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上你了,乖乖从了我!

【双关】十六与三十六

YokoAkan:


OOC严重/小学生文笔
矫情剧情/私设严重

嗑双关嗑到迷幻(瘫)
写到最后又成了段子流气死我了OTZ


1.
2017年/津港长丰区。

关宏峰冷眼看着懒散的躺坐在他家沙发上的少年。

时间回溯到十分钟前,关宏宇正坐在现在这个少年所坐的位置上,百无聊赖的摆弄着遥控器,又摸了根黄金叶烟,这才刚刚抽上一口。

吞云吐雾之间,那个骨子里带着少年气的男人消失的无影无踪,倒是个穿着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校服的少年凭空出现在这。

关宏峰对这个人非常的熟悉。
——十六岁时的关宏宇。



1997年/津港长丰区。

关宏宇蹲在地上狠狠嘬了口烟,在他身后站着个与他多年前模样毫无偏差的少年。

对于少年关宏峰来说刚刚发生的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想象。
在十分钟前,少年关宏宇推开自家铁门晃晃悠悠的走进来,一边走一边点燃了根橘子双爆烟,当烟圈被风吹的摇曳飘散之时,穿着校服的少年换成了穿着黑色汗背心脸上带着疤痕的男人。

男人嘴里叼着烟看着周围的环境愣了好久,直到烟灰烫了他的手这才让他反应过来。
他将目光投向摸不着头脑的少年关宏峰身上,只听他颤颤巍巍的喊了一句:“... ...哥?”

少年关宏峰拧起了眉毛,没应他的话。
换到是谁被一个穿着汗背心的刀疤大叔喊一声哥,都不可能做到立马答应。

他反复打量这个代替少年关宏宇凭空出现的男人,五官轮廓确实像极了少年关宏宇,只是没了那样过分耀眼的锐气与光芒。

“... ...宏宇?”
“诶!哥!”

男人立刻笑嘻嘻的应声。




2017年/津港长丰区。

在关宏峰还在反复思考这件不切实际却真实发生事情的这段时间里,少年关宏宇已经把整个家都给逛了一圈,最后脚步停在日历前。

日历的最上方用着加粗黑体写着2017四个阿拉伯数字。
这四个数字在他脑子里转了无数圈,甚至让他看的有些眩晕。

这个二十年后的世界。

刚刚只是看了一眼关宏峰他就知道这个男人一定是关宏峰。
即使比印象里要再年长些,少年气也不复存在,比以往还要沉着的气质,脸上甚至有了一道伤疤,可他也还是认定这人就是关宏峰。

“关宏峰。”
少年关宏宇没规矩的直呼关宏峰的姓名。




1997年/津港长丰区。

少年关宏峰对关宏宇三句话就喊亲昵的喊他一声哥的说话方式非常不习惯,要知道少年关宏宇已经很久没用一个哥字来称呼他了,常常是直呼他姓名,带着不耐烦的语气。
少年关宏宇对他开始梳理的原因似乎是因为亲戚朋友开玩笑说的一句,宏峰你是不是也不太瞧得起你这个霸王弟弟呀?

他记得他回答了一句没有。
这个回答声被少年关宏宇摔碗筷离开的声音给盖过。

关宏宇靠在墙上瞥眼看向若有所思的少年关宏峰。
仔细想想十六岁时的自己对待自己的哥哥的态度简直可以说是极度疏离了。

先是父母亲戚的玩笑话,老师的批评对比,还有就是身边狐朋狗友的起哄。
两人之间那越来越大的差距。

高中的时候我这人怎么这么小气这么没脑子?——来自百思不得其解的大叔关宏宇。

“哥我告诉你个秘密。”
“——我就没讨厌过你,你一直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2017年/津港长丰区

少年关宏宇刚刚和关宏峰聊了他脸上伤疤的由来。
关宏峰平淡的说出伤疤的来由之后,原本一副不可一世的少年关宏宇忽然就没了声音,怔怔的看着他脸上的疤。

关宏峰听见少年低声像在问他又像在问自己:
“当时我在哪呢。”



1997年/津港长丰区

“脸上的疤是和人打架留下来的?”
“不是,自己划的,看上去是不是还挺有男子气概的?”
穿着黑色汗背心的大叔坐在马扎上一边摸了摸脸上的疤,一边没正形的给出这样一个回答。

关于伤疤的真正来由他无法完全的告诉少年关宏峰,这背后将会牵扯出更多的事情,包括关宏峰为了查处灭门案背后的真相,从而嫁祸到关宏宇身上的这件事。

十六岁的少年哪需要知道这些成年人世界的残忍呢。



2017年/津港长丰区

关宏峰看见少年关宏宇从茶几上的黄金叶烟盒里抽出一个,又用桌子上的打火机点燃,就在他昂着头向天花板吐烟圈的那一刻,关宏峰不动神色的把那包黄金叶收入手中。

少年察觉反应过来,用着不解的眼神望着他。
在他印象里他这位好学生哥哥对抽烟这事并不感兴趣。

“今天不准再抽烟了。”
“关宏峰你凭什么管我?”

“凭我是你哥。”
五个字把少年关宏宇堵得哑口无言,三十六岁的关宏峰经历过那么多棘手的事件,再有在早些年毕业被分入基层当片警的日子里处理家长里短的手段经验,对付一个十六岁的叛逆关宏宇对他来说并不棘手。

再把这个叛逆的家伙和三十六岁还黏在他身边喊哥的关宏宇一对比。
这简直就是小狼狗和金毛的对比。

“每天只准抽一根烟,头发太长了我一会给你剪短,别一直抖腿。”
“... ...关宏峰,三十六岁的我你也这样管着?”

三十六岁的关警官回忆里平常日子里的关宏宇,他沉默片刻才回答:“他比你要听话的太多。”

少年关宏宇:... ...三十六岁的我你到底怎么回事?!



1997年/津港长丰区

“阿嚏!”
关宏宇揉了揉自己的鼻尖,吸了吸鼻子,一抬眼就瞧见比他矮少许的少年关宏峰蹙起眉峰担忧的望着他。

“感冒了?”
“没事就是鼻子痒。”

关宏宇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盯着少年关宏峰看了一会,忽然就扬起手将指尖抵在他的眉间,轻轻的抚平他拧起的眉毛。

“才十六岁一天到晚老皱着眉做什么,以后有的是事让你愁呢,现在还是每天都和你亲弟我一样乐呵呵的多好。”

乐呵呵?
少年关宏峰想起十六岁的少年关宏宇整天烟不离手的模样。

少年关宏峰:... ...这个乐呵呵好像不是特别好。


评论
热度 ( 473 )

© 晚睡强迫症2.0 | Powered by LOFTER