠悠醒转过来的。
他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从地板回到了床上,身上也意外多了些因由磕磕碰碰而泛起的青紫,他甚至在思考自己是不是患有梦游症。

“我把你抱回床上睡的,睡地板要着凉。”

关宏峰话锋一转临了又补上一句:
“虽然你在长身体,但是你还是偏胖了些,多锻炼吧。”

昨夜,关警官想要抱起十六岁的弟弟,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能做到将他拖回床上。
期间数次碰撞床角。



1997年/津港长丰区

少年关宏峰被一群学校混子堵在了胡同的角落里,这群混子错将少年关宏峰认作少年关宏宇,只是还心想今天堵住这霸王怎么这么轻巧。

这群混子的头子嘴里叼着根烟,吐烟时故意将烟圈吐向少年关宏峰,见他被呛到便恶意的笑起来。

“关宏宇。”
这人才刚刚从齿间吐出这三个字就被人猛的给打断了话。

“冲着我哥喊我名,您几位眼神还真不错嘿?”
就见三十六岁的关宏宇不知何时坐到了墙上,两指之间夹着冉冉飘雾的烟,他低着头满面笑意的看着底下那群穿着松松垮垮校服的校园混混。

混混头子看看少年关宏峰又抬头望望坐在墙上的刀疤大叔,把烟用力的摔在了地上。
“大伯你脑子不好使吧,就你还混充关宏宇,还喊这小子叫哥,我看以你的年纪喊他声儿子才对呢。”

大伯。

关宏峰心想自己这张脸放在2017年是又能撩妹又能撩汉,他对别人说自己只有二十五岁别人都相信,现在几个乳臭未干的小混混喊他大伯,这实在是不要命。

就见三十六岁的关宏宇把还剩半根的烟也随手一丢,翻身从墙上下来,震起一阵尘土。
他站在少年关宏峰身前,双手插袋抬着下巴,这模样一下子就和十六岁的傲气关家小霸王的模样重叠起来。

对方打量了眼他脸上的那道刀疤,骂了句神经病,就惺惺离去。

“哥,我给你惹麻烦了。”
“没事,都习惯了。”

都习惯了。
是啊,因由着这两张几近无差的面孔,他在外头打架生事惹麻烦,那群仇家也常常将少年关宏峰错认是惹事的关家小霸王,这可给少年关宏峰惹来了不少的麻烦。

关宏宇真想给十六岁的自己来一脚。





评论
热度 ( 373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